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5 月 11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花生

我挽着一個不織布袋施施然過關,被海關關員截停檢查,詢問袋內載了甚麼東西。

「花生。」我把袋子遞給他看。

「花生?還有甚麼?」

「腰果。」

「腰果?」他好奇的拿出來看,首先拿出了一包淡脆花生,然後是南乳花生,繼而是魚皮花生,當他要拿起最大包的蝦子花生時,我提醒別太用力,因為鬆脆的蝦子外層很容易揑碎的。關員哥哥笑一笑,小心翼翼把各包花生放回袋內,讓我過關。

到澳門「掃街」是早於個多月前計劃妥當,但一位友人因病突然辭世,悼念會舉行的早上,正是我在澳門的第二天行程。人生最後一別,比任何時刻都重要,於是大清早暫時離隊,獨自乘船回港,考慮到既然回港須先返家換一套素服,遂先把買來的大批花生腰果帶回來,未料引起海關的疑竇。

這些花生是在澳門的皇子街「時香」街邊舖搜購的,坦白說,如果不是考慮到不能一次吃太多,而開了封的花生和腰果又會遇潮變腍失去風味,一定會買得更多。老遠在澳門買花生運回港,絕不是多此一舉的行為,雖然九龍城一些雜貨士多店、么鳳或公鳳,都有好幾款花生、腰果和黑白瓜子,但種類遠遠不及時香多。

數一數,時香有最普通沒作特別加工的鹹乾花生,亦有鹹脆花生和少見的淡脆花生,之外是頗受歡迎的蝦子花生、鮑魚花生、蒜蓉花生、魚皮花生、南乳花生、麻辣花生、萬里望花生、淮鹽腰果、開心果、白瓜子、黑瓜子……實在記不到那麼多。時香又專又多,要找花生便不作多想了。

時香在這條老街獨沽一味賣花生瓜子超過三十年,識途老馬早已進貢了不少,但近來突然多了很多慕名而來的生客,總之多得阿蘇在電視節目中推介,結果連平日不吃花生的都來湊熱鬧,買來做手信都好。

我自小已愛吃花生,我爹喜歡買一斤「珠豆花生」,以啡色薄雞皮紙袋盛載,紮上橡筋,似一塊小磚頭似的帶回家。說實話,當時覺得鹹脆花生比珠豆好吃十倍,但媽總說鹹脆花生「熱氣」,事實上吃四五粒已經喉嚨起痰,若不是珠豆「襟食」,在沒有其他零食吃時可以逐粒慢慢吃過日辰,真的不會吼它,唯一好玩的是在花生堆中找有三粒豆肉的來吃。

後來自己賺到一點零用錢,便到士多買極之惹味的南乳花生。還記得當年一般士多是用拜神的紅色膠杯仔作量器,一杯五毫子,我數過不到二十粒,其實都幾貴,士多老闆常以為我幫老爹買來作佐酒之物,想不到原來是小鬼為食。

現在,各種口味的花生都會吃,但論長情終究還是珠豆,有一次一斤珠豆給我一個小時內剝清光,結果兩日都不想吃飯。原來人到了某一個階段,會有一種衝動,渴望還原基本步,寧願吃沒有炒過、沒有炸過、沒有加鹽加味的珠豆。的確,吃花生可以從新揀過,但人生路永遠不能重返起步點再跑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