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6 年 11 月 11 日

優質創二代 余晚晚

「富二代」總給人贏在起跑線,不需努力為自己打拼的感覺。

貴為亞洲最大木門製造商「夢天集團」太子女的余晚晚(Wendy),大可樂於接受此標籤,安坐在每年營業額超過二十億人民幣的「母艦」內,輕輕鬆鬆做其大小姐。

不過,她反其道而行,先後創立手機程式「滴滴出行」和投資公司「Yu Capital」,以建立屬於自己的事業為目標。「我四歲時已經跟家人說,長大以後要做一個出色的企業家。因為我從小就自爸爸身上,看到他有很強的企業家精神。在創業的過程中,他吃了很多苦,接受了很多挑戰,但他肯吃苦、努力和堅忍的毅力,對我影響很大,所以我一直以他為榜樣。」

路,還是要靠自己走出來。廿六歲的她,躊躇滿志地自稱「創二代」,即創業二代,不可抹煞的,是自己的努力。

余晚晚坦言自己是「創二代」(創業二代),每天七時起牀工作,凌晨一時才睡,絕不是游手好閒的千金小姐。

獨闖英倫

這天,適逢長居倫敦的Wendy來港,我便相約她在其下榻的四季酒店內做訪問。Wendy說話斯文有禮,為了配合拍攝,她預備了多套名牌晚裝讓我們揀選,還問:「你們覺得哪件好看?」最後她穿上由中國著名設計師張卉山設計的白色晚裝拍照。

出生於中國浙江的Wendy,父親是夢天集團始創人兼董事長余靜淵,母親是一位投資商家,主力從事地產和金融投資的工作。生於富豪之家的她,坦言小時候母親對她的管教較嚴,父親則較為放鬆。

「從小到大,無論是我的功課、課外活動,或在禮儀上,媽媽都管教很嚴。小時候,我試過一次跟男同學踢足球,結果撞傷手腳回家,媽媽即時向我大罵,還說以後不准我再玩。雖然她對我很嚴,但我知她很愛我,所以我們的關係很好。

「而爸爸對我只有三個要求:做人一定要擁有愛心、上進心和肯吃苦,所以這些都是我為人處事的三大原則。」

父母為了讓Wendy有更好的教育,十五歲便送她到英國留學,入讀英格蘭的貴族私立寄宿學校Taunton School。期間Wendy成績優異,曾獲頒英國國家高級數學挑戰賽金牌,熱愛時裝的她,其後入讀倫敦時裝學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畢業後先後在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修讀投資和管理課程。

「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的人,初期去英國生活,我完全沒有不習慣,反而感覺很自由。而且我對有興趣的事,特別願意花時間和心思去鑽研,加上我一直對時裝有興趣,後來更發現時尚項目,也可以成為一門很好的投資生意,所以我開始向這方面發展。」

經常出席世界各地名人活動的她,早前出席在英國舉行的Global Gift Gala,在場內與Victoria Beckham(右)和Eva Longoria(中)合照。

 

余晚晚與賭王四房長女何超盈甚為老友,不時相約到世界各地旅遊,早前超盈生日,她更送了一個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Barbie公仔給她。

 

熱愛時尚

Wendy正式投身社會後,首個投資的項目,是內地的傳呼計程車手機程式「滴滴出行」,現時市值已達約250億美元(約港幣1,950億),看來她的眼光的確不錯。去年她又在英國成立Yu Capital投資公司,專注投資在時尚、生活和高科技領域上的傑出團隊,及發展潛力的公司。她先後成功投資了潮網「ASAP54」和時尚品牌「Bottletop」,並與其他著名投資者及時尚界企業家,一起支持這兩間公司的發展。說到底,Wendy最大的興趣都是時裝,所以她於二○一五年正式加入了英國時裝協會(British Fashion Council)的Fashion Trust(時尚基金會),成為基金會歷來最年輕,亦是唯一一位中國籍的理事成員和贊助人。「到了英國,我才真正發現自己對時尚產業十分有興趣,並瘋狂愛上任何與fashion有關的東西,從接觸不同的設計師開始,每星期都會買各種時尚雜誌,醉心研究fashion。那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有兩方面是比較擅長的,一是對數字很敏感,二是對時尚產業的熱愛,再加上可能遺傳了父親從商的天賦,使我能夠從事一些跟數字、時尚和商業有關的工作。」

年紀輕輕的Wendy,在個人事業上尚算有些成就,而她對「家業」亦給予不少意見,早前她就請來天王劉德華擔任「夢天集團」的代言人。「劉德華是我爸爸年代的藝人,雖然不是我的偶像,但他形象健康,在國內很受歡迎,無論老中青都是他的粉絲,所以在商業的角度看,找他代言是很理想的選擇。」

余晚晚去年受邀出席全球大型的社交圈活動Queen Charlotte's Ball,並擔任元媛大使,當日她由其父余靜淵拖着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