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0 年 05 月 18 日

Cult之後 朱咪咪

朱咪咪被譽為香港Cult之后。

以最cult的網上字典解釋,cult的意思除了崇拜之外,還帶有低俗、造作、誇張的意味。

咪咪姐台風獨特,再加歷年來拍的電視電影,影像深入人心,有這樣的「朵」絕對不足為奇。就連我訪問前,都以為咪咪姐一定係好「街市」。

事實完全係兩回事,打扮樸素的咪咪姐駕benz到五星級酒店做訪問,早在九十年代初已經是卡拉OK老闆娘,老公在新加坡開寄養學校,還未計接到冇停手的登台騷,貴氣絕對係由內而外。

雖然對馬來西亞出生,新加坡出道,卻在香港「爆紅」的咪咪姐來說,同香港最有關係的地方,還是cult爆的砵蘭街,同廟街毫無關係,更加未喺榕樹頭賣過唱。

「我初初到香港就係住砵蘭街,喺彌敦道新興大廈地庫嘅愛群歌劇院唱歌,亦喺呢度識我老公。」咪咪姐說。 Cult到悶,所以即將舉行的紅館演唱會,講到明要變身玩grand,回復三十年前,玉女掌門人形象咁話。

cult之後,又如何?

純情玉女

朱咪咪真名朱月美,乳名叫咪咪,出道後一直以咪咪這個名行走江湖,最初出的唱片都是叫「咪咪」,來港後才變成朱咪咪。

祖籍台山,在馬來西亞怡保出世,老竇在怡保以理髮為生,養大九個仔女,自小家貧,十三歲就跟唱大戲的二家姐(朱月萍)去新加坡唱歌搵食。

「由怡保出去新加坡唱歌時,純到直頭成嚿飯咁,本來係去讀書,不過真係唔係嗰皮,二家姐咪安排我學唱歌登台,第一次上台表演唱〈情人的眼淚〉,緊張到震,一落台就畀家姐『星』一巴,話我唔識望住觀眾唱歌咩?」

呢一「巴」,讓咪咪姐開展她的歌唱生涯。

「當時得十三、四歲,根本就未夠秤,咪戴假髮扮大個囉,畀人知道真係會拉㗎!」

咪咪姐當時走純情玉女路線,仲出過六隻細碟,不時上電視台做節目,算係當地紅歌星。

「點知去到七十年代尾,開始有台灣歌星入侵,人哋識冧老闆,我純過隻豬,搞搞吓就開始冇得撈。當年仲試過同政府傾,點樣保護本土藝人,當然最後都係冇下文啦!」

七八年咪咪姐廿七歲,事業麻麻,同當時嘅男朋友又唔開心,遇上來香港唱酒廊的機會,於是毅然踏足香江做過江龍。

「屋企人冇理我,十幾歲就出來跑江湖,唔會擔心我出事。我擔心冇得撈就真。」

在新加坡出過六隻細碟,來港後更是華納一姐。七九年華盛頓夜總會嘅宣傳廣告中,係用「來自星洲的靚女電視紅星朱咪咪」嚟形容咪咪姐。

華納一姐

來港後咪咪姐開始她的酒廊歌手生涯,更是真正的華納一姐。

華納一姐乜唔係薛凱琪咩?

「華納唱片香港第一個簽約嘅女歌星就係我,出了一隻碟,當時仲唱緊酒廊,住喺砵蘭街,貪返工方便。我話你聽當年砵蘭街其實仲雜過依家好多o架!」

咪咪姐口中的眾酒廊夜總會,華盛頓、愛群、翠麗華以至海洋皇宮等,都記載了咪咪姐的風光歲月,也讓咪咪變身朱咪咪。

「新加坡人好純情o架,我都唔知我幾時同點解會變成依家咁?不過生活其實同普通人冇分別,都係工作、拍拖、結婚生仔咁囉!」

直到九○年,咪咪姐才遇上人生高峰。

珍貴合照,是咪咪姐(左)和二家姐的唯一童年合照。

「九○年第一次在紅館開騷,就係做尹光嘉賓,初時有人打電話搵我唱紅館,我第一個反應係『你都黐線』,直到真係收到訂,至相信竟然會有人搵我唱紅館。當年唱紅館好威o架,小鳳姐、許冠傑至開到,邊諗到自己有份?」

