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12 月 16 日

破紀錄被控近二千罪 前澳門檢察長 涉貪細節大曝光

澳門檢察院前檢察長何超明涉貪超過七千六百萬元(澳門元,下同)的案件,上周五在終審法院開審,是繼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後,另一位澳門主要官員因涉貪而被告上法庭,吸引大批市民及傳媒旁聽。

何超明被控接近二千項罪名,包括創立犯罪集團、詐騙、洗黑錢等,成為澳門司法部門有紀錄以來,被起訴最多控罪的個案。面對三位法官及兩名助理檢查長的盤問,身為前檢察長的何超明積極辯駁,令控辯雙方在首輪審訊已針鋒相對。

案情揭露有人涉嫌將莊嚴公正的檢察院,變成隻手遮天的吸金樂園。例如把大部分工程或服務合約,判給親友開設的公司,再轉手外判圖利;又以辦公室作掩飾,用公帑暗中打造有桌球枱、卡拉OK、桑拿浴室等享樂設施的私竇;甚至在看中海關緝獲的名貴沉香後,即運用權力將之據為己有。

曾任檢察院檢察長十五年的何超明,因涉嫌貪污而淪為被告,案件審訊期間,他充份利用豐富法律知識為自己辯護。

何超明在今年二月底,擬從澳門乘直升機往香港時,被廉署人員以涉嫌貪污罪名拘捕。由於他曾任澳門檢察院檢察長達十五年,是特區主要官員之一,按基本法例規定,案件必須直接在終審法院審訊,裁決後不設上訴,即一審定生死。

在過去九個月被羈押路環監獄期間,何超明曾多次作出法律申訴,包括申請《人身保護令》要求保釋候審,以及在原定上周一開審前夕,申請拒絕由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審理其案等,但均被駁回,案件隨之改為在上周五正式開審。

六十一歲的何超明穿上整齊黑色西裝出庭,其身形較以往消瘦,但精神飽滿,進入法庭時更向公眾席鞠躬示好。

處理案件的三名合議庭法官,分別為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法官宋敏莉,以及中級法院院長賴健雄;控方代表為兩名助理檢察長陳子勁及郭婉雯;至於何超明則聘用以梁永本為首的律師團隊辯護。

主理案件的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

 

親友成立十空殼公司

今次案件另一矚目之處,就是針對何超明的控罪多達一千九百七十項,是澳門司法部門有紀錄以來最多。岑浩輝原本已將眾多控罪歸納為九大項,以便增加審訊效率,但同樣熟悉法律程序的何超明立即表示反對,堅持法庭必須按足程序,要求詳細閱讀控罪。結果岑浩輝讀了約兩小時仍未讀完,惟有說:「對唔住,我有啲攰。」要求另一合議法官宋敏莉接力宣讀。

在何超明面對的眾多控罪中,以「發起或創立犯罪集團罪」最為嚴重,一旦罪成可處以十年以上監禁。案情指何超明自○○年開始,亦即澳門回歸及他上任檢察院檢察長後,立即聯同兄長何超信、妹夫李君本、黃國威、麥炎泰等人組成犯罪集團,承接檢察長辦公室包括清潔、裝修、維修等各項大小工程、服務及供應合約,涉及金額接近五千萬元。

控罪指身為犯罪集團首腦的何超明,操控親友成立十間空殼公司,再以特殊性理由、拆細合約逃避公開招標,以及利用圍標等方式,將高於市價的合約判給該些公司;而該些空殼公司根本無能力提供相關服務,只會將獲得的工程以低價外判其他公司承辦,從中賺取巨額差價。
至於相關得益則以轉折方式交到何超明手上,包括由其兄長何超信出面收取現金、透過買樓及投資賭廳等將黑錢漂白,然後再將現金存入何超明的內地銀行戶口等。因此何超明亦被控以五十六項加重洗黑錢罪。

法院率先審理何超明涉嫌以公帑設立「私竇」,以及違法佔有證物兩項指控。起訴書指出,何超明在○二年起,以設立「教員休息室」做掩飾,先後以公帑租用皇朝區獲多利大廈十六樓四個單位作為私竇,且一般檢察院職員根本不知道有該「教員休息室」,只有何超明及極少數人士擁有相關單位門匙。

何超明聘用以梁永本(右一)為首的律師團隊,但首天審訊他已忍不住不斷開腔自辯。

 

由於案件涉及前主要官員,吸引大批港澳以至海外記者到場採訪,但須事先申請特許證件,並接受嚴格安檢,才可進入法院聽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