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3 月 20 日

北京獨家專訪 王征親述 拓亞視大計 自揭顯赫神秘家世 (詳盡版)

要數近日風頭躉,非上海房地產大亨王征莫屬。本周一他首次出席亞視活動,宣布亞視中期發展宏圖:「希望亞視全國都看得到。」

這位亞視新主,在北京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親述入股亞視因由及發展大計,「做房地產十八年,做銀行也八年,我今年四十七歲,希望在職業生涯最後二十年,在另一個範疇幹一番成績。」

他指洽商亞視花了半年,過程很困難,但他膽識過人,入股亞視前未看過帳目,亦無懼外界所說亞視是蝕錢深潭。「很多香港朋友勸我別搞,但我認為亞視問題不是錢。」至於未來會投放多少資金,他不肯具體說明,「但肯定不只幾個億。」

王征又首次親述其顯赫家世,澄清外界指他是中國上世紀首富盛宣懷曾孫的說法,「我是盛家第四代,但不是盛宣懷曾孫!」

生於上海、在香港掘到第一桶金,再返回內地創出事業高峰的王征,亦詳述其發迹經過——從月薪五千元的打仔工,變成坐擁逾二十三億元上市資產的房產大王傳奇之路。

王征本周一首次亮相亞視活動「感動香港十大人物」評選,原來該活動是他幕後策劃的。

王征本周一首次亮相亞視的公開活動,為「感動香港十大人物」評選做嘉賓,只見他心情激動,即場宣布為亞視定下中期發展目標:「希望亞視能在內地落地。」

王征理想的宏圖大得很,不只限於廣東省播放或有限度播放的頻道,而是要像湖南衛視般,能面向中國各地播放,爭取最大的覆蓋率,「希望新搞一個普通話台,全國都看得到。」全國落地的想法不只宏遠,挑戰亦極大。

作風極低調的王征,一出手卻一鳴驚人,上周四亞視在北京飯店的簽約儀式,王征有本事動員財金界重量級人物出席,包括中國投資公司副總經理兼首席風險官汪建熙、中國金融董事長李劍閣、滙豐中國董事長鄭海泉、聯想集團總裁楊元慶等,堪稱王征一次「人脈大晒冷」。據了解,這些巨頭都有意跟亞視合作。

五間與亞視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企業,四間屬龍頭國企,計有中國海外集團、粵海集團、招商銀行及中國人壽;至於第五間北京銀行,王征是大股東之一,五巨企市值逾一萬五千億元。

王征是榮豐控股集團董事長、全國政協港區委員,外界對他所知不多。他跟本刊首次詳談入股亞視因由、發展大計及個人身世。

王征在亞視活動中,與行政總裁胡競英握手示好。

中年危機轉搞傳媒

身高近六呎的他,體形健碩,所到之處,無不令人注目,即使他端坐梳化上,也有一種巨人壓場的氣勢。

外界認為有五條大水喉射住亞視,王征卻解釋,所謂戰略合作協議,是五大巨企日後會在亞視落廣告,但不是獨家的,五巨企亦不會入股。

王征做房地產發迹,一下子轉而進軍傳媒,是因為希望在職業生涯最後二十年,創另一高峰。「我主業做房地產,做了十八年,以單一項目來說,我是做得最好的;副業是銀行,也做了八年。

「我投資的都是小銀行,是人家不做的,像○四年投資北京銀行,用四點五億元買了二億三千六百萬股,到○七年北京銀行在上海掛牌,當時股票市值六十億元,只有一年禁售期,分分鐘可以套現;北京銀行最初市值二百多億,現在已過千億了。」

連同北京銀行,王征是內地七間銀行的股東,外界估計他的身家不少於一百億元。

「兩個職業我總算做到一點成績,可能也有一點男性中年危機吧,我今年四十七歲了,希望在職業生涯最後二十年,找一份屬於未來的東西做做。」王征邊呷着檸檬梳打,邊交代入股亞視的理由。

