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0 年 03 月 16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志雲犯局

你還記得某著名飯局的開場白嗎?

「假如人生是一場飯局,約甚麼人,點甚麼菜,由我來決定,由我來策劃,我一定會好揀擇。能夠天南地北,感受甜酸苦辣,有交流,有感動,先至係一再回味的飯局。」

這一把聲音,可能從此成為絕唱,不會再有機會在電視上聽到。

有見及此,我從特別渠道,邀請了大師,出席假座全港最令人聞風喪膽的 ICACafe,享用可能是他在娛樂圈的最後晚餐,品味一吓廉記咖啡,剖白他對罪與罰、名和利的甜酸體會。

這餐飯,他已沒辦法揀擇,但一定此生一再回味。

我:你第一次飲呢度的咖啡,滋味如何?

佢:嘩!苦過Dee Dee呀!好惡啃!

我:當你飲足40小時,慢慢就會喺味蕾同心底,飲出銅臭味同人情味,仲有一沉百踩的滋味。

佢:(開始發出如小貓般的飲泣聲)

我:真係唔明白,點解上親飯局的嘉賓,個個都一定喊嘅?

佢:哎哋!你有無眉筆呀?我嘅眼線喊到花晒喇!

我:大師,你知唔知 ICAC的全寫呢?

佢:係唔係 I Can Accept Cash呀?

我:都係言歸正傳罷啦!09年3月,關楚耀同衞詩喺日本藏毒被捕,你曾經講過:「任何人年輕又好,年長又好,都總有做錯嘅時候。最緊要做錯咗能夠行番正。」你做得到嗎?

佢:嗚嗚!我早年拎住奧運火炬跑青馬大橋時,被網友取笑我跑步時扭吓擰吓,仲叫我做陳師奶,我淨係識跑S形路線,鬼識行直線正路咩?

我:你以前接受訪問曾經表示:「同我共晉飯局嘅嘉賓超過一百位,每次他們也會異口同聲問我一些問題,例如:『你食素,係咪因為你做了很多陰騭(音:質)事?』」咁你到底有無做過吖?

佢:(忽然清清喉嚨,唱起Beyond的名曲來)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Oh!No!

我:你上個月先叫崔建邦上庭應訊時,千祈咪戴口罩,要堂堂正正行入去,點解你放番出嚟返屋企時,架車又落晒窗簾,自己又戴口罩同帽吖?係咪心中有鬼?

佢:鬼咩!我三十幾個鐘無敷到保濕mask呀!又冇book到Rick Chin同我化妝,邊度有臉見人喎!

我:咁你鍾唔鍾意「威遠行動」呢個代號呢?

佢:呢個時候,又要帶大家向世界出發。喺1895年的甲午戰爭,我國的北洋艦隊退守威海衛,旗艦戰船「威遠號」被日本魚雷擊沉……

我:夠嘞!請你正面回答問題!

佢:(嬌嗲地答)如果有得揀,我鍾意「威而鋼行動」多啲囉!(忽然向我單眼)靚仔,Can you buy me a drink?

我:呢度的咖啡係免費任飲,要我請就去TVB Canteen啦!但係約埋六嬸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