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0 年 04 月 20 日

別問為甚麼 杜麗莎Teresa

五十四歲的杜麗莎,很愛笑。

訪問時,憶舊事,笑聲不絕。身為中菲混血兒的她,突然又會把「甜酸苦辣」,說成「甜苦鹹辣」,跟着全場一呆,再同時爆笑。看着眼前這張眼神帶點俏皮的笑臉,差點就以為手上拿的資料,說的是,另一個人的故事。

翻開已發黃的舊剪報,才知道杜麗莎原生於音樂世家,父親是鼓手,她身為長女,下有三妹一弟,十一歲便離家到大溪地賣唱,十四歲開始在多間香港夜總會登台,廿四歲初戀成婚,失敗告終,還欠下一身債項。夠苦了吧?「其實,我從來沒去想有多苦,亦不問為甚麼會這樣?繼續努力囉。Don't give up!」

這天,眼前人有一個愛她至深的丈夫、三個能歌擅舞的女兒和一間桃李滿門的演藝學院。下月,還要舉行演唱會,唱好香港。她要告訴你,血淚原可成就歡笑。

「五十後」的簡單

訪問中,杜麗莎常說,香港變了,快不是她認識的那個樣子。現在的年輕一輩「八十後」,搞抗爭,怨氣重。社會流行快餐文化,甚麼也要快,但質素欠奉。「你有多久沒聽過一首好歌?有哪首新歌能記入腦中?」笑口常開的她,說到現今香港的轉變,總忍不住皺眉。不難理解的,身為「五十後」,走過艱苦歲月,見證繁華盛世,那是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只歎時光留不住。

「細細個便出來唱歌,因為我們窮。媽媽是上海人,家庭主婦。爸爸是菲律賓人,當鼓手,我很自然做回這行。小時候,便要跟他學唱歌,日練夜練。但不知為何,從沒問過爸爸,為何別人可以去玩,而自己卻要練歌?可能看着爸爸每天工作賺錢養家,覺得自己是大女,也有責任照顧屋企,就是那麼簡單!」

於是,杜麗莎即使在升中試考獲佳績,可升讀聖保祿女校,最終亦放棄機會,輟學賣唱。十一歲,隻身由香港飛到大溪地,會合在當地作短期表演的父親,小小年紀便於酒吧獻唱,幫補家計。

「那時甚麼也沒想,甚麼也不懂,只知道要賺好多錢,讓家人生活好一點!那些年,將賺到的錢,都交給屋企,覺得自己好有用。後來,返港在夜總會登台,見過客人在台下打交,但經理沒開燈,怎也要唱下去。若我休息那天,經理打電話來,說有客人想聽我唱,也會馬上返夜總會!我夠聽話,所以人緣好。不過,如果客人錯,好像他們想找我坐枱,自己就一定鬧人!」

身為中菲混血兒的杜麗莎,外表洋化,穿上火辣辣的三點式,自信十足。「但我的思想幾保守,從不亂搞男女關係,初戀情人就做了我第一位老公!」

十四歲的智商

從一張張的黑白相片,也可感受到杜麗莎年輕時如何熱力四射,顛倒眾生。但活像半個鬼婆的她,思想卻相對傳統,也忙於獻唱養家,沒甚麼時間去風花雪月。所以,一旦愛上了,便驚天動地。廿四歲,跟美籍華裔的初戀情人Peter奉女成婚,毅然拋下一切,移居美國。跑了多年碼頭,以為終可泊岸,然而事與願違。這段婚姻得不到夫家父母支持,經不起生活的考驗,最終兩夫婦各走各路。

說舊情,杜麗莎曾經有恨,但多少年過去了,前夫也於去年過世。今日回望過去,就只怪當時年紀小。「我年輕時的生活,就只有唱歌,沒機會接觸很多人和事。廿四歲時的智商,其實只有十四歲!結了婚,生了女,到美國生活後,才發現一切都不容易。奶奶不喜歡我以前唱歌,老公又出去做生意,沒怎樣去理我……」

杜麗莎想離婚,丈夫又不答允,還跟她開了個傳聞虧蝕三百萬的演唱會,結果婚姻裂痕加深,夫妻終成陌路人。「我很無知,那時想用演唱會來救婚姻,明明知道很多東西是不可行的,但心入面turn a blind eye。所以,今次真正由自己話事開演唱會,令我好開心,希望事事做到最好!

