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12 月 15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冤案的反思

聶樹斌一案,輾轉跌宕廿二年後獲得昭雪,帶來很大的震憾,令人百感交集。有人會為正義終於得到彰顯而歡呼,也有人為聶的年老雙親寄予無限同情和祝福,為一個年輕生命的白白斷送而淒愴。有人(特別是官方媒體)盛讚今天的司法制度容許這樣的案子可以平反的同時,也有人點出就是同一個司法制度,讓一個無辜的人背負着極大的罪名,甚至枉死。

除此之外,這案子加深了我反對死刑的信念。聶樹斌案在中國其實並不罕見,翻開網上的資料便可找到很多類似的平反個案,而古代中國的各種冤案更是罄竹難書。我不想在這裏評價中國的司法制度是否不及西方那套穩妥完備,因為無論在東方或西方,所有制度都是人為的,有人的地方就有錯。美國夠民主先進了吧,但死囚在行刑前或後得到平反的個案也一樣很多。

 

人的生命是上天賦予的,我們無權假借公義之名而奪去另一個人的生命。中國的傳統觀念是一命償一命,殺人填命是天公地道的事,但要分辨清楚,殺人是一種罪行,也是不幸,我們若把犯罪的人處死,便是要多殺一個人,把這種不幸再翻一番,卻不能令被殺的人回生。死刑從來都只有「懲」(retribution),並沒有「戒」(deterrence)的作用,因為執行死刑的國家,犯罪率不見得比沒有死刑的國家低。犯人犯案時的心態只有兩種,要麼是處心積慮,要麼就是一時衝動,失去理智而犯案。前者根本不信自己會失手被擒;而後者就更不會顧及後果了。所以死刑對他們起不到任何阻嚇作用。

死刑令我反感之處,在於其過程的不人道,和受刑者不必要的痛苦。在古代的中國,各種務求延長痛苦的酷刑很「發達」。在《檀香刑》一書裏,莫言選擇了極度寫實的方式來鞭靼這種不文明的行為,他把一場凌遲死刑從頭到尾細緻地描寫,累我讀後幾晚都睡得不安寧。今天的中國已進步多了,絕大部分地方採用槍決,受刑者不出幾秒便會斷氣。但今天在某些國家仍有亂石擲死這種「慢死」,或困在籠中火燒及割頭這些恐怖死法。早前有報道說在這些國家,處死同性戀者的方法是把他們從高處推下,雖然同樣恐怖,但起碼死得快些。

最令我詫異的是在美國這個聲稱重視人權和人道的國家,雖然大多數州份已採用打毒針這種較人道的方式(除非打針失手,犯人一般不用受苦),但有八個州仍然用電椅,五個州用毒氣室,三個用絞刑。據知受這幾種刑的人,要幾分鐘才死去,所受的痛苦可想而知。殺人犯當然罪有應得,但把他們殺死的人其實也很可怕,因為他們都非常理智和清醒地,用法律的名義,做了殘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