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10 月 30 日

警嚴打嚇走司機 狂推優惠救亡 港澳Uber絕境求生

席捲全球的手機叫車程式Uber,創辦至今七年,卻因在多個國家及地區引起合法性爭議,估計累積勁蝕逾三百億港元。Uber近年先後登陸香港及澳門,但同樣因為涉及非法載客,司機不斷被警方票控、甚至刑事起訴,經營狀況十分惡劣。

有本港Uber司機踢爆,雖然公司有提供優惠補貼,但政策卻朝令夕改,並且試過拖糧;此外,更盛傳有直屬Uber的「隱型車隊」專門截糊搶生意,令加盟司機無啖好食,紛紛退出。

在港捱打兩年多,Uber最近推出免費送外賣及免費搭車等招數汲客,同時又以送錢送油券招攬司機加盟,填補受不住嚴打而大量流失的司機。至於澳門Uber,因為一半收入用來交罰款,早前一度宣布「唔玩」,最終決定留低,並狂推車資優惠,望能絕境求生,惟因澳門政府重發電召的士牌照,使其生存空間進一步收窄。

Uber的乘車服務讓市民多一個選擇,但其合法性卻在全球多地引起爭議甚至法律訴訟,估計其創立至今累積勁蝕逾三百億港元。

香港Uber聲稱由一四年初開業至今,累計已有逾萬人登記成為司機,但有指現時全職Uber司機其實僅約一百人。今年六月,Uber長沙灣及中環辦公室,遭十三名司機登門追討合共八十萬元欠薪,由於部分人涉嫌搗亂及傷人,警方介入,Uber其後更成功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他們接近該兩個辦公室的範圍。

有份參與追數行動的司機何斌權說,被Uber拖欠今年三月至五月合共三萬多元薪金,案發當日他因與職員起爭執,動手拍打對方頭額,結果被控普通襲擊罪,早前他認罪,被判罰款二千元,「整個追薪過程相當勞氣,事前曾向Uber發出百多個電郵,但一直未獲回應,我們惟有到辦公室追討。」

他透露:「今年初被Uber提供的超筍優惠補貼吸引,成為他們的兼職司機,初時只要接夠指定數量生意,不論每程收費多少,每周都有一萬二千五百元薪金。後來Uber為了拓展新界區業務,司機每次駕車到屯門、元朗等地方,均額外獲八十元油錢津貼。不過這些超筍優惠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已被一些普通補貼取代,並附帶不少苛刻條件。」

對於Uber的政策朝令夕改,何斌權坦言愈做愈心淡,「扣除Uber抽佣兩至三成及油錢,根本無乜肉食,因此好多司機都決定退出,但部分人特意出了部新車,惟有繼續死頂。」

本港警方去年八月放蛇拘捕七名Uber司機,並搜查Uber位於長沙灣的香港辦事處,帶走多名職員。

 

隱形車隊搶生意

另有知情人士爆料,指Uber疑似透過直屬親兵搶奪加盟司機生意,「一直有傳Uber暗中設有『隱形車隊』,這批司機以包薪形式運作,理應不會跟逐單拆帳的加盟司機爭客,但有司機發現,很多時正當想接就近的柯打,該些柯打卻突然消失,後來證實由包薪司機接了,故懷疑是Uber暗中做手腳,以省回跟加盟司機拆帳。」

Uber殺入香港兩年多以來,一直以踩鋼線方式經營,去年八月出現首宗被檢控個案,警方派員假扮乘客放蛇,拘捕七名司機,控以「非法載客取酬」及「沒有第三者保險駕駛」罪,其中兩人認罪,被判罰款七千元及停牌一年,餘下五人不認罪,案件將在本月二十八日裁決。

在警方嚴厲執法及補貼大減下,司機大量流失,Uber用戶叫車較以往難。Uber為了解決有關問題,惟有以銀彈攻勢招攬更多司機加盟,例如申請加入即送洗車券及入滿一缸油、介紹一名司機可獲二千元獎金等,甚至提供低至每日六十元的租車服務,令無車一族也可成為Uber司機。

本月初開始,Uber又陸續以不同招數汲客,先在觀塘區推行免費搭車計劃,限定每人可享兩程車資五十元或以下的免費接送服務;上周五更推出UberEATS搶攻餐飲送外賣服務,免費替港島中西區二百多間食肆送外賣,服務範圍由西環至北角,且不設最低消費。

Uber用戶如在本周(十月二十四至二十八日)期間叫車,更會在月底萬聖節當天收到回饋,包括十程免費車程、兩程半價、五餐免費美食、一餐半價等應節優惠。

港澳Uber不斷推出救亡招數,包括送錢送油券吸引司機加盟,及以半價優惠搶客。

「Uber推出的連串優惠與招數,主要目的是吸引客戶來擴大市場佔有率,免費送外賣更加是燒銀紙,對司機及公司營利毫無幫助。Uber來香港兩年多,一直無錢賺,早前突然停了Uber的士及客貨車服務,正是為了止蝕。」香港計程車會主席黎海平認為,Uber舉動雖多,卻難以挽回劣勢。

至於澳門Uber的發展亦障礙重重,自去年十月登陸濠江後,即遭治安警及旅遊局指其經營手法等同白牌車,警方同時採取連串票控行動,每宗個案的罰款更高達逾三萬元。

今年八月,Uber亞洲區總經理Mike Brown突然發出公開信,指集團自進軍澳門後,帶來超過二千一百萬元經濟收入,但警方對超過三百名Uber司機作出票控,單計罰款金額已逾千萬元,故將在九月九日撤出澳門市場。

Uber落戶香港初期曾吸引大批司機加盟,但有指現時全職司機僅約一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