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03 月 2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晴朗的一天

陳志雲「秘撈」一案,日前他在終審法院獲得終極脫罪,作為他的老同學和舊同事,我為他額手稱慶。如他所說,官司纏擾七年之久,今天終於可以「在晴朗一天再出發」。我和他在八十年代初是香港大學英文系的同學,他比我高一年級。他修讀的其中一科是戲劇製作,功課包括導演幾齣舞台劇,當年的英文系男生沒幾個(相信今天情況更甚),他要找男演員根本沒甚選擇可言,我就是在這情況下被「拉夫」,笨手笨腳地在他的兩個劇裏擔當了角色。

之後,他先我一年考進了政府,而且還有「交接之誼」,因為在八十年代初我們還是初級政務官時,我調任到當時的詮敍科(即今天的公務員事務局),接他的手出任助理詮敍司,專門負責公務員的紀律處分事宜。之後他調任到影視娛樂處,開始接觸娛樂廣播界,還以「韋家晴」的藝名在港台兼職做DJ,相信今天還有不少人記得。之後我們往來較少,直至二○○七年我出任特區成立十週年的慶典辦公室主任,要籌備六月三十日晚的大型綜合晚會,委約無綫電視製作和直播,合作的對手正是時任無綫電視節目部總經理的他。

 

最近和他的合作又頻密起來︱他繼去年《莎士對比亞》一劇後,今年六月將會演出由袁立勳導演的新劇《雷雨對日出》,飾演劇作家曹禺,現在正密鑼緊鼓排練中,而我在劇中將擔任一個路人甲的小角色。此劇有多個影視演員擔綱,「眾星拱照」着志雲,我在這裏且不劇透,詳情留待劇組下月向外界公布。原來他除了說話動聽,還是「唱得」之人,我自己則在下月七至八日在大會堂音樂廳為香港防癌會舉行籌款音樂會,邀得他作為表演嘉賓,和我合唱和獨唱。

說回陳志雲這場官司,相信大部分香港人從頭到尾也不會覺得他犯了何等大罪。《防止賄賂條例》裏面那一條,原意是防止商業機構的僱員個人圖利,背棄誠信而做出有損公司利益的事,但志雲在職外兼任主持,雖然賺取外快,但節目是無綫轉播的,幾百萬人眾目睽睽,怎能說無綫不知情,又有何利益損害可言呢?終審法院的法官說得好,上訴庭只憑涉案的活動與無綫的業務有關便定罪,對《防止賄賂條例》的定義太寬鬆,其實陳的活動公司上下都知,不但未有對無綫電視造成損失,更對其業務有利。

奇就奇在,這樣一個一般人會認為微不足道的案子,竟遭到律政司窮追猛打。陳本來在區域法院獲脫罪,但律政司上訴,於是發還原訟庭重審。陳再獲判無罪,但律政司再度上訴,上訴庭這次改判罪成,直至終審法院的判決終結了這場無謂的官司。當然,我們都慶幸香港有廉政公署,公營機構和企業的管治有法律監管,但廉署和政府律師不惜耗費公帑對這起小案不放手,究竟所為何事呢?正如志雲說,香港幸好還有一個獨立可信的司法制度。因為,政府若把手中的權用到盡,後果會是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