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7 年 06 月 13 日

為兒子學做好爸爸 「做錯就要認!」

今時今日,男人的確不易做,既要擔起別人的兒子、丈夫和父親的角色,更要充當經濟支柱,所承受的壓力實不足為外人道。而今期的主角阿偉,就曾因此經常情緒失控,好不容易才走出陰霾,學做個好爸爸。

阿偉指自從細仔出世後,情緒經常大起大跌,有次更出手打傷兒子,令他決心尋求協助。

約阿偉來到位於黃大仙東頭邨社區中心的明愛男士成長中心做訪問,他一到埗便禮貌地打招呼,自動自覺搬椅讓同行的太太先坐下,十足十是個百分百的好丈夫,萬想不到大半年前,他竟差點令太太帶兩個兒子離家出走。

經過幾個月的輔導,阿偉如今跟兩個兒子打成一片,一家人更經常一起外遊,幸福又窩心。

 

不再棒打兒子

「細仔出世後,唔知點解成日會無明火起,人好像時刻處於爆發邊緣,要成日抑制自己唔好發脾氣,但成日好小事就令我歇斯底里地發火。」阿偉憶述有次因不滿四歲的大仔穿校服手腳太慢,他一時控制不住,拿藤條打了兒子一下,「其實真係好小事,打完即刻覺得好後悔同內疚,攬住個仔同佢講爸爸做錯咗,唔應該打佢。」如今說起,他依然心存內疚。

這件事羅太當時看在眼裏,第一時間帶走兒子,臨走前跟他說了句:「你一係搵社工,一係搵醫生,唔係我哋就唔會再返屋企。」之後他問兒子:「你會唔會嬲爸爸?」兒子強忍着淚水和委屈,連連搖頭,縱使口裏說不,卻為阿偉帶來錐心之痛,「佢人仔細細,連怕都唔敢出聲,我好心痛。」於是他扚起心肝,決定向社工求助。

正因如此,他去年九月參加了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香港明愛舉辦的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並認識計劃的社工侯雪媚姑娘。「姑娘同我輔導咗幾次,發覺我之所以經常情緒失控,係同我的成長經歷有關。」阿偉的母親是「棒下出狀元」的傳統老一輩,「佢成日同人講我同幾個阿哥有今日成就,皆因細個打得我哋夠勁。食飯食得慢會打,讀書成績未夠好又會打,有時仲趕我出露台,但又唔准喊,總之成日周身藤條印。無錯我哋讀到書,但成長過程好唔開心,好壓抑。」

阿偉後來才知道這些童年的經歷正正潛移默化影響着他的價值觀。「我認為打仔唔啱,但我不自覺同阿媽一樣,對個仔好高要求,稍有唔滿意,我心急起嚟就會阿媽上身,繼而出手。」當明白情緒失控的原因,阿偉之後便重新學習面對自己。侯姑娘說:「我引導佢代入母親當年,睇番點解會打個仔,個仔那刻又有咩情緒,令佢重新面對當年的自己。」

簡單的一步,令阿偉認清怒火的根源,亦學會同理心,了解兒子的感受,「以前做仔唔識嬲阿媽,後來發現當我知道個仔諗乜、明白點解做父母嘅會嬲,心情就突然舒暢,好易平伏情緒。」阿偉說。

 

 

香港明愛早前舉辦一年一度的「男人節」,並舉辦一系列講座,教男士如何應對壓力和情緒。

 

放下面子包袱

羅太指自從他接受輔導,的確沒再亂發脾氣,「如今佢依舊會有情緒,但佢會同個仔講爸爸好嬲,然後自己入房冷靜吓。」說罷,阿偉即插嘴道:「個仔做錯事,我會講道理,會更加愛佢,希望佢改好。同時亦讓佢明白阿爸有時都會做錯事,但做錯爸爸會認,會講對唔住。」

在中國傳統家庭,父母往往很難對子女說「對不起」這三個字,但當阿偉放下這包袱,父子關係即時一百八十度改變,「以前佢好驚我,連超級市場都唔會同我單獨去,但早排佢同我兩個一齊去成都睇熊貓。」除此之外,阿偉還學懂放下對兒子的苛刻期望,他續說:「近排我明白個仔唔係我的附屬品,我亦無意塑造個仔成為大偉人,我只想陪伴佢成長,引導佢活得精采。」說時,身邊的羅太連連點頭,嘴角流露幸福的笑容。為人父母,初衷也許就是這麼簡單。

除了輔導和講座,中心還會提供護脊運動等另類課程,幫男士舒緩壓力。

 

中心早前大搞魔星嶺軍事遺蹟考察團,成功吸引不少男士參加。

 

社工:壓力緣於性別期望

侯姑娘指計劃推行至今一年多,已接獲不少個求助個案,當中三十五歲以下的個案普遍都關乎社交問題,「識唔到朋友,後來發現好多都跟兒時被欺凌有關,令佢哋無自信,繼而出現抑鬱的情緒。至於三十五歲以上的個案,就好多因為婚姻不美滿、工作壓力和身體變差,而有負面情緒。」

她續指現今社會固有的性別期望,令男士不免承受壓力。「兩性好似平等咗,但觀念無變,好似拍拖、出街、去旅行通常都會期望男士埋單,加上如今女性地位提高,愈來愈叻,令男士更易壓力爆煲。」

眼見當下不少男士情緒受長期壓抑,香港賽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陳載英表示,社會上針對男士的支援服務不足,「因此馬會希望透過計劃幫助受情緒困擾及社交問題的男士,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支援。」

陳載英認同現今男士較羞於展示脆弱一面,因此情緒長期受壓,從而帶來情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