他說,中國海外集團董事長孫文傑是他師傅,進軍傳媒,得到師傅無比支持。孫亦在上周四的記者會中,大爆王征曾有意洽購無綫電視。

「跟無綫談了五個月,談得七七八八,還見過邵爵士(邵逸夫),但最後談不成,當時我有四十億,其他要靠融資,中途卻殺出買亞視的機會。不過,現在大家變成競爭對手,說太多TVB也不好呢!」

○八年中,市場曾傳出碧桂園老闆楊國強出價逾百億,買起無綫控制權,原來王征亦是有興趣買家之一,但最終因TVB條件太辣而告吹。

隨着王征入主,亞視股權將會二分天下,台灣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成為第二大股東。

鄭海泉是最早到場的賓客,獲王征和查懋聲親自招待。

投資亞視「不怕死」

與亞視結緣,他說是去年十一月的事。「那時亞姐選舉,我第一次到亞視,之後也參觀過幾次。我以為很容易談得成,但原來很困難,談了六個月,每天都有新事情發生,頭都大。」入股亞視,的確令王征忙得不可開交。

「前天下午,我又簽了張支票給亞視。」王征突然露了口風,他強調現時只是亞視「義工」,「還差政府那裏的手續,希望愈快愈好。」

據悉王征入主亞視的步驟,是先用五千萬買可換股債券,然後才入股做大股東。但將來是否投資至少二十億元,把亞視打造成亞洲CNN,他大賣關子,只說:「肯定不只幾個億。」

王征說,朋友們知道他投資亞視,都勸他盡早收手,但他的性格,就是做別人不做的事。「那時付了訂金,之後不停出現新問題,朋友都勸我趁早收手,但我不能走,這已不是生意,而是一種責任,我怕我走了,亞視就會出事。」

他指的「出事」,是亞視會執笠嗎?王征只笑笑,沒說明白,「我是個不怕死的人,現在一手拿着長矛,一手拿着水喉,心口、背脊掛起『勇』字,與坦克車搏鬥。」 王征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手舞足蹈,假裝手拿着長矛和水喉的模樣,似向記者展示搞好亞視的決心。

簽約儀式上,亞視找來亞姐唱歌贈興。

帶隊訪問昂山素姬

王征又聲言,入股亞視前未看過帳目,亦無懼外界所說亞視是個蝕錢深潭,以及曾經有一年蝕三億的紀錄,「這些我都不理,亞視的問題不是錢,以前亞視個個老闆都比我有錢,如果是錢的問題,就容易解決。我覺得亞視發展方向過於local了!

「我去過澳門兩次,最近一次是半個月前,那裏過去像歐洲小城,現在則很現代化、很fashion,那裏的人都看ATV和TVB,為何我們不能拓展這個市場呢?」

他認為,慣性收視不可怕,慣性思維才可怕。「做新聞,為何不能到緬甸、韓國呢?去找昂山素姬跟她聊兩句啦,給觀眾一些新資訊吧!如果方向和方法對了,錢一到位,亞視就能活起來。」他透露,亞視要做的應是「立足香港、開拓澳門,深耕珠三角。」

王征又說,最近他向很多電視人取經,經常聽到「這個香港觀眾不喜歡」、「那不對香港人口味」,「到底是誰去決定觀眾喜歡甚麼呢?從前亞視播《雍正皇朝》,最初不被看好,後來證明有收視,無綫現在也在播同類的《鐵齒銅牙紀曉嵐》啦,(觀眾)喜好是會變化的。」

亞視再易主,新主王征承諾不會裁員。

「左右不是人」

王征說,現在尚未熟悉亞視運作,暫時只派了兩名盛家代表盛品儒和盛毓敏入亞視做董事,前者是王征的堂弟,亦是本港上海菜館「留園」的少東,後者是他的姑姑,將來盛家的董事人數會增至四個。他亦會招兵買馬,搵人睇住亞視盤數。

王征笑言,他做事往往跟人家不一樣,喜歡「肉搏」那種感覺。「現在奧運會太斯文了,古代奧運會都不穿衣服,硬碰硬才好看,我喜歡。」

對被外界形容為「紅色商人」,王征說:「我左右不是人,在香港,他們說我是內地地產商;在大陸,他們都說我是香港人,我何來一點紅色呢?」

王征 盛家第四代傳人

四十七歲的王征生於上海,本姓盛,外界一直說他是清朝末年富商盛宣懷的曾孫。不過,王征向本刊澄清:「我的確是盛家第四代人,但不是盛宣懷的曾孫,曾祖父是盛宣懷的堂弟。盛宣懷太出名了,但我不能因為他出名而把他當作曾祖父,必須搞清楚這關係呀!」

