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7 年 04 月 16 日

定格 駱應鈞

上邊的小圖,駱應鈞已忘了是攝於一九七八年,還是七九年,「我只係記得嗰陣已經拍咗《家變》,我喺公司大堂(當年無綫廣播道總台)同訓練班啲同學合照。」

不用說明也很清楚,照片中才二字頭的他,眼大大、鼻高高,輪廓深邃,是靚仔一名,理應可被捧為一線小生,但偏偏在無綫三十六年,他卻一直樂於當他的綠葉王。「我好知自己嘅位置,諗嘢好實際。男主角有男主角嘅命同能力,我冇嗰啲能力,就唔好夾硬嚟,而且,好多嘢係性格造成嘅。」

例如入行四十多年來,有關他的報道或個人專訪,加埋比近期熱話的鄭俊弘還要少。「以前有人搵我做劇集宣傳訪問,但我坐緊移民監,唔想太高調,推咗唔做,啲人咪覺得我唔配合,整整吓我咪輸蝕啲,發展冇咁好囉。」

又例如,他並不喜歡同時間為劇集和電影開工。「我以前如果拍緊套劇,有電影搵我拍,我會唔拍,我真係唔享受頻撲同撞期,咁樣可能都會走失咗啲機會。」

所以現在的自由身生活,最適合他。「食得鹹魚抵得渴。因為我有啲嘢唔配合,所以我從來都冇怨言。o依家我唔鍾意、唔想接嘅時候,咪話我冇期囉,冇乜所謂啦,我嘅性格又唔係第一日係咁。」說罷,他聳聳肩,一臉悠然自得。

性格定命運,只要活得自由自在就好了。

 

 

有冇面

駱應鈞七三年考入邵氏演員訓練班,七四年解約;七五年,他再入讀無綫藝訓班,才正式入行。雖然在無綫多年來,他都只是擔演綠葉角色,但工作量卻分分鐘比當主角的更多。「一個月得嗰三十日,但計組數,一個月基本上都會四、五十組,你話幾密!」

那裏無間斷的拍劇運作方式,他體會至深。「朝早六點化妝出外景,黃昏再返廠拍到清晨,再開零六出外景……呢種方式,大台沿用咗幾十年啦。我試過好多次,講緊連開七十幾個鐘,幾日冇得瞓,我就索性自己揸車去外景現場,先偷到兩粒鐘返屋企沖個涼。

「係辛苦o架!但呢個係佢哋每日嘅常態同遊戲,大台個個都知係咁玩,唔係淨係蝦我一個,監製佢哋都係迫不得已先安排成咁,如果個個演員都話要堅持點點點,佢哋就唔使排。」

因為是常態,故「連踩幾十個鐘」亦成為了工作量的象徵。「作為一個演員,你喺嗰度做咗十年,如果你未試過連踩二、三十個鐘,你會好冇面!你未試過四十粒(鐘)?你唔好講畀人聽呀!咁你肯定冇乜嘢做啦!哈哈!」

 

 

古裝劇中,他在《倚天屠龍記》中的「金毛獅王」,最令人印象深刻。「九十年代,我頂替咗曾江喺金庸劇集嘅角色,所以啲人成日話,曾江係第一代,我係第二代。」

 

未識飛

他這個人很實在,也很實際,既然改變不了公司這種常態,惟有自己在工作中發挖滿足感,幾十年就這樣度過了。「我唔係一嚟就叻到識飛嘅演員,只係開頭由普普通通嘅小角色做起,目標只係希望可以做啲戲份多啲嘅角色,好彩都去到嗰個位,加上我嘅演戲方法一直都轉變緊,咁我咪唔覺得悶囉。」

問題是,數十年來,真的沒有想過離開嗎?「七幾年其實有機會o架,但我好green,如果出去就唔知會點;八幾年呢,亞視都有挖我角,出面電影又蓬勃,但係我覺得自己仲未係時候。」因為未當過男主角?「八十年代尾,我都有做過兩齣單元劇嘅男主角,出街嘅反應唔係太差,但又唔會令你爆紅咁囉。」

○四年,他參演了廖啟智在無綫的最後一齣劇,智叔(廖啟智)便成了他離開的催化劑。「嗰陣我哋喺內地拍緊套古裝,臨走嗰晚,我同智叔同艾威喺酒店大堂傾到天光,我當時好羨慕智叔,因為我本身已經喺呢間公司好耐,覺得自己應該要出去試吓。嗰晚之後,我就決定付諸實行,開始為走儲吓錢。」

一二年,離開了無綫的他(左一),跟王維基(右一)的HKTV簽約為旗下藝人。「最後都不獲發牌,開唔到台,冇辦法,真係時也命也。」

 

已甚少參演香港電影的駱應鈞(左二),對新片《拆彈專家》相當讚賞。「特登喺九號貨櫃碼頭,搭嗰條紅隧,detail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