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7 年 06 月 20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人若然忘記了愛

曾幾何時,我以維港夜色為傲,不少外國人對我讚嘆,兩岸的海景,媲美曼克頓,我會自豪地說:「對啊!香港有『東方之珠』的美譽。」

曾幾何時,我以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為傲。上一輩的香港人,一家五、六口,蝸居在廉租屋的斗室裏,瞓碌架牀,沒有冷氣機,沒有私人房間。作為男人,一個人打幾份工,捱更抵夜,只要肯勤力,便能養活幾條化骨龍。再死慳死抵,一分一毫聚沙成塔,便可以買得起樓,安居樂業。

曾幾何時,住在屋邨的我會認識很多街坊街里,整層樓的鄰居守望相助,今天你送我一底蘿蔔糕,明天我回贈你一煲糖水。陳師奶由細睇住我大,我也見證秦先生的頭髮隨年月由黑變白。那份情懷,早已封存在歷史博物館了。今天的你,說得出隔籬鄰舍姓甚名誰嗎?

曾幾何時,五年前的賀歲電影《我愛HK開心萬歲》,其中一幕看得我內心滾動。飾演食環署職員的李治廷,休班時協助小販午馬走鬼,跟上司譚耀文唇槍舌劍,「點解自食其力的小販,靠一雙手養家,要被你當是賊咁捉?天理何在?」

五年都過去了,香港不但沒有變好,而且病得很嚴重!食環署的乞人憎程度,得到的嬲嬲符號,何只推到上鼻?

不近人情,欺壓老弱,麻木不仁,恃勢凌人,冷血涼薄,欺善怕惡……所作所為,影衰晒香港人,毀滅晒人情味。

日前一名七十五歲的朱婆婆,在中環碼頭執紙皮維生,突然有人問她買幾個紙皮盒,婆婆按對方要求賣一蚊,誰知即有食環署職員撲出,控告她無牌販賣,並充公她的手推車。她被拘捕帶返警署,身上只有三十四元,竟被收取三十元保釋金,有人更對她說:「留番四蚊你搭車啦!」

係咪有病呀?係咪自以為穿起制服,便是大晒呀?係咪忘記了自己都會有年老的一天?

朱婆婆家貧,獨居,患有嚴重風濕關節炎、鼻黏膜炎和胃病,不時流半碗鼻血,但她不願領取綜援,只想靠執紙皮自力更生。有錯嗎?有阻住地球轉嗎?有擾亂香港繁榮安定嗎?

因為一蚊紙皮,令我知道,某些穿起制服的害群之馬,原來和我有哎吔親戚關係,因為他們的名字,叫「正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