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06 月 1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制度的包袱

香港人常常掛在嘴邊的「核心價值」,包括自由、法治,和所謂制度,就是一套行之有效的管治和社會制度,大體承襲自英治時代,一切都有規有矩,有法可依,不少人仍認為它比中國內地的制度優勝先進。誰不知,當我們還自滿於「大香港」的優越,龜速地向前爬時,內地社會已經在多個方面,無聲但極速地在我們身邊竄過,教香港望塵莫及了。

今天的千禧世代(二○○○年後出生的人)很難相信香港曾經是電子付款技術的先行者,因為我們的「八達通」卡推出時,可說是獨步全球,可惜,之後的發展卻停滯了很久。最近在內地餐廳結賬時,排在前頭的幾個年輕顧客都是拿着手機用支付寶或其他電子錢包付款的,給收銀的人掃一掃便完了。輪到我要現金結賬,收銀員的現金不夠,要去張羅些零錢來找給我,我站在那裏,有一種被時代拋在後頭的感覺。香港的金融體系在過去幾十年,是一步一腳印地發展,但新一代的內地人可能連銀行存摺、支票,甚至信用卡也沒有用過,因為他們已一步跨過了這些階段。

香港的制度讓我們感覺得很安全,因為一切都有法可依,追訴有門,卻把我們綑得很緊。近年在國際間興起的「共享經濟」新潮流中,有幾個新行業,就是要打破框框,在既定的規管制度中鑽空子。Uber在不少國家大行其道,但來到香港就馬上碰釘。香港的士制度一向保障持牌人,最近提出的措施也好像觸不到問題的核心,但一個讓市民獲得優質便捷服務,又可更有效調動閒置資源(人和車)的配對機制,卻不能見容於我們的制度。

另外一例就是讓人出租自己的住所作為民宿的網站Airbnb。我在民政事務局工作時曾負責賓館和酒店牌照事宜,明白公眾人士絕對期望政府對賓館維持強力的規管制度,因為非法經營的賓館處所直接威脅旅客和附近的居民的性命財產。香港的賓館發牌條件十分嚴格,要求所有出租超過二十八天的處所申領賓館牌照,在防火、通風、甚至傢俬寢具的用料方面也要合乎規格。我們到外地旅遊時都喜歡住民宿,因為它讓人切身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收費較酒店實惠,而且各具性格。但在香港,民宿一般很難拿到牌照,雖然不能說Airbnb在香港是個非法網站,但在那裏找到的住所,都是在灰色地帶經營的。不過,既然租和住的都你情我願,沒有發生甚麼大事故,政府於是開一隻眼閉一隻,集中火力打擊無牌賓館,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們到外地可住民宿,香港則因制度問題,民宿很難拿到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