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6 年 10 月 2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美麗但卻悲傷的女死神

「我今年二十五歲,但已經擊斃了三百○九名法西斯侵略者,在座各位,難道你們不覺得自己已經在我背後躲得太久了嗎?」

(I am 25 years old and I have killed 309 fascist occupants by now. Don’t you think, gentlemen, that you have been hiding behind my back for too long.)

大家或許有聽過這樣一個傳奇:二次大戰期間,蔣介石夫人宋美齡訪美,以一口流利英語,在國會發表演說,情懇意切,呼籲美國軍事援助正浴血抗日的中國,讓在座議員為之動容,結果一齊站起身,熱烈鼓掌達四分鐘之久。

但大家未必知道,當年蘇聯也有一位傳奇女性,對着大批美國媒體和記者,毫不怯場,同樣以英語,痛陳利害。

 

話說,當時是一九四二年尾,在東部戰線,德軍已經從上年冬天莫斯科的挫敗中恢復過來,正勢如破竹的揮軍劍指斯大林格勒及高加索兩個目標,蘇軍節節敗退,蘇聯強烈要求美英盟軍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好讓希特勒需要分兵應付,以減輕其前線的壓力。

於是,蘇聯不放過每個機會向美英施壓,包括派到美國的一個親善訪問團。以上一段說話,便是出自團中一位女兵之口。比起宋美齡的情懇意切,她的調子無疑挑釁得多,這其實也反映了中蘇兩國外交地位和姿態上之分別,但無論如何,卻一樣換來全場掌聲。

這位女兵的名字叫柳德米拉·帕夫利琴科(Lyudmila Pavlichenko),她不單是位美女,更重要的是,槍法如神,被譽為「史上最強女狙擊手」,共擊斃了三百○九名敵人,這個成績就算拿來與史上最頂尖男狙擊手一併計,也可排在前五位,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當時美國人給她一個外號叫「女死神」(Lady Death)。

宋美齡一口流利英語,是在美國衛斯理學院(即希拉里讀的那一間)留學時學得,那麼這位女死神呢?原來,她出身小康,母親是一位英語教師。戰爭爆發前,她是在基輔大學讀歷史的高材生,原本安逸的生活和幸福就在眼前,但一旦戰爭到臨,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她隨即報名參軍,軍方原先想安排她任戰地護士,但她卻選擇當步兵,並且很快展露了當狙擊手的天賦,不單槍法如神,且冷靜沉着,旋即成了軍中傳奇,不單擊斃了三百○九名敵軍,當中更有三十六名是敵軍的狙擊手。

真實戰場上的狙擊手,不是港產片裏那些來去如風、瀟灑飄逸的行者,反而像一隻幽靈,為了能讓敵軍卒不及防,他們不能讓對方察覺自己的存在,更遑論藏身處,因此得長時間雌伏,例如在漫天飄雪下、烈日當空中,以至污穢淤泥上,一潛伏下來就是多個小時,甚至有蛇蟲鼠蟻在身上爬過,亦一樣要不動聲色,這些無不挑戰你體力、耐力、專注力等的極限,對身心都是一大消耗。

且一旦發現獵物,得冷酷無情的扣動板機,痛下殺手,稍稍的軟弱、瞬間的同情、一絲的猶疑,都反過來會讓自己的頭顱成了敵人的槍靶。即使看到對手在中槍後腦漿四濺,即使戰友在身邊倒下,你仍得繼續若無其事的繼續執行任務。

就這樣,女主角由一個芳華正盛的學生,變成一個冷酷無情的死神。

 

後來,在一次敵軍炮轟中,她遭到重傷,造成嚴重腦震盪,被迫退下火線。軍方亦覺得把她拿來作樣板宣傳,或許更具價值,可以用來鼓舞士氣、震懾敵人,因此她有機會參加了上述西方多國巡迴訪問,回國後,被軍方安排為教官,從此再沒有上過火線。

有關這位美女狙擊手的傳奇,最近拍成《狙擊.309》一片。電影大致忠於史實,而為了增加可觀性,作了一定戲劇加工,例如,片中着墨不少於她與三位男角的愛情,他們當中有兩位同是狙擊手,與她在戰場上出生入死,至於另外一位則是在她唸書時已經對她一見傾心,到後來仍一直苦戀她的醫生。只可惜,在這些烽火漫天、生死一線的日子,愛情難免像浮生般飄零。

 

最後,讀者或許會問,萬千尊崇在一身,更成了國家機器用來宣傳的樣板式人物,但究竟她快不快樂呢?

她死後被隆重安葬在莫斯科市郊著名的「新聖女公墓」(Novodevichy Cemetery)。墓碑上刻着這位女英雄生前最喜歡的詩句:

「痛苦如此持久,像蝸牛充滿耐心地移動;快樂如此短暫,像兔子的尾巴掠過秋天的草原。」

或許,戰爭對她肉體所造成的傷害,還可癒合結疤;但戰場上恐怖經歷對她精神上所造成的折磨,卻如夢魘,纏繞半生,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