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改寫命運 2017 年 06 月 02 日

曹雪聰

資深傳媒人,曾任壹出版、壹網絡、新假期、東方新地/SundayKISS等媒體總編輯,育子女各一,近年鑽研幼兒教育,發現今時今日,Silence is NOT Golden,語文才能夠改寫命運。

挑戰法規的網絡革命

近日警方又再放蛇拘捕廿二名UBER司機,準備控告非法載客取酬。我知道民意因為討厭不良的士而傾向支持UBER,但法律條文很清晰,UBER在香港犯法,法官必須無視民意。大家要是尊重法治,便會認同判決。

自從上次六名司機罪成被判罰,UBER竟然馬上大做宣傳,繼續招募司機,聲稱法律支援,情況好像偷竊集團公開聘請扒手,而福利包括安家費,頗為目無法紀,難怪警方嚴打。亦意味UBER的延遲十分鐘過賬,只是增加警方搜證難度,不能化解放蛇。

許多人認為UBER服務好應該合法化,但UBER服務好基於司機收入高,收入高基於免交七百萬的士牌費,換言之容許UBER對的士牌持有人的不公道。

至於的士牌是否炒得太貴,乃由市場決定,你總不能因為樓價太高,便僭建一座大廈平賣給市民,然後集體要求僭建合法化。

對,UBER的策略就是挾民意逼政府讓步修例。數碼新科技開天闢地,往往突破常規,甚至挑戰法制,可以說是一場革命,一旦革命成功,等如打下一片江山,勝者為王。

譬如說許多視頻網站,創立時期根本就是翻版影片庫,免費任看當然大受歡迎。當版權持有人不知所措、海關又不知如何界定網上侵權之際,網站已經迅速膨脹,更在你的影片前面插入廣告賺大錢,很快比片主更加財雄勢大,倒過來支配影片的廣播權。

早前的二次創作爭議亦是一樣,以二次創作為名,要求豁免版權限制,即是無條件取用別人作品修改,免除原創成本。當時,許多網紅以純粹諷刺時弊、無利益回報為豁免理由,但其實,無論討論區、Facebook Fanspage、KOL,藉着二創提升瀏覧量或人氣之後,還不是賣廣告賺錢!大受年輕人歡迎的二創平台,初期刊物主要是「借」圖發揮,一句網上圖片,順手牽羊反手牽豬,節省大量拍攝成本,然後拍片大唱改詞歌,愈唱愈紅,聽說現在收數十萬拍一條廣告feed,絕非無酬戲彷,實情是一場二次創作革命的受惠者。

又譬如近日冒起的共享單車應用程式,突破常規,無舖經營,隨便將一千架單車放置街上,亂泊一通,根本就是公地私用,政府也不知哪個部門用哪條法律規管,無從應對。說時遲那時快,人家已炒㷫個app,又raise幾千萬了。那些單車,扔下城門河,還要勞煩食環署打撈清理呢!

共享單車app,概念有點像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的配對服務,數千導師存於系統,透過網絡編配,無論何時何地均可向學生提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