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9 月 29 日

港是講非 王國興

今屆立法會選舉,選戰波譎雲詭,身經百戰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由香港島直選轉戰「超區」取得二十三萬多票,卻以一萬多票之差飲恨,黯然結束十二年立會生涯。

高票落選,引發不少流言蜚語,但他不想諉過於人,「從來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臨別,沒有離愁,更沒有戀棧,反而為遠離是非之地鬆口氣,「近年經常拉布,聽到鐘聲響起,便要趕到會議室投票。這裏已是天怒人怨之地,要離開也無不捨。」

王國興加入工聯會五十年,為勞工仆心仆命只為報答該會供書教學之恩。原來生於貧窮家庭的他,童年經歷比電影《歲月神偷》的橋段更悲慘,曾為看檔在街頭露宿八年,期間一度輟學,幸得該會附屬學校減免學費,才得以完成學業。如今,「終極一戰」雖敗陣,但他仍繼續在議會外為打工仔發聲,並專心做「煮飯公」,慰勞一直在背後撐他的好老婆。

離開議會,王國興並沒不捨,反而為遠離是非不絕的立法會而鬆口氣。

王國興九一年開始出任區議員,○四年躋身立法會後,戰無不勝,今屆「終極一戰」卻高票落敗,告別立會是非之地。

本月底前,他便要遷出入主多年的立法會議員辦公室。訪問當天,他如常穿上招牌格仔恤衫、牛仔褲,在該辦公室執拾細軟。

這間辦公室對出就是添馬公園草地,依傍窗旁一片綠油油的美景盡收眼底,惜他搬入多年,一直為議會事務忙到團團轉,無閑情欣賞,浪費多少窗外好風光。

斗室內放滿其大字作品及各界送贈的錦旗,他逐一放入紙皮箱,面上不帶半點眷戀。「近年經常拉布,立法會已是天怒人怨之地,要離開也無不捨。」他慨歎說。

立法會議員身份將告一段落,王國興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六十七歲了,要知天命,以後專注培養接班人。」

身經百戰的王國興今屆高票落選,但無怨天尤人,「知恥近乎勇,才能重新爬起來,從來對手都是自己。」

無怨

反而身邊有不少人替他不值,落選後共傳過約千條短訊鼓勵他,「仍會對二十三萬名支持我的選民負責,履行競選承諾。」他正籌組一個平台,監察政府施政與新一屆立法會運作。

選舉結束後,外界將焦點集中在落選「死因」上,王國興則歸咎今屆戰情千變萬化,泛民在投票前夕集體「棄選」,令戰局急速轉變,打亂建制派部署。加上不利謠言惡意攻擊令他腹背受敵,就在投票前幾天,發現有人通街貼傳單指他夠票,呼籲支持者轉投他人,甚至有流言蜚語指他身體抱恙。

「為闢謠,選舉期間兩次在宣傳車上,嗌咪呼籲選民不要相信我夠票,以及到各區揸兜『乞票』。」

經歷過四屆立法會選舉,王國興不諱言,今次下最多苦功。「是以往努力的兩倍也不止。報名參選後,每天五時天未光起牀,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拉票。」

不過事已成實,再說、再怨也無意義,「將自己的成敗歸咎他人是無意思。」他續灑脫地說:「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先檢討自己不足之處,從來對手都是自己。」他認為歸根究底是工聯會「鐵票」不足,「與入到末席的涂謹申只差一萬多票,即每個票站才差二十多票。如果有多些『樁腳』在區議會出戰,局面就能改寫。」

在議會內寫大字反拉布,以及金句:「日以繼夜,夜以繼日」,令王國興反拉布形象更為鮮明。

 

王國興自創多款反拉布道具,故有「道具王」的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