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7 年 05 月 06 日

深水埗食肆怪現象 徵收借廁費 最貴$50

到食肆借用廁所是不少港人的習慣,但本刊發現,深水埗福榮街、福華街及元洲街一帶多間食肆,卻陸續向非食客徵收「借廁費」,最低收十元,最貴竟高達五十元。

有設立這項特別收費的食肆老闆說,深水埗品流複雜,店內廁所除了經常被偷廁紙和洗手液,更有人將用完的衞生巾及避孕套隨地丟,甚至有癮君子走進「開飯」,迫不得已才徵收「借廁費」,希望能杜絕攪攪震無幫襯之徒。

「日前帶女兒到深水埗福榮街買玩具,期間女兒人有三急,便到附近食肆借廁所,沒料一連幾間都在門外貼上借廁所要收費的告示。」伍先生指食肆廁所不外借見得多,收費卻是首次遇見。

本刊記者到福榮街、福華街及元洲街一帶了解,發現共有八間食肆標明非食客借用廁所要收費,定價十元至五十元不等;其中收取最高五十元的「新容記小菜王」老闆魏先生表示,迫不得已才設立這項特別規矩,「以往我們容許非食客自由借用廁所,但帶來嚴重問題,例如經常被偷廁紙和洗手液,最誇張一日內被偷十二卷廁紙。」

他續說:「也試過在廁所內發現針筒,懷疑是癮君子吸毒後遺下;亦曾發現用過的避孕套,估計有人在攪攪震,弄得烏煙瘴氣;還有借廁婦女將用完的衞生巾隨地丟,嚇走真正食客。」

魏先生於是在食肆門外貼上告示,標明「如非本店顧客使用洗手間,每次收費伍拾元正」,成功令借廁所的人大幅減少。不過他坦言,特別規矩推出至今,根本從未試過收費,「這只是阻嚇作用,如有人急於要借廁所,我也不會市儈到真的收錢。」

向非食客徵收「借廁費」的食肆,定價十元至五十元不等。

 

怕惹無妄之災

有街坊指,深水埗食肆這股怪現象,其實早於去年已開始,之後陸續有食肆仿效。本刊亦曾詢問同樣貼出徵收「借廁費」告示的附近食肆,他們異口同聲表示此舉只為減少借廁所人數,沒有真正收費。

有業內人士慨嘆,食肆不願開放廁所,其實還有其他苦衷,「對外開放廁所,有可能令衞生情況變差,如食環署衞生督察認為不潔,有權發出告票,對一些小本經營的食肆來說,完全是無妄之災,所以寧願謝絕外借。」

根據《食物業規例》第五條,如食肆沒有保持處所(包括廁所)清潔,其持牌人最高可被判處罰款一萬元及監禁三個月。另外根據食肆扣分制,食肆每次違規會被扣五分,如在一年內被扣滿十五分,便要吊銷牌照二十一日。

深水埗除了有食肆徵收「借廁費」,另有最少十間食肆標明廁所不外借。深水埗區議員梁文廣認為,食肆紛紛拒絕借出廁所,主要與治安有關,「有統計指全港一千五百名露宿者中,超過四分之一生活於深水埗,這些露宿者中夾雜不少癮君子,他們以往會在欽州街公廁及南昌街休憩處吸毒,因警方近年加強巡邏,不排除令該些癮君子轉移陣地,選擇到附近食肆的廁所『開飯』。」

此外,全港十八區之中最窮的深水埗,內有逾一萬間劏房。梁文廣說:「劏房通常是幾戶共用一條水平排污水管,但這些水管的設計未能負荷,以致經常出現淤塞及污水倒流,我便收過不少相關投訴。住戶一旦無廁所用,最快捷的辦法,就是到樓下食肆借用。」

食肆老闆魏先生表示,曾在廁所發現針筒,懷疑是癮君子吸毒後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