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3 月 2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偷不走的歲月

星期日中午在中環ifc的戲院看完《歲月神偷》,信步走上半山的永利街,只見大街小巷都有很多人拍照,彷彿眼前景物將要消失,於是趕快將之變成電子影像,存檔在電腦硬碟內。

雖然數碼相機和手機拍攝大行其道,但有多少人在事過境遷之後,會不時在浩瀚的圖片檔案中找出來看?一九九八年啟德機場的最後一天,我拍了幾卷菲林,也把照片曬了出來,但就只在那天從沖印店取照片後看過兩眼,現在只知道這批照片隱藏在迷你倉某一個大膠箱內。往事並不如煙,並非因為有存檔的影像或照片,而是人的記憶。

近年所謂「集體回憶」,氾濫得可怕,今天專程走來看一看永利街的人,有幾多人是舊地重遊?人總在大難臨頭,才知應珍惜眼前人,可這些觀光客跟老街舊巷,從不曾相識啊,今天卻來長嗟短歎。如果有心,如果真的愛惜香港的一磚一石,怎會像遊客般的來見識一番,在狹窄的永利街中碰見外國遊客,應該很慚愧。

永利街和中上環一帶的景象,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但這天的感覺恍如兩個世界,因為本來寧靜的老區,墟冚得似旺角,住在這裏的人如住在動物園,人人探頭窺探,從樓梯走下街來的居民,還得連聲說「唔該,借借……」,反主為客。

二十多年前畢業後第一份工,在荷李活道的《華僑晚報》上班,下午放工後周圍閒蕩,走遍中上環半山,當年已有街老人老的感覺,根本是城市被遺忘的角落,小冰室小粥麵店內客人寥寥無幾,看來要與這個老區一同步向夕陽。

如今想了又想,竟然翻不出有甚麼味道的記憶,原來多年來沒有任何一種吃的東西值得眷戀,深刻的始終是剛入行當記者,對社會和人情世態愈來愈敏銳的觸覺。我知道,有往日的足迹,才有今日的情懷。

香港前途風雨飄搖之際,反而漸漸多了年輕的外籍男女租住中上環半山的唐樓,然後蘇豪成形,樓上開畫廊,街頭街尾有酒吧餐廳,本來沉寂破落的斜街,夜來有人對酒當歌,初時總覺與老區很不協調,但久而久之,成行成市之後,不知不覺地變得和諧了。

從永利街的人潮走出來,在士丹頓街與鴨巴甸街交界附近找到一家小小的日式咖啡店BO-LO'NE,被門前丹麥麵包照片吸引,食指大動。這種有八十一層的方包,曾在日本的長崎吃過,口感和味道都十分惹人好感,既然走得有點累,午飯也未吃,索性排隊等位。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當年老區的食店門可羅雀,現在不僅是永利街帶旺了食店,還有美味招來了人流,為食的人舌頭跟眼睛一樣,始終是雪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