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7 年 01 月 17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無名份的浪漫

無名份的浪漫,卻又來得太晚……愛情,總是喜歡作弄人。在對的時間,愛上不對的人;或在不對的時間,愛上對的人。有些人出現得太早,未懂得珍惜;有些人出現得太遲,可惜彼此身邊已各有伴侶,只嘆相逢恨晚。

曾幾何時,黎明和舒淇,是我最想看到復合的一對。二人在一九九八年,合作拍電影《玻璃之城》時撻着,我可算是第一批見證他們戀情萌芽的記者,只因他們遠赴英國倫敦拍外景時,我和一名男攝影師,就躲在倫敦大橋的暗角,進行全球獨家偷拍的狗仔隊工作。

雖然是遙遠的事,依然歷歷在目,那份驚險,至今印象猶新。當年我從一名該片中的配角得知,攝製隊會住在倫敦某一間酒店,幾個小時後,我和攝影師便乘搭夜機飛往倫敦,進行偷拍工作。

去到那一間攝製隊下榻的酒店,才發現他們已於一天前搬走了。我站在倫敦街頭,一臉茫然,連唯一的線索都斷了,怎樣可以向公司交代呢?倫敦這麼大,去哪裏才能尋找到黎明的蹤影呢?

我在附近的酒店逐間搜尋,嘗試「偶遇」一些香港人面孔,希望會好彩撞見攝製隊,結果是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忽然我見到有兩個外國人搬着幾箱疑似攝影器材到酒店停車場,我便上前查問他們下一站的拍攝場地,對方以為我是香港攝製隊人員,便如實告訴我地點,我馬上駕駛租來的Audi房車,拿着地圖(那個年代還未有Google Map)飛車前去。

在一條僻靜的小街,他們封了街,鋪了人造雪地,營造浪漫場景,我的車不斷在兜圈,每當經過街口,身旁的攝影師便用長鏡頭偷拍,如是者兜了十多廿個圈,我們便被發現了。

黎明的助手子泉上前禮貌地向我查詢身份,我打蛇隨棍上,邀請黎明做專訪,並說:「在倫敦影訪問相夠晒型呀!」誰知黎明爽快答應,表示先在倫敦拍照,回港後才補訪問。他更在我的Audi車前打量:「呢架係最新款喎!好唔好揸呀?」態度親切友善。

本來以為他回港後會諸多推搪無期訪問,他卻牙齒當金使,很快便跟我進行專訪,而且任何話題都肯回答,全無扮嘢擺款。那一年開始,我欣賞這個男人。

這些年來,一直留意着他的新聞,情路上兜轉,緣聚緣散,心中默默祝福,想他過得幸福。他近日接受訪問時,首度提及曾拍拖七年的舒淇:「每個人都會有痛,沒有痛就不可能在一起!」

是不是曾經開花卻不能結果的愛情,總是痛在心底?無名份的浪漫,最後留低慨嘆,時間能否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