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03 月 21 日

常遭白眼 有苦自己知 自閉兒母悲歌:「係咪我照顧得唔好?」

今時今日香港地,每一千個學童就有一個患自閉症,他們往往難以被社會接納,平日有苦自己知,更苦了一直在身邊照顧他們的家人,難怪有人說他們本身便是個悲慘的故事。不過,今次的小主角阿佑跟他母親的故事,卻悲中有喜。

相約鄭太到兒子阿佑就讀的小學做訪問,當時阿佑正在圖書館當值做管理員,「以前佢成日發脾氣唔想返學,近排學識咩係責任,病咗都嚷住要返學校當值。」說罷,鄭太便憶起五、六年前,初初發現兒子患自閉症時的日子。

阿佑五、六年前確診患自閉症,但母親鄭太一直對他不離不棄,盡力為他鋪好將來的路。

 

相處問題多多

跟很多自閉學童一樣,鄭太在阿佑兩、三歲時發現他說話能力,以至是手腳活動的靈敏度,都比同齡的小朋友弱,「本來以為只係發育遲緩,後來檢查完先知係自閉症。」

當時她知道「自閉」這兩個字將跟着兒子長大,本已難以接受,接踵而來卻是一連串相處和生活上的問題。「佢好鍾意搭巴士,但一定要坐新車同車頭位,唔係佢就會扯自己的頭髮,發脾氣唔上車。返學不時會做小動作引老師注意,有時仲會突然大叫企上枱,仲試過鬧到女同學喊。」憶起兒子以前的搗蛋行為,鄭太即說個不停。

不過,最令鄭太痛心的是,兒子曾親口對她說:「我想跳軌。」至今憶起,仍令她難忍淚水。「我為咗教個仔辭咗份工,每日下午都陪住佢。係咪我照顧得佢唔好,令佢唔鍾意?」這個問題,為人母親的鄭太問過自己很多次,直至參加了「賽馬會喜伴同行計劃」,心裏才有個答案。

賽馬會喜伴同行計劃是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聯同教育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以及六間非政府機構及主流中小學合辦的自閉學童支援計劃。參與計劃的非政府機構會安排社工和教育心理學家,入小學為自閉學童定期舉辦小組訓練,而阿佑就因此認識了協康會的梁惠玲姑娘。

梁姑娘指,大部分自閉學童都「唔識睇眉頭眼額」,亦因語言表達能力弱,不懂妥善表達自己的情緒,因此經常撞板,被標籤為問題兒童。「阿佑嘅種種行為,其實都只係想引人注意,但就無諗過身邊人嘅感受,而上小組,社工就教阿佑了解人嘅唔同情緒,例如見到一個人嬲,應該講乜,再配合唔同情景幫佢練習。」她說。

幾年前阿佑的一句:「我想跳軌」令鄭太痛心欲絕,如今二人卻學懂如何互相扶持。

 

 

學懂欣賞兒子

日子有功,阿佑如今已不再牛精,甚少為小事發脾氣,計劃更為鄭太等自閉學童家長舉辦課程,教他們明白如何糯米治木蝨,「只要事前問佢無車頭位坐唔坐,唔坐就返屋企,佢就識妥協,亦好少再話要跳軌。」

不過,更大的得着是,阿佑由昔日的搗蛋兒子,變成了她的一面鏡。「有次佢同社工講自己好大壓力,話放學做功課,阿媽成日都鬧佢,令我記得有次陪佢做數學功課,唔覺意語氣重咗,佢就指住提佢控制情緒嘅紅綠燈提示,叫我唔好發脾氣。」

自此,即使很多人都說阿佑是「問題兒童」,惟獨鄭太懂得欣賞兒子的優點。「佢記巴士路線同車款都好叻,所以出街跟住佢就得。」鄭太還跟學校老師發明了一個小遊戲,她續說:「只要佢上堂乖,老師就會簽個名畀佢,一星期有二十個以上就有禮物,連續六星期都達標我就帶佢去長洲玩。」

遊戲一開始,阿佑每星期只得幾個簽名,但如今每星期取廿幾個已沒有難度,「所以復活節答應咗同佢去長洲。」眼見阿佑愈來愈懂事,鄭太亦放下半塊心頭大石,「如今反而好擔心佢升中,去到新環境同學會唔接受佢。」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鄭太的心情並不難明白,但自閉症從來也不可怕,在一班社工的協助下,相信快樂這兩個字,會繼續常伴這兩母子。

鄭太知兒子鍾愛巴士,於是跨區撲到屯門拿巴士公司開放日的入場券,並送他這個行李牌。

 

家人情緒控制好重要

隨着近年政府推動融合教育,自閉學童需要在正規學校接受教育,協康會的教育心理學家黃俊傑指,起初自閉學童難免會被同學或老師誤解,因此賽馬會喜伴同行計劃除了為自閉學童提供校本支援,還希望教育大眾消除歧視,了解如何跟他們相處。

黃俊傑續謂,跟自閉學童相處,跟中醫診症一樣講求望聞問切,「每個自閉學童都有唔同嘅特質,要多觀察同問身邊人,了解佢哋嘅喜惡,之後先對症下藥,搵適當方法同佢傾偈。」正因如此,他指跟自閉學童相處需要耐性,「所以家人本身嘅情緒控制都好緊要。」

香港賽馬會慈善事務部主管陳載英則指,計劃為就讀主流學校的自閉症學童及其家長提供全方位支援。「計劃在一五年開始,除了提供校本支援,還在社區設支援中心,定期舉辦公眾教育活動,希望藉此消除市民大眾對自閉人士的誤解。」

黃俊傑(左)和梁惠玲皆表示,跟自閉學童相處需要循循善誘,亦需要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