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4 月 1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紅橙黃綠

大人總以為小孩子喜歡色彩鮮明的東西,於是各色玩具都極盡繽紛,連食物亦如是,例如聰明豆、果汁橡皮糖、雪糕、思樂冰,甚至是西餅蛋糕,連藥水也溝成車厘子、提子或橙汁似的五顏六色。須知顏色永遠不能代替味道,橙色的藥水好飲嗎?

我見過的小孩子,很多都只喜歡一種顏色,鍾情花喱碌的真的少之又少,究竟有多少個大人明白小孩子的心意,而又接受或尊重他們的選擇?而我,很怕色彩斑斕的食物。是的,容或是偏見,我常疑心食物的顏色愈鮮艷,準是化學劑的傑作,所以非常抗拒,我寧願被老實低調的顏色所欺騙。

從前非常流行的奶油西餅,那些鮮粉紅、鮮黃、鮮綠、鮮藍,看起來非常得人驚。我清楚記得小時候在廣州著名的百貨商店「南方大廈」,看到那盤顏色奪目的奶油西餅時,不期然心裏發毛,因為不僅顏色假得離奇,更恐怖在於盤上墊着的紙,既黃得陳舊,又有油淋淋的漬左一塊右一灘,但當年仍要用糧票吃飯的日子,這些西餅是上等人才買得起哄小孩子的奢侈品。

十多年前,香港環頭環尾和新界一些地方,還可找到一些街坊餅家賣奶油西餅,現在幾乎已被淘汰,餅店呈現的顏色默默地起了革命,漸漸趨於歸一,檸檬黃曇花一現,很快被芝士色和朱古力色主導了色調,而且控制局面至少十年以上。我這十年可真慘了,我食芝士,但不知為何不喜歡吃芝士蛋糕,偏偏每家餅店都主打芝士蛋糕,我可以選擇的着實不多,黑森林吃膩了,一見榛子或咖啡,便如獲至寶,所以特別喜歡吃Zoe招牌西餅「Zoe」。

有一天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吐司工房,看見有一件綠色的物體,是斑蘭蛋糕,早已聽聞斑蘭葉在東南亞十分普遍,吃細細件四四方方的椰汁西米糕,那個方正小盒,便是用斑蘭葉摺出來的。若在二三十年前的無知年代,見到這種過分翠綠的蛋糕,必定以為是整色整水之作,但如今知道有斑蘭葉,反而好奇好想一試。

斑蘭葉果然有獨特的清香味道,吃了一口有相逢恨晚之慨。以為是吐司工房的獨家產品,但甫從時代廣場走出來,經過軒尼詩道近波斯富街的美心餅店,瞥見店內有一點綠,天啊,又是斑蘭蛋糕,多口問店員,原來正是美心近期推廣的產品。

真是無巧不成書,隔天到大坑銅鑼灣道吃完見城徒弟開的鮨辰日本料理,信步走入浣紗街,在橫街轉角位的JAM Bakery,又見到綠色……這回是紅豆斑蘭蛋糕(見圖),價錢比吐司工房和美心的出品貴一倍,不過又幾好食。難道餅店又悄悄地湧起另一場顏色革命?

人倒楣時,「頭頭會碰着黑」,現在我連番遇上綠色,不知會有甚麼際遇,但總之不關近年流行綠色潮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