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6 年 10 月 07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盡在天眼前

兩個月前,我已留意到有中國「超級天眼」之稱、全球最大的五百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簡稱FAST)正式面世,上星期更已初步投入使用。這「超級天眼」對我來說不算陌生,我曾於二千年到美國波多黎各參觀阿雷西博天文台(Arecibo),阿雷西博是天眼面世前全球最大的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及至我出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署理處長,天文是我轄下管理範疇之一,包括負責處理由康奈爾大學管理的阿雷西博撥款,並代表美國監督位處智利的射電望遠鏡─阿他加馬大型毫米波天線陣(ALMA)的建造工程。我雖非天文學家,但對天文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二○○七年更曾帶隊到中科院國家天文台考察,當時已聽聞FAST的發展。

中國一直在推動基礎科學投放不少資源,FAST從概念、選址到研究、建成,用了二十二年,是「十一五」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為中國在天文學進程上跨進了一大步。坐落貴州省平塘縣的「超級天眼」是射電望遠鏡,透過偵測太空深處的無線電波,分析無線電波頻譜的低頻率部分,從而解讀各種天文奇觀,例如探測地外新星及生命體、測量中性氫分布以把握宇宙膨脹的速度,還有觀測更多脈衝星,為偵測重力波另闢新徑。那麼擁有全球最大口徑又有何特別?無線電波其實很微弱,對於射電望遠鏡來說,口徑愈大,分辨率就愈高,也就是能接收到更多信號。電磁波譜頻率由低至高,低頻如無線電波及微波、中頻如紅外線及光、高頻如紫外線及X光。不同種類的望遠鏡針對不同需要,有些如FAST般體積龐大、不能移動;有些如美國綠岸望遠鏡或一些光學紅外線望遠鏡,體積較小、可隨意移動觀天;有些則如ALMA般列陣去擴大偵測範圍。

大家可能覺得建造望遠鏡,聽起來好像有點超現實,實際究竟有何作用?自盤古初開,人類仰望穹蒼,無不對宇宙奧秘感到好奇,令我想起當年我身處智利阿他加馬沙漠,那片扣人心弦的星空,近乎零的光污染,那種神聖體驗難以忘懷。我相信就是這種魅力與好奇促使年輕人投身科研,天文對人類文明發展影響殊深。研究天文雖未能帶來即時回報,但對社會的科技及經濟發展卻不容忽視,天文是前沿科學,需要不斷創新設備與配套去推動研究,間接促使人類文明進步,數碼相機感光元件CCD的迅速發展就是賴以天文研究的應用。天文導航對各國軍事國防至關重要,各國都不願依靠別國的全球定位系統,惟有自主的天文導航最可信賴。天文,其實不是想像般僅僅浪漫主義。

「超級天眼」其實離香港不遠,說得上近水樓台,加上社會普遍對天文的興趣較為濃厚,要在香港發展天文研究絕非天方夜譚。本地基礎科學需要大量人才,很多出色的科學家其實都是香港人,天文學專家魯國鏞教授(前美國國家無線電天文台台長)及郭新教授(前港大理學院院長)就是好例子。隨着中國的天文發展漸趨成熟,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應乘勢大力推動天文教育,好讓有志觀天的年輕一代實現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