盛宣懷是上世紀初中國首富,創辦了中國近代化的十一個「第一」,包括第一條南北鐵路——盧漢鐵路;第一間電報局;第一個鋼鐵企業——漢冶萍;第一間銀行——中國通商銀行。他先後娶了六房太太,育有八子八女。

外界誤會王征是盛宣懷的曾孫,或許是因為王征父親盛毓南,小時候已交託盛宣懷七子盛升頤撫養,「爺爺盛觀頤早逝,爸爸和其他叔叔都交由盛宣懷的子女照顧,每人分一個,爸爸便由盛升頤撫養成人。」

王征笑說,由於家族繁衍,又有不少輝煌成就,足以拍齣連續劇。除了第一代的盛宣懷外,盛家第二代、即王征祖父盛觀頤,是盛氏企業——招商局最大的一條船「圖南號」的老闆。

至於王征生父盛毓南,則曾在燕京、聖約翰、之江三間教會大學讀書,五○年與王雲飛結婚,二人誕下一女一子。在王征心目中,生父是個很洋派的人,「他當年還想到嶺南大學讀書。」而母親則是個女英雄。

王征與後父舒同及母親王雲飛合照。

王征後父舒同是中國現代大書法家。

王征向本刊澄清,盛宣懷並非他的曾祖父。

母是抗日英雄

「媽媽原名王長鴻,參加八路軍後改名王雲飛,當年日軍侵華,媽媽曾與日兵對峙,雙方相隔一條水溝,媽媽拿起手榴彈,企圖拉下那個扣,嚇得日兵慌忙逃走。」他邊說,邊站起來扮媽媽拉手榴彈的模樣,表現其風趣一面。王雲飛的英勇事迹,在內地叢書《紅旗飄飄》中有收錄,讚揚她是抗日英雄。

王征又稱,從未見過媽媽害怕任何事,認為自己性格像媽媽,反而姐姐膽子較小,像爸爸。不過,他的父母很早便分開。「在我記憶中,他們好像未一齊過,一個住前屋,一個住後尾,那時我還小,以為男女是分開住的,但我想當時他們已經分居了。」他憶述。

舒同的字畫在後世流傳甚廣。

王征很樸實,身上穿的並非大牌子,手上戴的也是普通手表。「這隻表兩萬元,並非甚麼牌子,但我戴了很多年。」

後父乃大書法家

王征其後跟隨母親生活,亦改姓王,姐姐則跟父親。後來王母改嫁中國現代大書法家舒同,王征與繼父相處融洽,對他亦讚不絕口。「他是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一屆主席,甚得毛澤東賞識,即使在馬背上,他也要用手指在腿上練字,故被毛澤東稱為『馬背上的書法家』。」

毛澤東甚少收藏他人書法,惟獨郭沫若和舒同的字畫。舒同亦甚有文才,獲毛稱讚為「黨內一支筆」,自創的「舒體」在後世流傳,目前在電腦中被廣泛使用。

王征的生父母仍健在,父親已年屆八十八歲,長居上海;母親則已退休,在北京居住。至於曾祖父名字,王征一下子忘記了,立即致電父親問清楚,十分認真。

「他叫盛葵蓀,是盛宣懷(又名盛杏蓀)的堂弟。」王征說,民國時期,上海有盛、榮、張、劉四大望族,榮家即榮智健祖父榮德生家族,劉家即查懋聲外祖父劉國鈞家族。剛出任亞視董事的盛品儒,正是盛宣懷四子盛恩頤(盛老四)後人、「留園」餐廳的少東,「留園其實是盛家私家花園的名字。」

