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7 年 03 月 17 日

女人本色 張天愛

曾是八十年代當紅影星,又是時裝品牌Pavlova創辦人,張天愛(Flora)是切切實實的香港上流名媛。八年前她移居北京,開辦北京天愛藝術培訓學校,又設立天愛基金會,專門培訓舞蹈精英,事業做到有聲有色,但最為人熟悉的,仍是她那四段婚姻。

「好唔鍾意人叫我做名媛,好似無腦咁!讀完書返嚟就搵老公結婚嗰隻,我睇唔起呢樣嘢,女人唔可以靠男人,要靠自己。我自己有時裝、有跳舞、有理想。無一個男人可以代替我愛嘅所有嘢,唔使要男人錢,我都已經好富有!」

不求名,不求利,張天愛只求心中富有。

學八卦掌八年的她,氣功了得,指自己無需整容:「你表面整得幾靚都好,內在唔得都無用,我啲器官仲好年輕,而且我連睇牙都驚痛,又點會去整容?」

 

用我個名

認識張天愛差不多二十年,自從她移居北京後,我們雖沒有經常見面,但仍在微信朋友圈了解她的近況。難得今次碰面,當然要聊個夠本,誰知她劈頭第一句,即開宗明義點名批評原名張嬌的大陸藝員張天愛。

「衰囉佢!有人話畀我知,五年前佢唔係叫呢個名,但佢想紅,就去睇相,話要騎住一個好出名嘅名先得,佢覺得我個life幾好,寧願跟住(我個名), 都唔想改個新名,咁佢唔使旨意有婚姻啦!」

愈講愈勞氣的張天愛,還稱自己原本都要改名。「本來我要改名,睇相佬話我唔可以用『天』字,因為『天』太大,我要擔住個『天』嚟付出『愛』,所以佢(大陸藝員)好自為之!聽講佢都唔係好聽話,好多男女關係,雖然我啲男女關係都多,但唔係唔好喎,個個都好,只係我太容易愛上一個人,有三十幾個人話要同我結婚,我都只係(結咗)幾次,比例上嚟講都係好少啫!」

早年父母離異,她(前左)與母親Pauline及其他兄弟姊妹合照:「我媽媽接受唔到爸爸工作咁忙(所以離婚)。」

四段婚姻

張天愛風情萬種,裙下之臣多不勝數,更經歷過四段婚姻。她直言自己理想太多,不適合婚姻:「其實結婚係無錯,亦都唔係錯喺對方身上,只係嗰時我仲未認識自己。」

首次結婚時只有十九歲的她,下嫁外籍髮型師Anthony,但婚姻只維持了兩年便告吹。「第一次結婚,嗰陣我好純,一直喺外國讀書 。嗰時我啱啱入行,就拍咗成十部戲,幾乎部部都係主角,佢唔接受(我去拍戲),鎖咗我喺間房度,唔畀我出街,我發晒癲,最後我哋就離婚。」

其後她與思捷環球前主席邢李㷧再婚,並誕下女兒邢嘉倩,可惜婚姻只維持了三年。「佢好好人、好lovely,只係我嗰時唔知自己會咁熱愛時裝設計,當年家姐開咗間時裝店叫Bon Bon(其後張天愛接管改名為Pavlova),佢唔想我做,只係想我做太太。我唔鍾意,覺得做人太太好大負擔,亦唔識湊女,只係想做個獨立事業女性,唔要靠男人,所以我同佢離婚時,一個仙都無同佢要過。好多人都話我蠢,但我要話畀女人聽,唔好攞男人錢,要靠自己!」

兩年後,她第三度披上嫁衣,與初戀男友兼資深大律師胡漢清結婚。「佢係我喺英國第一個朋友,第一次見佢係同一個金髮女人一齊。喺我眼中,佢係個花花公子,係好多女人會鍾意嘅男人。後來因為我搵佢辦離婚,每次離婚都搵佢,我哋就好咗,同佢拍咗拖幾次先至結婚,但(婚姻)只係last咗一個月,因為我發現佢有啲嘢係過唔到我嗰關,所以我即走!我走嗰時佢都唔知,我一日之內就搬晒自己啲嘢走!」

O三年,她第四度做人妻,與王敏德胞兄王盛德(羅素)結婚九年,結果都是分手收場。「 我好sad,因為我最愛嘅係佢!當年我想喺中國發展,佢有試過學中文,留喺中國陪我,但佢始終鍾意喺美國演戲,佢喺中國好唔開心,所以我決定同佢分開。」

坦言與第四任老公王盛德離婚而飽受情傷的她,現已走出離婚之痛。

 

當年她與第三任老公、資深大律師胡漢清及其母親莊永楚(右)關係親密,可惜仍是分手收場:「我哋已經無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