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6 年 10 月 18 日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愚公移山 陳葒

陳葒,七年前卸下全港最年輕校長的光環,放棄百萬年薪,獨力創立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為的是讓一班被傳統學制遺棄的基層學生有平等的學習機會。如今,他的補習王國愈搞愈大,而他依然毋忘初衷,繼續默默耕耘,盼望有日能鑿破大山,為新一代帶來希望。

到訪陳葒剛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成立的「賽馬會大角咀才藝發展中心」,他一來便坐在偌大的活動室內,說起昔日的打拼歲月。「起初我一人教四、五個學生,無人識亦無人信我,到如今有三間中心、九千幾名義務導師、八千幾名登記學生,呢一切我都無諗過。」他環視中心的一桌一椅,明白一切得來不易。

回想十三年前,陳葒以三十五歲之齡當上匯知中學創校校長,成為全港最年輕校長。在位六年間,他見盡教育制度的崩壞,令他愈做愈氣餒。「縮班、殺校、改Banding制度等,令學校愈趨追求收生成績,老師忙進修和谷學生,最後叻嘅愈來愈叻,差的就被淘汰。」他感冒未癒,帶着低沉的聲音說。

陳葒辦免費補習社七年有多,中心如今已有三間,但他慨嘆要真正幫到弱勢學生,必先要改變現行的教育制度。

 

辦學揼石仔


○九年,他終看不過眼,毅然辭任校長,離開這個厭人的教育體制,並在五年幾前開始辦免費補習,「就係想在制度之外,睇吓點幫被淘汰的窮苦或少數族裔學生」。自此,他教學、行政、雜務通通一腳踢,幾乎全港的快餐店他都留過足迹。這股蠻勁,來自他不變的教學熱誠。

「最記得有個中三畢業的學生,去了做侍應,但聽唔明鬼佬落單,覺得好瘀,於是來搵我。」替他補習一年多後,陳葒主動替他報讀了本地的英國大學銜接課程,今年將有望到英國完成最後一年的學位課程。「點知英文水平試唔達標,我就幫佢搵專家同老師惡補,難得一個中三畢業的後生仔肯上進,搏到個讀大學的機會,要盡力畀個昐望佢。」校長續說。

正是這份熱心,近年替他賺來傳媒的廣泛報道,來自各界的財政和人力支持亦排山倒海,補習天地在幾年間一變三,還加入學前和才藝訓練,通通免費。不過,愈搞愈大卻令他面對另一個困局。「即使開多幾間中心,服務多萬幾人,全港都仲有十幾萬窮苦學生,唔會做得完,只能做幾多得幾多。」

這份無奈,促使陳校長決定要學愚公移山,「如果教育制度改變,學校本身能幫到呢班學生,我的補習天地就可以執笠,咁最好。」於是他開始搞學習營和講座,讓學生和家長體驗外國的生動教學法,「馬會亦資助我出一本家長雜誌,我想先改變佢哋的心態,唔係乜都睇成績,之後先講制度改革。」他腦海中,有一籃子大計。

不過,當下的教育制度已施行多年,猶如一座古老石山,陳校長和他的義工如今只鑿去一小角,他亦坦言有生之年都未必看到改變,惟他依然相信,「可能鑿到一個關鍵點,全座山就會倒下,但係邊個位就要試。別人望住呢座山只係識鬧,至少我曾努力過鑿爛佢,就算失敗都問心無愧。」

陳葒早前出席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舉辦的國際慈善論壇,對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台中)的演講印象尤深。

 

陳葒多年來心繫教育,眼見學童因家境貧窮無法接受公平教育,他最想藉着搞補習社帶給他們希望。

 

移山揼心口


移山之力,除了靠一股熱誠,還得歸於現實,有持續的財政支持。「依家出咗名,街外人以為我哋好多資源,但其實一分一毫都係努力寫計劃書換番來,如今仲有二千幾名學生輪候緊補習,無資源就幫唔到佢哋。」他無奈地說。

於是,他早前出席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舉辦的「慈善共創 都市聚焦」國際慈善論壇,向一千名國際社企專家取經。「論壇希望匯聚各方所長,從國際、亞洲及本地角度探討都市社會議題,思考如何有效運用資源,滿足廿一世紀的社會需求。」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張亮說。

一連兩日的活動,陳葒猶記得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Michael Porter的演講,「佢教曉我點向企業揼心口搵資助,只要讓企業明白同教育的互利關係,相信有多些人支持我們。」他說。

回想過去七年,陳葒一直見步行步,眼見等待協助的學生愈來愈多,「有啲等到中六都未有得補,唔想畀假希望佢哋」,這份責任令他絲毫不敢鬆懈,「但見到學生成績有進步,服務有成果,加上各界的支持,就畀我最大動力。」從他的雙眼,依舊能看見他當初的那團火,這個愚公相信終有日能鑿出一片天。

大角咀才藝發展中心,現正為貧困的學童提供免費學前教育,吸引不少家長跨區報讀。

 

跟明哥派飯講心事

剛過去的中秋節,陳葒跟「深水埗明哥」陳灼明一起落區派飯,為露宿天橋底的長者送暖。「明哥同我好似,就算派飯幫幾多人都只係治標,要治本就要改變制度,好無奈。」兩個「愚公」當日猶如他鄉遇故知,聊起各自的移山大計。

「明哥話元朗都有人派飯,但無乜人支持,於是想在元朗開一間分店,幫助當區的基層市民。不過既然佢咁出名,點解唔夥拍當區食肆,用佢的名氣,人哋嘅資源合力去做?」陳葒拋出建議,一言驚醒明哥。

無獨有偶,陳葒近期亦正跟東涌某學校合作,逢周六及日由學校提供校舍給他和一班義工補習和搞才藝班,擴大他的補習王國。「我同明哥都有一定名氣,大可用人脈組織平台,召集唔同的有心人一齊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