杜麗莎自小慣於登台,從來處變不驚。「在台上,我就負責唱好自己的歌。台下有人傾偈、吵架、打交,我也不會理,繼續唱,直至開燈為止。」

「這次我說自己的故事,是一個family concert,爸爸和三個女都會上台,想起也會笑。不過,最近發現老公很大壓力,女兒也很大壓力!我以為一家人甚麼也會明白,但原來做一個『領隊』,是要照顧每個人的感受。因為近期常要到澳門工作,又忙於籌備演唱,很少時間跟兩個女相處,而老公又將我放第一位,常常說要接送我,跟着兩個女便很depress!雖然,她們都十六、七歲了,但仍像十歲一樣。只要我們跟她說話,就會像花一樣,笑晒,開得好靚!如我們很忙,大家少了見面,她們便會凋謝。

「我經歷了一次婚姻失敗,不想沒了家庭。所以,現在不時提醒自己,怎忙也好,都要記得跟女兒傾偈,讚老公靚仔!」對吧。錯失過,便懂得珍惜。杜麗莎於九四年再婚,下嫁曾任《南華早報》記者的Andreas,育有兩個女兒。兩人於訪問中結緣,今日女的在幕前演唱,男的於幕後任經理人,婦唱夫隨。

這次杜麗莎開演唱會,丈夫(後排右)做幕後,父親打鼓(前排左一),三個女兒載歌載舞,名副其實,family concert。

林憶蓮最勤力

說杜麗莎,除了唱歌,當然少不了她的教學事業。多年來,她教過的星級學生不計其數,天后級的有林憶蓮、鄭秀文,也有鍾舒漫、鄭融等新一代公認唱得的女歌手,但被譏為「雞仔聲」的薛凱琪和「走音成災」的傅穎也是其門生。杜老師說,只要肯練習,怎也會唱得好。誰都懂的道理,但沒有多少人能做到。

「我不敢說,來我處上一、兩堂,便會唱得好好。像憶蓮,她自己練得好勁!真的聽話,勤力去練,一定見到成果;十年前,阿Sa(蔡卓妍)剛出道時,她主動來我處學唱歌,愈唱愈好,但我很久沒聽過她唱歌了;Fiona(薛凱琪)和Stephanie(鄭融)有一段時間唱得好;傅穎沒機會練,她不是唱得不好,來我處唱時,唱得好㗎!

「只是,現在的歌手太多其他工作,要拍戲、拍廣告、影相等等,忙到不得了,根本沒時間去練唱歌。」

○六年,「杜麗莎國際演藝學院」開幕,張栢芝、梁詠琪、鄭融和薛凱琪等,齊往道賀,可見主人家人緣極佳。「我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女兒,有時還做了心理醫生!」

鄭秀文與網球手

「Sammi(鄭秀文)開演唱會前,都會來找我練歌。因為一個出名的網球手,也會有三個教練。她十五、六歲時,已跟我學唱歌,現在來學,只是要找回多點信心。

「其實,一直以來,有很多人看不起我們,說唱歌是拋頭露面,很cheap!有些學生家長會說:『學甚麼唱歌啫?唱卡拉OK就得,怎用學?』但我就是要告訴他們,唱歌是一個專業,令人充滿自信。我很proud of自己是一個歌手!」

又是翻開七十年代的舊剪報,才知道杜麗莎的三個妹妹,都曾隨她入行,有唱歌的,有當模特兒的。然而,就像演藝圈大多數的兄弟姊妹檔一樣,能「生存」下去的,只有當初獨自「開山劈石」的大哥長姊。

「其實,我的細佬妹都好叻,我最蠢。他們學嘢好快,我就只是聽話,甚麼也肯做。」但杜麗莎當年沒有父母為她出錢鋪路入名校,為何又能在競爭激烈的升中試中,考進St. Paul?「哈哈!我記性好,又勤力嘛!那時背書背歌詞,很快便記得住。現在就差多了!」當事人想起往事,笑得像個小女孩,得意又狡黠。

這,也叫蠢嗎?洋化的Teresa可能不懂,中國人有個成語,叫「大智若愚」。

珍貴的六三年舊照,當時未足六歲的杜麗莎參加天才表演,唱〈Baby Face〉和〈Teacher's Pet〉摘冠。誰想到她五年後,便走埠登台,一唱四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