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3 月 23 日

維修費天文數字 拖業主落水 永利街輸家怒轟﹕「誰來保育我?」

一齣《歲月神偷》,令保育上環永利街之聲高唱入雲,加上「好打得」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鬧出一場「忽然保育」風波。

當保育人士慶祝抗爭勝利之際,一心等收樓的沉默小業主,卻一下子見財化水。有永利街業主爆料指,自土瓜灣馬頭圍道冧樓後,市建局一度加快收購程序,埋門一腳當局突然「彈弓手」。業主好夢成空,擔心有生之年,仍未能離開環境惡劣的蝸居。

「原汁原味」保育方案至少等兩年才展開,有結構工程師應本刊邀請前往視察後說,樓齡近六十年的永利街唐樓,正面對日久失修及水土流失的危機,隨時變成馬頭圍道冧樓翻版。市建局孭起保育及維修責任,但這筆天文數字的維修費,究竟由誰來付鈔?

其中一名業主羅先生說,為了等重建,多年來都沒有為樓宇進行維修工程。

獎項和票房都不是永久,但保留這條街就是永遠的。」上周《歲月神偷》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包括監製張婉婷、導演羅啟銳、主角任達華及吳君如等重返永利街,慶祝市建局提出「原汁原味」保育方案。「今次是人民力量的勝利。」吳君如開心地說。

不過勝利的背後,對不少蝸居在永利街的業主及租戶卻是個噩夢,且已纏擾他們十二年之久。

「全個社會一味講保育永利街,有無人理過我們的感受?我尊重有業主不想賣,但想問吓那班電影人和保育人士,有邊個住在永利街?他們憑甚麼主宰我們的命運?」擁有永利街其中一整幢唐樓業權的Daisy,雖不願上鏡,但一說起多年來的收購過程即時扯火。她說自從《歲月神偷》得獎後,外間有不少人認為他們這些仍未賣樓的業主,向市建局獅子開大口,但實情是雙方就何謂「自住」一直爭持不下。

「好多人以為市建局出一萬元一呎,是我們吊高來賣,但市建局規定,只有業主自住的單位才有這個價錢,問題是要證明好困難的。」Daisy說。按照市建局規定,非自住物業例如空置或放租單位,收購價只有五千元一呎,以實用面積四百呎計算賠償,即每個單位約只值二百萬元。

導演羅啟銳(左一)讚市建局回應民意反應夠快,監製張婉婷(左二)則指永利街獲原汁原味保留,感受勝過電影得獎。

市建局突然推出「原汁原味」保育方案,主席張震遠(左)被記者問到有否看過《歲月神偷》,他這樣答:「唔使去睇戲,都知永利街好特別。」

市建局多次彈弓手

Daisy離婚後與兩個兒子分住三個單位,但由於她另有物業,兒子仍有公屋戶籍,市建局以她無法證明自住為理由,三個單位連地舖加起來只出價約一千萬元;若全部以自住物業計算,價值卻是一千五百萬元,「你知不知我十幾年來交了幾多文件給市建局?連我離婚都要證明,搞到我好似跟市建局乞咁。」

Daisy續稱,市建局最近一次出價,是以○八年初的市值計算,但這兩年中西區樓價飆升,卻未有計算在內,「市建局經常說以同區七年樓齡的樓價計算,他們出價一千萬元,即是我全幢樓只換到同區一個中型單位。」 最令她氣憤的,是市建局不止一次「彈弓手」。「十幾年前『土發』(市建局前身)無錢,放棄過一次;○三年局方同恒基打官司,出完價又放棄;○八年城規會唔批,又停過一次。直至今年二月,馬頭圍道冧樓後再傾,就快傾掂之際,點知殺出一部《歲月神偷》,又停了。」

結構工程師劉志宏說,唐樓一般壽命為五十年,業主在屋內修補牆身只是治標,必須進行深入勘察及維修才能治本。

劉志宏說馬頭圍道45J是一個警號,說明即使大廈外表無異樣,但內裏的支架已經嚴重腐蝕,可以說是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