舒同(右)經常與毛澤東落區巡視,毛更讚他是「黨內一支筆」。

性格與眾不同

「老祖宗太厲害了,坦白說,我確實沒有光宗耀祖的情結,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王征說得謙虛,事實上,他小時候性格亦與眾不同,「我不像其他小朋友般愛打彈子、打牌,終日拿着份《參考消息》來唸。」《參考消息》是目前中國發行量最大的日報,與《環球時報》是內地僅有兩份能合法刊載外電的報紙。

他讀書成績很好,八一年以上海高考總分第二名成績,考入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外語系。據悉當年全上海有九萬名考生,王征與考獲第一名的學生,成績只差兩分半。

王征大學時期主修俄語,「當時英文、日文也很流行,但我偏愛俄語,我就是跟人家不一樣。」他原本計劃畢業後到美國留學,但被美國拒發簽證,才來港經商,亦因此改寫其一生。

王征入主亞視後,希望在亞視開設全國落地的普通話台。

香港掘第一桶金 發迹傳奇

王征九十年代初移居香港,曾在一間貿易公司工作,月薪只得五千元,後來獲老闆賞識,人工更加至一萬一千元。

「覺得那時候最富有,人工加了一倍,花費卻不多,可以大搖大擺!」王征笑說。由於業績理想,王征獲分股份及紅利,短短一年已賺到兩百萬元。

隨後王征返回內地,想到了生財之道,就是市中心一旦開發,必定有大量居民遷到郊外,需要大量房子安置,於是在市郊建樓房,發展「動遷房」。

九二年,他覷準上海發展高架路,將持有的「動遷房」換取南京路黃金地段一幅近九萬平方米土地,勁賺一億七千萬元人民幣,攀上事業首個高峰,贏得「動遷王」美譽。

後來他再到杭州、重慶、北京等地開拓業務,旗下在深圳上市的榮豐控股,現時市值逾二十三億元人民幣。

九二年,王征以「動遷房」換取上海南京路黃金地段一幅土地,勁賺一億七千萬元人民幣。

首創24小時售樓

○一年,他首創二十四小時售樓,翌年更推出全國首間小戶型「非常男女」,最小戶面積僅十五平方米,以首期付三萬元、月供七百元做賣點,一個月內售出二千個單位,開創年輕人提早置業文化,帶動北京以至全國的小戶型開發熱潮。

王征○三年再下一城,推出新盤「非常空間」,成為北京唯一一個未做廣告而銷售率達百分百的樓盤。對於這個創舉,王征非常滿意:「沒有做廣告,也沒做樓書,我們只做了一套撲克牌送給市民,撲克牌背面寫着『非常空間』,印有樓盤資料、地址及售樓處,市民一邊玩一邊看相關資料,相比一般售樓書,撲克牌不會被扔掉。」

說到興起,他再透露一個營商理念,「一個成功的樓盤,一定要像洗手間,要做到人人必須,哈哈。」

他在香港亦有投資,但賺的不多,因為經常中港兩邊跑,目前在港沒有自置物業,「曾有點滙豐股票,四十多元買的,賺了幾十萬元,不多。」王征說。

王征是鑽石王老五,太熱愛工作,不考慮結婚,「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我不敢邁出這一步。」

王征做了一套撲克牌推銷新盤「非常空間」,創意十足。

五巨企15,700億撐亞視

企業巨頭 企業市值 行業地位

中國人壽 董事長楊超
約9,380億元 中國第一大保險集團

中國海外集團 董事長孫文傑
旗下中國海外市值約1,400億元 本港掛牌的內房股龍頭

招商銀行 行長馬蔚華
3,630億元 中國第五大市值銀行

粵海集團 董事長李文岳
旗下粵海投資等市值260億元 廣東省對外窗口公司

北京銀行 行長閆冰竹
1,030億元 中國第十大市值銀行
中港兩地總市值 15,700億元

最愛淺水灣暢泳

王征經常來往上海、北京和香港三個城市,來港工作初期住在美孚新邨,「香港是個天堂,怎會不適應呢?我最愛香港的山與海都在市中心,以前經常和朋友到淺水灣游泳。」

他很喜歡香港,又稱讚香港人很有風度,「來港工作時,我經常出入商業大廈,香港人都很有風度,會為我開門,我往往要趕快跑上去,免得人家拉住門等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