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6 年 12 月 16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被遺忘的寶藏

翻開舊相簿,一幀幀泛黃的黑白照,勾起我的童年回憶。照片中,我與弟妹在兵頭花園留影,那時我才得幾歲,少時點滴總教人懷念。上星期六,居住美國的弟妹不約而同都回到香港,我這個大哥就趁機提議重遊舊地,再於同一位置拍照。

年輕一代都已不知道兵頭花園,因其早於七十年代易名香港動植物公園。這是香港開埠以來最早建成的公園,於一八七一年建成,現址原是總督官邸(現稱禮賓府),兵頭就是指港督,歷史相當悠久。雖然位處中環,但地點還是有些隔涉。將近六十年了,公園經過歲月的風霜洗禮,翻新過後當然截然不同,眼前的噴水池有別於照片中的,我與弟妹找回昔日那位置留影,背景有變,人情依然。雖然是周末,但公園的遊客不多,遊覽時經過一個有關香港歷史的展覽,看着舊照片,少時回憶湧現。動植物公園除了讓市民能夠遠離煩囂,提供休憩空間,當然還希望大家有機會了解大自然。這公園大概是香港僅餘還有飼養野生動物的公園,相信香港人對那群婆羅洲猩猩不會陌生,還有長尾猴、紅鶴等。這令我想起荔園,大家還記得荔園嗎?曾是香港最大的遊樂場及動物園,隨着政府收回土地發展,以及一些新穎樂園興起,人總是貪新厭舊,荔園於回歸年結業,畢竟它為我們創造不少集體回憶。

 

離開動植物公園,走着走着就到了香港公園,這個公園在一九九一年才啟用,設計與設施都較現代化,那位置原為域多利軍營,百多年前的軍營文物建築都得以保留至今,改建成茶具博物館、婚姻登記處、教育中心及香港視覺藝術中心。不得不提的是園內的觀鳥園,規模挺大,就像走進熱帶雨林,園中飼養多種瀕危品種的雀鳥,讓遊客能近距離觀賞,吸引不少觀鳥迷及攝影發燒友。漫步行經太極園,見到為紀念SARS期間殉職的前線醫護人員而設之「抗疫英雄紀念碑」,雖然當時我身在美國,但想起那段抗疫日子和他們無私的精神,不由得對着英雄們的銅像肅然起敬。

這兩個「城中綠洲」被中環的商業摩天大樓及半山住宅四面環繞,這也難怪,香港是有名的石屎森林,這點有些像紐約曼克頓的中央公園及波士頓公共花園。曾幾何時,香港這兩個公園都是一家大小假日的熱門勝地,今天,它們好像都已不在選擇之列,這些寶地彷佛都給遺忘了,被遺忘的不只公園本身,還有其背後的歷史價值。

香港寸金尺土,為着要令社會進步及經濟騰飛,不斷發展社區,加上人們的生活條件變遷,歷史的痕跡不免給沖刷。近年,保育成了香港社會關注的議題,但我認為只保存其面貌只是「治標」的做法,當中深厚的歷史背景、精神與抱負,也就是其精髓所在,卻往往被忽略、遺忘。要在社區發展及文化保育之間拿捏得宜,作出平衡,加上適度的宣傳與教育,才能使歷史得以承傳,不致被活埋混凝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