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03 月 17 日

非常雞佬 郭銘祥

禽流感近期死灰復燃,人人聞雞色變,「嘉美雞之父」郭銘祥卻無雞不歡,躊躇滿志研究成立「雞隻博物館」,並致力為罕見的純種雞留點血脈,方便日後配種繁殖。

郭銘祥是非一般「雞佬」,是行內極少數擁有加拿大禽畜營養學碩士學位的雞農,大有條件找一份舒適「他條」的工作,但偏偏睇中「雞毛蒜皮」的養雞生意,每當禽流感似遠又近殺到,還要望天打卦,擔心投資隨時「血本無雞」。為何攞苦嚟辛?答案很簡單,他視雞為賺錢商品,更是一種寵物,「牠們品種繁多,唔同品種有唔同雞冠、毛色,夠我用成世研究。」

惜雞人愈來愈少,他的子女也因怕辛苦拒絕接手。後繼無人,郭銘祥未肯輕言放棄,希望透過雞隻博物館提高公眾對雞的興趣,吸引新人入行傳承「雞業」。

「香港雞王」郭銘祥對雞有份莫名的執着,自發為罕見雞種傳宗接代,「呢種瑞士雞毛色超靚,唔留後代好嘥。」

六十八歲的郭銘祥名副其實是一名「雞癡」,對雞隻的冷知識倒背如流,「講雞無人夠我熟,有些雞農將公雞打荷爾蒙扮雞乸賣,這些『變性雞』呃到師奶,呃唔到我!」他自信地說。

他對雞更有一種莫名的執着,甫踏入他位於元朗的六萬平方呎農場,記者馬上被要求穿上全副武裝,着上手術袍、腳套、戴浴帽、口罩等,「唔係我驚死,係為咗保護你。」他不怕囉唆地說。

然後他已急不及待,將農場裏的稀世雞逐隻展示,「呢隻係智利雞,雞冠似玫瑰,生出來嘅蛋帶青綠色;呢隻雞冠有一撮黑毛,十足爆炸頭咁,就係波蘭雞……」花足約一小時介紹,當記者反映版面有限不能盡錄,企圖轉移話題時,他面色一沉說:「好似人一樣,就算亞洲都有好多人種,唔能夠以偏概全將日本人代表晒所有亞洲人;雞都一樣,你要認識晒先訪問得我,唔係就雞同鴨講。」

這種堅持在別人眼中可能是傻勁,但他不管,一心只想將雞的知識承傳下去。

郭銘祥的農場飼養逾五萬隻雞,素有「香港雞王」之稱,但他並非雞農世家出身,生肖亦不是雞,「我屬牛。」他笑笑說。

 

牛精

但他不是盲牛,讀書更有點小聰明,六十年代赴笈加拿大與農業結緣,「當時覺得讀農業科出路多,點計都餓唔死,就咁揀咗呢科。」留學期間為賺生活費,機緣巧合下到大學研究室的實驗農場養雞,怎知一養愛上雞,更養出癮來。

「有時會當雞係寵物,相處得多就發覺牠們形態好可愛、好多樣性,唔同品種的雞冠、毛色、紋理樣樣都唔同,令人好想一直研究落去。」他續謂雞有文、武、勇、仁、信「五德」,其中每日定時定候啼叫,這種守信美德令雞成為人類可靠朋友。

他對雞的迷戀不能自拔,完成農業學士後,還領取獎學金修讀禽畜營養學碩士,專門鑽研家禽。七七年學成回港,到飼料廠打工,遇上將貨就價經營的老闆,他怕做壞招牌,一怒之下辭職,自立門戶開設技術顧問公司。八八年,有見本港養雞業發展蓬勃,他膽粗粗開雞場飼養一般品種的雞,「起初生意好好,本來租三萬平方呎,好快擴展至六萬呎。」

然而踏入九十年代中,內地養雞技術直追香港,更以鬥平搶攻香港市場,全盛時期逾千間的本地雞場,迅速萎縮至只剩八十多間。郭銘祥擔心本地養雞業成絕響,主動向漁農署痛陳利害,成功拉攏署方與港大花三年研發出脂肪少、肉白而薄的嘉美雞。

惜此雞售價偏高,推出初期的反應一般,更撞正○二年農曆新年期間爆發史無前例的禽流感,「年初一起身收到噩耗,話農場死咗二千隻雞,個心一沉。初四那天,署方下令我個場六萬隻雞殺晒。」

郭銘祥(左)敢愛敢恨,晚年與舊同學袁清儀(右)再婚,兩人將心思寄託在富貴狗上,閒來玩狗為樂。

殺雞

心血一夜間化為烏有,郭銘祥形容是人生最漫長的一夜,「好彩我份人夠樂觀,如果唔係一早跳樓死咗。」面對危機,他堅信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才能化險為夷。調整心理後,他把心一橫拆掉雞棚再改建,改善通風及衞生設施,以及搭建防雀網,防範禽流感。措施果真有效,往後多次禽流感危機,他亦能安然渡過,「我敢講香港對抗禽流感嘅成功率,已提升至八、九成。」

然而,對疫症擔驚受怕的痛苦滋味,令子女卻步無意接手生意。「阿囝喺學校做行政寧願打工,阿囡做急凍食物嘅行政工作,由佢接手本來最o岩,可惜我講到口水乾,佢都未答應。」郭銘祥愁眉苦臉說。

早前郭銘祥的公司搞春茗,女兒現身支持,被問到不接手父業的原因,她猶豫了一會說:「遲啲先,一話有禽流感,爸爸就好擔心,呢行風險太高。」

猶幸,郭銘祥擁有雞農樂天知命的個性,既然子女不肯接手,便向「外人」打主意,正與元朗區議員周永勤構思在新界物色土地興建「雞隻博物館」或「雞隻農莊」,提升公眾人士對雞隻的興趣,吸引「新血」入行。

元朗六萬呎雞場是我的小天地,經歷幾場禽流感浩劫,總要小心翼翼打理,盼能在新一波疫潮倖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