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7 年 05 月 21 日

富二代離奇燒炭亡 揭3億元走私黃金巨騙案

尖沙咀豪宅屋苑君臨天下早前發生的一宗燒炭自殺案,雖然警方調查後認為無可疑,但因死者是一名不愁衣食、無病無痛、亦無感情煩惱的富二代,惹人疑惑他為何忽然厭世。

本刊追查發現,死者近年將父親離世後所分得的逾千萬元遺產,全數押在同父異母胞弟經營的日本水貨生意上,但其實主要是透過走私黃金到日本,賺取超高的回報;由於他在人前表現撈得風生水起,因而吸引多位黑道中人要求代為投資。

據悉,自一五年底起,死者胞弟設下「非洲小國領事代為大量運金」的騙局,先後獲本港三大黑幫的頭目注資合共一億五千多萬元,並同時以相同藉口,在鐘表業界籌得另一筆一億五千萬元,直至去年底突然棄下妻女捲款三億元潛匿日本。

消息指,三大黑幫得知被人「托水龍」,即發出江湖追殺令,甚至透過日本山口組在當地「尋人」,一度將死者胞弟捉拿,卻在擄人上車期間驚動大阪警方,因而無功而還。

至於遭胞弟所害的死者,面對這筆「破產都唔掂」的九位數江湖債,被迫走上絕路,本刊獲悉,死前更寫下遺書向胞弟留言:「做鬼都唔會放過你!」

表面生活無憂的富二代陳寶健,在以四萬多元租住的君臨天下單位離奇燒炭自殺,事件背後原來案中有案。

三月八日晚上,警方接報到尖沙咀豪宅屋苑君臨天下一個單位調查,發現四十二歲男子陳寶健倒斃屋內,屍體已發脹及發臭,估計死去多天。據悉,警方在現場檢獲死者一封遺書,內容透露自己遭一名叫陳寶康的男子陷害,並向對方留下「做鬼都唔會放過你」的遺言,可見他對此人極度怨恨,但未有透露雙方關係。

「細健(陳寶健)遺書中提及的陳寶康,正是他同父異母的胞弟。他們的父親陳立波,早年在旺角區經營兩間鐘表行,其中一間名為『寶島』,在行內薄有名氣。」知情人士說。

他續透露:「陳父先後有三名妻子,細健的母親是大婆,惟早年與夫離異後移居美國,過去多年兩母子甚少聯絡。陳父的第二任妻子生下阿康及阿儀兩兄妹,但這段婚姻也是分手收場,兄妹二人同樣跟母親關係疏離,其母現時獨居於土瓜灣劏房單位。陳父至晚年再跟另一女子結婚,未有再添子女。」

據悉,一直單身的陳寶健,多年來都是靠父蔭生活,從沒做過正職;他十分懂得享受生活,性格外向,為人交遊廣闊,朋友圈子由正當生意人到黑幫大佬都有。

近年走私客興起走私黃金到日本賺取消費稅差價,當中接近一半來自香港。

 

三兄妹分四千萬遺產

陳寶健不時在社交網大晒歎紅酒、吸雪茄、吃名菜,甚至坐私人飛機到處旅遊的照片。此外,身型弗爆的他熱愛打泰拳,經常到泰國拜師學藝。他的感情生活亦多姿多采,身邊女伴團團轉,儼如花花公子,但鮮有固定女友。

其胞弟阿康則一直在父親的鐘表行工作,不時為父親當跑腿到日本買貨,順道兼營日本潮流物品水貨生意。十多年前父親退休,鐘表行同步結業,他轉為全職做日本水貨生意外,並運用父親在鐘表業界的人脈關係,兼做水貨名表買賣。

「陳父以前做鐘表生意時,已不時帶黃金到日本賺差價,然後買手表回港出售,所以阿康很早已摸熟走私黃金到日本的出貨門路,但他就不會在當地買表,反而是在香港向某大表行的世叔伯,以賖貨形式取來勞力士等需求大的名表去日本賣,因當地售價較香港高得多,故十分好賺,久而久之阿康便成為了日本通。」知情人士說。

據悉,陳父在一三年離世後,遺下的物業及現金總值八千多萬元,其第三任妻子繼承一半,餘下一半由三名子女平分,每人分得千多萬元。一直游手好閒的陳寶健在取得遺產後,差不多全數押注到胞弟的水貨生意上,自己繼續遊戲人間。

一四年,日本政府將消費稅加至百分之八,誘使更多人走私黃金到日本,阿康亦開始擴充走私黃金的生意。知情人士透露:「他主要在油麻地廟街一間小規模金行入貨,然後以包機票、住宿及一千多元車馬費等報酬,招攬年輕人及中年婦組成『豬仔團』,以螞蟻搬家方式帶金到日本,而為防被當地海關人員揭發後告上法庭,每人每次最多帶四至六條一公斤金條入境。」

「阿康初時只運用兄長及自己的資金走私黃金,一星期可出三、四個『豬仔團』,雖然每團人數不多,但每條黃金市值三十二萬元左右,去到日本出貨後,扣除所有成本,仍有七千至一萬一千多元的利潤,回報率相當之高。」知情人士續說:「細健不時向身邊朋友吹噓走私黃金到日本十分好賺,加上他生活確實富貴,令人相信他所言非虛,在一傳十、十傳百下,開始有人主動拿錢給他,要求代為投資到其胞弟的生意上。」

陳寶健投資胞弟的水貨生意中,包括名表買賣,他亦不時在社交網貼出準備運往日本的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