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01 月 14 日

異數 徐詠琳

本港工業界有名女中豪傑,她是「螺絲大王」徐炳光的女兒徐詠琳,但同人唔同命,她沒有一般千金小姐的嬌蠻,也沒有靠父蔭「印印腳」起家的幸運,她一直走着「異數之路」,留學美國期間,更修讀女生絕少涉足的汽車設計學系。

為免伸手向家人要生活費,她搏到盡打過十二份兼職,即使到咖啡店當侍應,捲起衫袖洗廁所,也視為小小苦楚等於激勵。十年磨劍終有用武時,父親的螺絲廠○九年陷入財政危機,她臨危受命執掌家業,成功轉危為安。但她意識到只得螺絲一瓣生意太獨沽一味,早年開拓飛鏢市場,研發一款可調校重量的飛鏢,拎埋世界專利,月前更以三十五歲之齡贏得「香港青年工業家獎」。

她的人生路註定與眾不同,愛情也一樣,「鍾意同女仔拍拖,但我唔係女同志,我都曾鍾意男仔。」大膽公開雙性戀身份,對一般人家的子女已難啟齒,更何況是名門之後?但她深信頭頂上沒有爸爸罩着的「富二代」光環,也不應有家族枷鎖,「我們這一代不付出,身家『富數』都會變『負數』。 」

身為「螺絲大王」之後,徐詠琳拒絕靠父蔭「食老本」,「我們呢一代人唔努力,就算係富二代,都會變成『負二代』。」

中、英文名均帶點甜膩膩女人味的徐詠琳(Jennifer),平日卻愛中性化打扮,一年四季着恤衫、西服、黑皮鞋,襯托露耳短髮,訪問期間身邊總傍住一名短髮俏皮女子,兩人不時互望,該女子還會偷偷拍下她的一顰一笑。未待記者開口追問,徐詠琳乾脆俐落地說:「呢位係我女朋友!」

如此落落大方,她似乎見慣不怪,坦率說:「青春期開始,發覺自己鍾意女仔,唔係姊妹情那種,係見到喜歡的女仔,會心跳加速,細個疑惑過自己係咪有問題。」她亦曾嘗試做平凡女仔,廿歲首次拍拖,對象是一名男生,「拍咗三個月拖就散,分手理由都係意見不合。」她嘴角泛起害羞的微笑。

翌年她開始與女仔拍拖,始有初戀感覺,「之後十幾年都係同女仔拍,直到現在。」記者馬上問初戀是否被男人傷透心,才愛上女人?她失笑耍手擰頭說:「唔係,只係同女仔拍拖感覺開心好多。愛情無疆界,也沒性別界限,如果將來遇到好男仔,或者好女仔,隨時閃婚都未定。」

傲骨極強的徐詠琳(左)臨危受命接掌父親螺絲生意,還開拓飛鏢生產王國,月前在特首梁振英(右)手上,接過青年工業家獎,百感交集。

 

真我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結婚卻是兩個家庭的事,尤其生於富有人家,父母有頭有面,異數之路比一般人家的子女更難走,但徐詠琳仍從容面對阻力,「爸爸由被迫接受,到現在點都要接受。」她哈哈大笑說。

她異數,不止對愛情的選擇,在人生多個關口上,她同樣揀選不一樣的路。

徐詠琳率性得來,還有無比能耐力排眾議,難怪○九年家族的螺絲廠陷入財政危機,她父親在一對子女之間,最後選擇交棒給她,「當時受金融海嘯影響,加上幾位叔父與爸爸意見不合,私下撬走公司好多訂單,幾乎要執笠。睇住爸爸已經六十歲,唔通仲要佢撐頭家撐得咁辛苦嗎?」

臨危受命的她,放棄原來在跨國汽車廠的升職機會,返港接手家業,櫈未坐暖已着手引入現代化管理,大刀闊斧將一千三百的人手架構,精簡至五百五十人,大大節省生產成本。一粒螺絲雖然細小,卻是不少高尖產品不可或缺的零件,她運用自己在汽車工程的專業知識,為公司研發出汽車、航拍及醫療產品專用的高端螺絲,成功擴大客路。

徐詠琳言行去到盡,一二年因為一宗訂單延遲付運,她不惜剃光頭向日本客人致歉。

 

藍血

正當公司轉危為安時,她仍未停下改革的步伐,「只做螺絲生意太單一化。」為開拓新出路,她做了不少市場研究,一四年瞄準飛鏢市場大舉進軍,「製造螺絲同飛鏢其實有好多共通點,生產技術難唔到我們。」一五年,創立子公司「飛鏢工房」,專門生產高質飛鏢。

完全不在行的徐詠琳由零學起,不時與鏢手交流掟鏢心得,發現鏢手使用不同鏢桿重量的飛鏢,練習各種掟鏢技術,「如果有支飛鏢可以調校鏢桿重量,就唔使成日換飛鏢。於是我同工程師研究,發覺何不將鏢桿挖空,隨意放入分別重一克至三克的法碼,就好似將筆芯放入原子筆一樣,等鏢手按自己需要調校重量。」因為這個信念,新產品成功面世。她語帶自豪說:「市場上暫時無人做到,我已經申請咗世界專利。」

上一代人打拚出來的螺絲廠,在她手上已成功轉型,但徐父有時也有舊派見解,徐詠琳爆響口說:「期間試過有幾個月因意見不合,我嬲到離開公司,當我準備去上海一間車廠打工,佢叫番我返來。」上陣不離父女兵,一個電話令「隔夜仇」即煙消雲散。

徐父沒有刻意把她打造成女中豪傑接手家業,但她卻從小對製造業感興趣,「中學畢業後,我去咗美國加州著名Art Centre College of Design讀汽車設計。」該校來頭不小,盛產國際級汽車設計大師,法拉利、寶馬、福特等著名車廠的首席設計師,幾乎都是該校舊生。

徐詠琳言行去到盡,一二年因為一宗訂單延遲付運,她不惜剃光頭向日本客人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