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12 月 09 日

黑暗我主場 陳衍泓

黑暗,曾令陳衍泓恐懼。失明,曾令他換來失業、失戀連環「三失」打擊。他曾經萌生死念,全靠信仰把他從幽谷拯救過來。自此,黑暗不再是他的局限,反成一生的祝福。他將黑暗化作專長、事業,創辦黑暗劇場,通過藝術提倡傷健共融,憑着愛在黑夜畫出彩虹,讓他登上今屆傑青的寶座。

他把自己及不少視障人士的經歷寫成音樂劇《有種關係叫暗戀》,並於本周四上演。

他深信上天奪去他視力自有原因,失明反倒讓更多人看得見他。「如果我無盲,現在只是一個每天營營役役工作、放工只顧吃喝玩樂的人。有得盲真是好幸福!」他為自己改洋名Comma(逗號),就是紀念失明成為人生逗號,停頓後事業更上一層樓,而且更覓得真愛,兩口子快將成家立室,譜出生命新一章。

黑暗曾令陳衍泓恐懼得萌生死念,今天他將黑暗化作專長,創辦黑暗劇場,通過藝術提倡傷建共融,憑着愛在黑夜畫出彩虹。

四十歲、後天失明的黑暗劇場創辦人陳衍泓,是今屆新鮮滾熱辣的出爐傑青。他熱心推動共融藝術,獲評審垂青。他亦曾分別在○八及一四年度,獲頒「十大再生勇士」及「香港精神大使」榮銜。

訪問當日,他身穿海藍色、印有「黑暗劇場」字句的T恤,架上墨鏡接受訪問,外表難以察覺其視覺缺陷,記者一見他,不其然向他揮手,完全渾忘他是看不見的。他也視自己如常人,主動地扶着記者手肘,徐徐步往餐廳。用餐時,他夾餸揮灑自如,連夾小籠包也毫無難度。

陳衍泓非常健談,任何話題都滔滔不絕,更手舞足蹈,繪影繪聲,化身「講故佬」。

他興奮地說,今次獲傑青榮譽完全是意料之外,因為他深知傑青門檻高,評審過程猶如查家宅。「最後面試時,我知道名單還有二十多人,其他候選人的提名人,都是達官貴人、太平紳士,我的提名人卻只是一個平民百姓。」

陳衍泓(右二)是今屆出爐傑青,他亦曾分別在○八及一四年度,獲頒「十大再生勇士」及「香港精神大使」榮銜。

 

豁咗出去

他參選也非為個人榮辱,「何謂『傑出』好難有把尺衡量,多得我的團隊鼓勵我報名,目的是希望更多人認識黑暗劇場,今次獲選就當是錦上添花,就算落選,我們依舊堅守一貫信念。」他語氣肯定地說。

陳衍泓原本是一名平凡港男,失明令他一度頓失所有,卻同時重獲以往被他忽略的一切。他有兩名哥哥,現與父母居住在觀塘,「全家無人是失明,所以我十九歲患上青光眼、五年前完全失明,好無助。」最大的折騰是他眼巴巴,讓視力在十多年間逐漸衰退,「寧願一下子全盲!這麼多年來常常以為自己會康復,每次覆診都像等派彩,最後卻失望而回。」他表情痛苦地道。

黑暗世界終於降臨,他○二年因喪失視力失去物業管理工作,之後再被拍拖七年的初戀情人狠心拋棄。「她是物業管理公司同事,原本計劃好結婚,她就在我生日當天跟我說分手。當時我失業,她怕我無法照顧她。」面對「三失」他開始自暴自棄,飯也嚥不下,不足三個月,腰圍由三十四吋減至二十五吋,衣櫃裏的衣服全部都不合身。

生無可戀下,他曾有輕生念頭,但住所毗鄰急症室,最怕尋死不遂反弄致殘廢,到時生不如死更堪虞,故最後打消想死念頭。後來他想到尋求宗教力量自救。「每年聖誕節,見到街上的基督徒唱聖詩好開心,我也想要這種喜樂感覺。」

他走到住所附近的教會,找傳道人傾訴,喊濕一卷廁紙,將壓抑多年的情緒完全釋放。「好爽、信耶穌好使得!」現在他已受浸,更帶父母返教會。
信仰令他想通,自己只是失明,還能照顧自己,有枝白杖就能上街。他積極上復康班,連煮食也難不到他。「八號風球、紅雨我也不怕獨自出外,全盲令我豁出去,發現更多可能性。」他自豪地說。

架上墨鏡受訪,外表難以察覺陳衍泓的視覺缺陷。用餐時,他夾餸揮灑自如,連夾小籠包也毫無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