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03 月 0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量刑的「阻嚇作用」

法庭對七警案作出的判決和刑罰,認識的人都議論紛紛,我也不能「獨善其身」地避而不談了,因為法治和治安是關係到每一個香港人的頭等大事。我相信任何明白事理及珍惜法治的香港人,都會認同法庭對七警的有罪判定。他們也許很傻,被人刻意侮辱和挑釁下犯案,情況也有點惹人可憐,但身為警務人員有意圖地濫用私刑,絕對應該受到法律制裁。其實一切爭議,始自法庭頒下一個不成比例(disproportionate)地嚴苛的刑罰。地方法院法官Dufton判七名警察接近最高的刑期,但考慮他們的當時所受的屈辱和壓力等因素,最後判兩年。

警察毆打疑犯這類罪行我們時有所聞,通常是因為要逼供,有時也為了洩憤甚至公報私仇。我做過些調查,發現這種罪行的刑罰一般不會有七警的兩年那麼長,近年有一宗是判了兩年六個月,但其餘涉案警員的判刑也有分輕重,有些只是判了幾個月。七警案和以前這些案例,同樣是警察在行使公權力時犯案、有意圖有合謀、受害人同樣手無寸鐵,身上多處受傷。以此看來,七警案有哪處是特別嚴重的呢?是受害人被打得特別嚴重嗎?但看曾健超當日向記者展示的傷勢,似乎又不是。會不會因為被打的是和平示威者,所以罪加一等?但曾健超絕不是和平示威者,因為他已因襲警而定了罪(他只被判監五個星期,亦是另一個爭議點,在此不贅)。

我細讀過法官判辭的原文,發現有一點是很值得商榷的。法官在判辭裏詳細解釋案件的嚴重性,除上述那幾項和以前的案件共通之處外,還有一條,就是「被告不但令警務人員蒙污,更損害了香港在國際社會上的聲譽,因為襲擊案的片段在國際上被廣泛收看,在某些國家更是頭條新聞。」(我的中譯);而在總結時,法官又說因為上述原因「及案件已令香港聲名受損,因此案情非常嚴重。」究竟始於何時,一宗案件是不是成了國際新聞,竟被法官拿來做判刑標準?警察在後巷街角揍打爛仔或販毒的人,就算被記者拍了放在網絡,雖然對警隊聲譽有一定的損害,但應該沒有特別話題性。七警犯的其實是同一種罪行,但「不幸」發生在一個國際傳媒環伺的政治背境下,這應該歸咎被告,要他們罪加一等嗎?被告若考慮對刑罰作出上訴的話,我建議他們也利用這一點。

法官在判辭中開宗明義說,這種罪行的判刑,應該有足夠的阻嚇性,這個我同意。但我也十分擔憂,因為過了分的嚴刑一定影響警隊士氣,讓他們覺得整個社會都對他們不公,所付出的和得到的不成正比,將來他們面對刁民或暴民衝擊時,雖不至於放軟手腳,卻也不免「趨吉避凶」,若真如此,市民的生命財產和社會秩序便失去了保障。看見他們在萬人大集會上那種敵愾同仇之氣,社會的撕裂恐怕會變得更嚴重。

七警案成為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