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4 月 20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三十五年

收到麥當勞送來的《愛.延續——麥當勞lovin'35》畫冊,原來麥當勞來香港已經三十五年。逐頁翻開它的發展史,當中有一些事一些人,在我當記者時採訪過;它歷年推出的食品,不敢說全部食過,但遺漏的應該不多。三十五年歷史的畫冊,捧在手裏,其實不算沉重,但心底裏卻難以平靜,一幕幕往日的畫面浮現眼前。

由細路仔到麥當勞出現之前,吃漢堡包之少,應該一隻手已數得完,而且都是在一些街坊快餐店吃的,直至麥當勞大賣廣告,才在廣告照片中,見識怎樣才是一個真正的漢堡包——當然是麥當勞為我們這些無知之輩界定的。街坊快餐店的土炮漢堡包,沒有鮮番茄,沒有洋葱粒,也沒有酸瓜,只有茄汁和一塊煎得很燶的牛肉。

香港的第一家麥當勞一九七五年在銅鑼灣百德新街開張,但我光顧的第一間麥當勞,是在旺角山東街與砵蘭街交界處那間,距離我老家僅兩個街口。當時對我來說,麥當勞不便宜,但它的優點是冷氣夠凍,而且一毫子也不幫襯也不會有人干涉你坐多久,試問冰室或大牌檔怎會讓你搞搞震冇幫襯?

放學後打完波或者通街走行到一身汗,回家前最好去麥當勞「過冷河」,買一杯細可樂,坐半個鐘頭以上,可樂一啜而盡,但不會讓人把紙杯收掉,因為還要待杯內大堆的冰溶為冰水,飲到半滴不留,衫上的汗濕全乾,渾身舒暢才歸家去。後生細仔根本不理一身汗涼冷氣會「攝」親的說法。現在,人變了,總覺得巴士、船、餐廳、戲院的冷氣凍到失魂,不宜久留;如今飲汽水,最好少冰,甚至走冰,盡量不想溝淡,保持原汁原味。

學生哥拍拖的歲月,要感激麥當勞,兩口子日日都要見面,很多時根本再想不到去哪裏,麥當勞乾淨企理,就算外邊有風吹雨打,即使在人流最多最熱鬧的麥當勞,也可以變成二人世界,而且最重要是花錢最少。

一直覺得麥當勞很貴,直至八十年代隨鍾景輝、李香琴、萬梓良等人到紐約百老匯演舞台劇,我們負責後台工作的三個窮鬼,在大西洋城、加州迪士尼樂園,已把錢花得七七八八,回程時在東京逗留三天,三個人身上合共只有三千港元左右,交了酒店房租及買了出機場的巴士票,所餘無幾,不敢去甚麼料理或餐廳吃飯,以為快餐店較便宜,走進東京的麥當勞,嚇了一跳,一個漢堡包折合港紙接近十多元,點食得落!原來,香港的麥當勞算便宜了。

課餘曾想過到麥當勞做兼職賺多幾個錢,後來在學校找到薪優舒服的student helper筍工,結果到今天未賺過麥當勞一分錢。我當記者之後,有一次採訪麥當勞的活動,麥當勞叔叔突然走上前拍一拍我打招呼,聲音很熟悉,看清楚原來是相識的,這位好朋友當時在演藝界剛開始打拼,名氣當然未及今天,但他為人勤力,至今仍不放過任何工作機會。

現在不常吃麥當勞了,但在香港、北京或上海,偶爾還會走進麥當勞買一杯最便宜的軟雪糕。這天翻動這本畫冊,回頭原來已是三十五年,人生路的黃金歲月,總有那黃色「M」字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