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7 年 01 月 07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歲月修為 芝味悠長

學飲紅酒、威士忌、咖啡,不是能牢記博大精深的歷史和學問,又可以侃侃而談說個不休,而是合上眼睛品嘗出箇中微細的獨特風格和韻味。其實,芝士何嘗不是要仔細揣摩之物。

小時候,有一塊小小三角形的笑牛牌煙肉粒或番茄味軟芝士已很難得了,珍而重之當矜貴零食收起來獨自享受,後來卡夫有獨立片裝面世,但只當是早餐夾麵包吃的其中一種選擇,直至初生之犢游走社交飯局,某次上來一道芝士碟,才真正開了芝士的眼界。

走進芝士的世界,依然是以軟芝士作起步點,偶然買一二百克不同口味的芝士,塗在英國薄脆圓餅乾上,配紅酒便過一個優游晚上。偶然會吃一點硬芝士,但真的不識欣賞,有時心情不太好甚至嫌棄硬芝士特別臭!是的,心火盛時會把很多人、事和物的本質都扭曲了。

畢竟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人種不同,華人幼嬰哺育期,稍有口感已餵飼糊仔粥仔,終一生主糧是粥粉麵飯,歐美長大的人與慣嘗奶類產品,腸胃早已接受了,反而我們成年後喝牛奶或多吃點芝士便反胃。所以,欣賞芝士須經歷一段過程。

早幾年認識移居歐洲三十多年的「奧地利人」,他經常送來各色歐陸特有的食品,難得是每一種他精挑細選之物,他總能交代出此物有多好,讓我至少知道為甚麼值得一試,芝士是其中之一。

芝士,也講究歲月的修練,尤如意大利的葡萄醋、法國的紅酒、蘇格蘭的威士忌、西班牙的黑毛豬風乾火腿,愈陳愈滋味悠長。

前年到西西里試菜,走訪芝士工場,除了落手製幾個布袋芝士外,還即席試了新鮮的淡芝士。農莊主人又讓我和拍檔楊英偉走進芝士的培養地窖(見圖),滿眼是一個個重甸甸如大石鼓的芝士,有些表面現出灰綠黴菌,據說這是極品,把黴菌抹掉便沒事。自問已稍懂得芝士,因此整個地窖雖然瀰漫芝士的複雜氣味,但竟然有點陶醉,離開之時甚至有點捨不得,還特意回頭多索兩口氣息。

經想過捧一大個回港,興之所致可隨手挖一些來吃,但深知香港濕熱,這種一家人可能要花半年消化的老芝士不消一頭半個月便壞掉,況且如此多等於預自己天天都要吃,何必將吃芝士變成苦差!

老友最近又來港,帶來一塊寶物(見圖),但整個包裝我只看懂「60」兩個數字。原來是意大利Toskana區六十個月頂級巴馬芝士(Parmasan),這塊老芝士在當地已要二十歐元,運來香港起碼升價一倍以上。聖誕前夕,細意品嘗了它的悠長韻味。跟人一樣,愈有經歷,愈有味道。

梁家權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