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鋈意麟情 2017 年 02 月 01 日

李鋈麟

李鋈麟博士,太平紳士,銅紫荊星章(東華三院顧問2018-2019、北京市政協委員、全港各區工商聯永遠榮譽會長、鳳凰慈善基金會主席、比富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主席)

光媽的筍蝦炆豬肉

這兩個星期,大家都忙着禮尚往來,我也不例外,辦公室內一地賀年禮物籃。坦白說,名酒、鮑魚、生果、年糕等,已交收得有點麻木;而今早,終於等到我渴望已久的新年禮物—光媽的筍蝦炆豬肉!

筍蝦是甚麼?後生一輩可能不知道,其實是醃漬過的竹筍而非蝦。而筍蝦炆豬肉,製作非常考功夫,單是浸水這個環節已經要三、四日,每次弄的時候,都是一大盆或一大缽,幾十年前,是一味很受歡迎的農曆年家常菜,但現時已幾近失傳。

當然,竹筍不是人人喜歡吃,而我之所以對筍蝦炆豬肉入迷,除因為喜歡吃竹筍,更因為有一份特別的情意結!

小時候每逢新年,爸媽都會帶着我們幾兄弟到契公家拜年,契公會親自下廚弄一桌盛宴款待我們一家,自懂性開始第一次嘗到契公那味筍蝦炆豬肉,我便欲罷不能,深深愛上這道一般小朋友或覺得臭的家常菜。

契公很疼錫我,所以每個新年,他都特意將這道菜加碼弄得更大盆,讓我吃個痛快!雖然不記得最高紀錄一次過吃了多少碗筍蝦撈飯,但記憶中每次都會吃到滿頭大汗兼肚仔凸凸。後來契公年紀開始老邁,無精力再弄這道菜了,自此,我幾十年再沒有吃過。

直至去年初,我透過專欄寫出契公和筍蝦的故事,老友光哥讀罷,剛巧他的媽媽正在忙於炮製筍蝦炆豬肉,作為賀年菜及送給至親分享,他立即情商伯母送了一盒給我。還記得收到光媽筍蝦的時候,碰巧腳筋發炎,但我仍冒死第一時間品嘗。

第一口放入嘴裏,兒時種種、父母和契公對我的疼錫,統統湧上心頭,嚼下去,淚水差點奪眶而出,良久也說不出話來;那種感覺,是父母健在有長輩疼錫的人難以明白的。

那盒珍貴的筍蝦炆豬肉,我當然要「獨食」,並添了一次豬肉再炆,很珍重地分幾次吃。我後來忍不住親自請教光媽如何烹調,不過,試了幾次也不成功。幸好,光哥和光媽記得我這個「食客」,今年還送了兩盒讓我大飽口福!

雖然正值茹素期,但為了光媽這兩盒心意禮物,我要打爛齋缽了!多謝光媽和光哥,誠心祝願光媽身壯力健長煮長有,年年都預我一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