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遂心如爾 2017 年 04 月 13 日

梁爾紋

我是我!我是梁爾紋!入行二十四年,由傳媒變成現任寰亞傳媒集團媒體總監。負責寰亞電影、唱片、演唱會及藝人的宣傳工作。有幸跟不少圈中紅人名導,成為好友,於人生路上,互相扶持。

顛倒眾生吹灰不費

2017年4月1日。天晴。

太陽散發出的能量像告訴我,哥哥張國榮在天國,跟梅艷芳、羅文、肥姐沈殿霞、陳百強、黃家駒,都過着愉快的天使生活。實在感恩。

2003年4月1日傍晚,我在任職報館的娛樂版辦公室,已開始準備翌日見報稿件,突然間採訪主任收到港聞版緊急來電,說收到哥哥從文華酒店一躍而下的消息,但送醫院前已證實死亡,白布蓋頭,未能確實死者身份。

我聽到張國榮加文華東方七個字頓時心痛了,痛是因為事發幾天前,就是在同一地點巧遇哥哥,我看見他低着頭步入酒店,還上前叫了他一聲,他報以微笑,說約了朋友便急步離去。這是我見他的最後一次。

雖然未經證實,但心知不妙,因為文華東方是哥哥最愛,我急忙拿起電話打給他經理人陳淑芬,但未能接通。

大家都心急如焚,我即時想起了一個經常陪他的朋友,電話接通了,她聽見我的聲音已忍不住痛哭:「頭先已經收到兩個朋友電話,我都話愚人節咪攞呢啲嘢開玩笑,聽到你把聲即係真啦⋯⋯」我聽見她的哭聲,忍不住流下眼淚,不知如何安慰她,只懂勸她不要太傷心,因為這是他的選擇。

掛線後,娛樂版進行緊急會議,記者這職業,就是經常接受緊急應變訓練,學習慌忙不亂。記憶中,整份娛樂版的頭條也跟哥哥有關,只記起當晚的我,就像機械人般雙手不停打稿,直至埋版、出車頭紙、翌日工作安排會議後,步出報館已經是凌晨時份。

從那天起,哥哥把一切放下了。

從那天起,對哥哥的一切回憶都是美好的。

記得初入行第一次跟哥哥見面,是一個電影探班,戲名不記得了,哥哥以一臉親切的笑容問到:「新人?(係!)唔使驚o架!電影人得個樣惡,全部都係好人!」訪問途中,哥哥還突然向我拋出一大包花生,他看我一手接住,便笑着說:「好身手!快啲開嚟食,呢包花生好好食o架!」然後我們四個記者,便開始跟他剝着花生談天說地。

直到有次到九龍塘省善真堂探望梅艷芳,上香後笑問她有沒有找哥哥打麻雀?誰知出門口上的士,就聽見收音機傳來二人的聲音:「唯獨是天姿國色,不可一世,天生我高貴艷麗到底,顛倒眾生吹灰不費,收你做我的迷 。」

人生只是一堂課,要活得開心自在,亦是一種選擇。

雖然哥哥已離開了十四個年頭,但他早已活在我們的心坎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