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10 月 28 日

當傑青遇上巫師 蔡文力

新一屆傑青出爐,其中一名得獎者發表兩年供斷樓的言論被網民狂轟,一瞬間傑青彷彿與賺錢能力劃上等號。同屆另一位得獎者、牛津大學病毒免疫學博士蔡文力,雖然擁有坐享高薪厚職的條件,卻沒踏上光明「錢」路,反而從事義務救援事業,換得兩袖清風。

不叨「傑青」之光,也懶理「傑青」的是與非,蔡文力淡淡然說:「就算有無獲獎,我都會努力做好份內事。」

不計名利得失,甚至自掏腰包跑到第三世界國家進行人道救援。前年西非爆發伊波拉病毒,當多數人從疫區跑出來,他卻不顧一切隻身去到西非國家塞拉利昂,進行救援及控制疫情,一切都是醫者使命感驅使:「世界好少時候需要你,有需要就一定要幫!」

除了要打病毒,他還要打破當地人迷信巫術的傳統。疫症結束,他對這個蠻荒之地依依不捨,留守當地研製3D打印義肢,為當地截肢病人帶來第二人生。

戰勝伊波拉病毒後,蔡文力繼續留在塞拉利昂,籌錢改良3D義肢,為當地截肢病人帶來第二人生。

蔡文力今年初剛滿四十歲,差點超齡未能搭上「傑青」的尾班車。社會近年吹起反精英風氣,香港小姐如是,傑青亦如是,昔日被吹捧為天之驕子的銜頭,如今卻恍如跌落凡間的天使,備受一沉百踩。

與病毒抗爭多年的蔡文力,面對現今社會的「仇精英」傳染病,保持一貫從容淡定,懶理是非繼續做好自己本份,「就算有無獲獎,我都會努力做好份內事。塞拉利昂爆發伊波拉病毒,大批熱心義工不分國界,紛紛前往救援,令我好感動,發覺世界好美好。我的獎項是代表所有在伊波拉疫症中犧牲的義工拿!」他語氣肯定地說。

穿起恤衫,架起黑框眼鏡的蔡文力,比真實年齡年輕,外表一副文質彬彬,骨子裏卻滿懷為世界出力的勇氣,他肩膊負起宏大的理想,世界需要他,他就會挺身而出,獎項早已是履歷表中,一個可有可無的點綴。

他鬼馬地道:「從無想像過會獲選為傑青,在非洲工作時,有中學同學認為我在抗疫上付出不少,希望幫我宣傳,對我說:『一係選港男,一係選傑青,你自己選擇。』」最後被同學慫恿下,他參選傑青。

傑青得獎者黃仰芳(中)發表兩年多供斷樓「方程式」,引起軒然大波。同屆的蔡文力(左一)懶理是非,繼續做好本份。

 

俠醫怕血

蔡文力自小立志做醫生,卻天生怕血,命運早已註定他要專注做病理研究。雖然未能做前線臨牀工作,但他說:「從事醫學研究,同樣能幫助病人,回饋社會。」

他曾就讀荃灣聖芳濟中學,自小個子不高,每年排隊排第一,升讀中四時,被母親放洋海外,期望在西方環境成長有助長高。一年後,他轉到英國升學,幾年後考入牛津大學,先後獲得生物化學碩士及病毒免疫學博士,並到美國進行瘋牛症的博士後研究。

讀飽書後,身邊同學陸續投身賺錢行列,他卻毅然於一四年返回英國,在邱吉爾醫院傳染病科做義工,照顧愛滋病及肺癆病人。偶然在電視新聞,目睹西非伊波拉疫情失控,「當地每天都有新個案,有在西非當義工的醫護人員,懷疑受感染回到英國治理,恐怖得猶如世界末日,我晚上擔心得失眠,好想幫手。」

自此,他隻身飛往西非國家塞拉利昂,在伊波拉醫療中心義工團協助測試病毒。「未接受訓練前,都好驚會被感染,但我讀病毒學科出身,如果不挺身而出幫手,仲有邊個去?這個世界好少時候需要你,幫得到就做。」他的頭上頓時閃亮着使者的光環。

遠赴地球另一面抗疫,家人不無擔心,最初蔡文力也不敢對家人坦白,「最初只說到西非照顧小朋友,之後透露多少少話係對付病毒,最後他們才知是抗伊波拉。」

蔡文力(左)在塞拉利昂首都,為失去雙手的截肢者量度尺寸,很多人為重獲肢體喜極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