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12 月 24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蘿蔔苗的青蔥之味

喜歡走路,既可想東想西,也能舒展筋骨。從前在港島東區落戶的日子,閒來在海旁漫步,夕陽就在眼前,對岸是正興土木的郵輪碼頭,看着大小船隻進出鯉魚門,有時自覺頗優游。可是最近幾年,忙這忙那,只能在市區內走來走去,只能很偶爾晚上到跑馬地馬場繞圈散步,才有丁點喘息機會以平整凌亂的思絮。

最近因工作關係,在世外小城的愉景灣逛了兩趟,才驚覺一段很長日子不知不覺沉淪在繁囂都會,久違了海天山色。於是當一班朋友相約去西貢鹽田梓,再忙也應約。

以往曾誤會此地為「鹽田仔」,後來才知早年客家人把解作鄉里的「梓」字客家話,誤聽作廣東話的「仔」字。鹽田梓說遠不遠,從西貢碼頭坐船只需二十分鐘左右便登彼岸。這天一行八人,索性包一艘船由我們指定時間接送,比按人頭計多付二、三百元而已。

 

 

 

是日天朗氣清,海途上看到一些孤島或礁石上,都有人磯釣。這些磯釣友在空闊的天幕下,一個人面對茫茫大海,一釣便是大半天,足下潮起潮落,究竟覺不覺得孤寂?

顧名思義,鹽田梓本是曬鹽之地,現在僅餘的鹽田似乎只作觀光客撫今追昔的場地,反而全村濃厚的天主教氛圍則絲毫沒有褪色。我一直相信因為天主教的氣息,鹽田梓的村屋、村民的家居,比同期的老村都企理。

甫登上鹽田梓碼頭,大家便三兩步走上幾十米之遙的小山坡上的平房,搶購幾款不同顏色的茶果,我獨選了一件冷凍成冰棍的菠蘿。別以為在鄉郊賣的東西都便宜,肯定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十居其九比市區貴!不過,人在野,不會太計較啦。不計較的,當然還包括食味是不是愜意。

這只是來鹽田梓搵食的前奏,因為往前多走幾十步,才是我們落腳的地方。我們實在太大安旨意,竟然沒有人記得打電話預訂知名的「土窯雞」,以近乎哀求的失落語調一再詢問,當然不會有奇蹟出現,最慘是連燒豬頸肉也售光!土窯雞之所以聞名,皆因是以柴火在窯內燒製,特別惹味。

我們在太陽不兇猛的下午才出發前來,耽於安逸,失諸交臂,遠道而來卻吃不到至美味的燒雞,雖未至萬念俱灰,但心和口也淡了。其實不僅無雞無豬,很多東西都賣清光,店主甚至準備收舖。店主好人,讓出少許他本要自用的蘿蔔苗,又翻熱僅餘的鮮淮山杞子糖水。

蘿蔔苗是剛從田間拔出來的,據說拔了苗等於不會長出蘿蔔,這苗都算矜貴。吃過豆苗、番薯苗,平生卻未吃過清炒蘿蔔苗(見圖)。蘿蔔苗太像豆苗,驟眼看未必分得出,至於食味,起初入口有點甘,但多吃兩口則愈發清爽,比豆苗的味道更有性格。

靠山吃山,就地取材的蘿蔔苗如此有風味,我們都讚不絕口,店主真好人,隨手再送一個剛摘下來的木瓜。說實話,甫抵達已看到屋前那棵木瓜樹長滿了纍纍青木瓜,我早已凡心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