同年七月,勁受歡迎的咪咪姐已經自己開三場紅館演唱會,由酒廊歌手爆紅,當年的她,其實已經三十到尾,仔都兩歲。

「本來計好數,等個仔讀完幼稚園就收山返新加坡,點知咁樣一搞,咪整定留低繼續做囉!」

繼而簽TVB做《歡樂今宵》,拍戲做星爺奶媽,再做埋卡拉OK老闆。咪咪姐話當年她開的卡拉OK,是全香港第一間分為小房間的卡拉OK,生意好到做唔切,第二年就已經再開分店。

「我一年之內,做晒其他人一世想做的事,所以九○年對我來講好重要,第一次唱紅館做嘉賓,到今年剛剛二十周年紀念,所以我點都開番場演唱會唱紅館。」

咪咪姐話人生有幾多個廿年?有今日嘅成就,都係夠勤力、唔怕蝕底。

「阿爸教落,所有事都要靠自己勤力,所以我從來唔去算命睇掌,有次做節目蘇民峰話我仲有排做,我話我退休唔撈啦!點知又係繼續做到冇停手。」

司機變老公

咪咪姐口頭禪:「乜都係整定嘅!」

七八年第一日到香港,當晚就跟其他歌星去看演唱的場地,司機就是咪咪姐的老公。

「我話整定㗎,一落機就跟去睇場,我着住條超窄身短裙,侷住只可以坐前座,咁就識咗我老公喇!」

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註冊結婚,咪咪姐話當晚都仲唱緊歌。

本來準備九○年返去,點知一直拖到○○年至由老公同兩個仔一齊回去。

「始終讀書都係新加坡好!」

咪咪姐與老公馬先生結婚三十年,大仔今年廿一歲要當兵,細仔都讀緊中五。

咪咪姐三代同堂大合照,為的是慶祝母親生日。

現時老公在新加坡開家庭式寄養學校,專收東南亞和中國、香港過去讀書的年輕人,提供食宿及管理。

大仔今年理工畢業,正準備當兵兩年,之後再考大學。

「雖然應該冇仗打,不過都擔心,早兩年都有兩、三個人因為當兵操勞過度猝死,所以我同個仔講,有乜唔掂就要休息,千祈唔好死頂。」

行足廿年大運,今時今日咪咪姐最緊要就係兩個仔,就算工作排山倒海,都要香港、新加坡兩邊不停走,為的是可以和家人見多幾面:「我八年都冇同家人慶祝過中秋節,要做解放軍騷。」

所以就算演唱會舉行在即,都要撲返去出席大仔的畢業禮,第二日就隨即回港準備六月一日舉行的演唱會。就連今年母親節當日,咪咪姐都是在飛機上度過。「有騷做有錢搵,冇理由唔做!」

其實咪咪姐十多年前曾經試過帶埋兩個寶貝仔一齊出騷。不過,今次演唱會嘉賓就搵咗阮兆祥同王祖藍。

三十年後

咪咪姐後生時絕對係嗒得杯落, 有晒玉女掌門人風格。

就如網友戲言,三十年前的朱咪咪,就等如是今日的G.E.M.,形神俱似之餘,都係咁唱得。

「有個咁嘅女都好呀,可以接我班,退休唔使做。」

回望半生,由咪咪變cult后,或許冥冥中,真係一切都整定。

「做玉女唱酒廊普普通通,人哋唱歌猛收利是,我可以一封都冇。

反而做奶媽扮鬼扮馬就大受歡迎,你話唔係整定係乜?」

我相信三十年後,G.E.M.點都唔會變成鄧咪咪,咪咪姐絕對是只此一家。

所以我都係最鍾意咪咪姐呢條史上最爛IQ題:

問:點解朱咪咪個頭唔梳得?

咁都唔識答?

咪咪姐話:「你返去讀幼稚園啦!」



答案:因為是「不能『梳』的『咪咪』」(用普通話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