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7 年 01 月 14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創科新基地

二○○九年剛回流香港時,才耳聞河套區這個地方,十年前被列為香港政府十大基建工程之一,希望在該區大搞辦學、創科及文化產業,連當時浸大都有意遷往河套。那時的河套發展計劃曇花一現,雖有美好願景,可惜卻被閒置多年,這幾年我一直追問進展,以為無疾而終之際,上周我欣然得悉計劃有突破進展,港深政府宣布於該區合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河套土地業權正式歸港。

這個河套新園區名副其實是港深的通道,業權歸港,加上採用本地法律及土地行政制度,香港順理成章取得河套發展話事權,在更明朗的框架下商討其策略性發展。大前提是要有清晰的定位,所謂近水樓台,我一直強調香港要善用港深合作的優勢,集兩地之長,度身訂造政策、稅務優惠與配套去吸引創客及投資者,以及促進兩地科研基金流通,切實推動創科。我希望河套應善用其港深窗口優勢去發展產學研項目,而並非只為香港供地,公眾難免會疑慮這創科平台會否淪為另一個地產項目,幸而政府已重申新園區不設住宅。回看數碼港或早期的科學園為例,被有些人認為是偏離原本發展科技之目的,前車可鑑,決心不要重蹈覆轍。

對於發展計劃,反對或爭議聲音在所難免,首當其衝的是出入境問題,膠着的一地兩檢問題仍未釐清,要方便深圳人員通關往河套,政府建議發放如目前亞太經合組織的商務旅遊證,這絕對值得考慮。當然,要由河套到香港,那深圳人員必須要通過正式渠道過關。很多人又認為河套地區偏遠,但其實河套是香港最接近深圳的地方,佔盡兩地優勢,同時是創業人才的平台,礙於人們不大適應深圳的居住環境及文化,造成思想上的抗拒,期待深港高鐵盡快落成,拉近兩地距離。

新園區首座大樓預料於七年半後才落成,老實說,時間有點長,如能精簡繁複的審批或行政程序,才不致錯失良機。有時做大事,要不拘小節,希望社會各界能明白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根據我多年經驗所得,我同意新園區所訂的四大發展領域─機械人技術、生物醫藥、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然而,科技日新月異,從前興納米,今天講航拍,無人有水晶球能預知未來,我們不必局限自己,更不能急功近利,這個港深創科園並不為今天的香港帶來一時三刻的利益,而是為明天的香港鋪路。真正的成功是要為香港締造一個培育創新的良好大環境、氛圍,而非僅僅在某些特定項目與範疇出類拔萃。

在推行這新計劃,不停打着吸引國內外頂尖企業、高等院校及科研機構來港的旗鼓之時,有國際專才的支持,彼此互利雙贏,當然是美事,同時我們應勿忘初衷,緊記要將香港創科發揚光大,而非只為他人作嫁衣裳。我認為香港絕對有本事有實力去搞好創科,然而外間未對STEM有深入了解,社會就是欠缺了些信心,其實,外國的月亮未必特別圓。

我希望年輕一代能夠把眼光放遠點,着眼港深協同效應所帶來的龐大機遇,大學在這方面的教育亦擔當重要角色。香港,請不要小覷自己的實力,我們其實可以走得更遠。

河套區十年前被列為香港政府十大基建工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