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6 年 10 月 0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故事之城敘拉古

上次談到西西里島上的海濱城鎮敘拉古,這座城過往除了出過阿基米德這位古希臘怪傑之外,還有着輝煌的過去,以及很多的故事,今天你在城中漫步,仍會在很多角落,發現它向人展示種種歷史的濫觴。

例如,城中景點之一就是「暴君之耳」(The Ear of Dionysius)(見圖1)。那是一個高約二十三米,入口狀如耳朵的石灰巖洞,它之所以得名,除了外形之外,還有着一段驚心動魄的傳奇。話說二千四百年前,皇帝狄歐尼修(Dionysius the Elder)在這裏建了座牢獄,囚禁了眾多政治異見者。相傳因為石質特殊,異常傳聲,他在此偷偷監聽囚犯的一舉一動,從而偵破種種反對他的圖謀;另一說則是,這位生性變態的暴君,愛在此聽着遭受酷刑逼供的囚犯之痛苦嘶叫聲,以此為樂。

 

暴君之耳的不遠處,還有一個希臘劇場(Teatro Greco)(見圖2)。不要因這個劇場今天已成廢墟而小看它,原來它大有來頭。話說,古希臘悲劇三大家之一的埃斯庫羅斯,原來當年曾經在這城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並創作了不少悲劇,而這些劇作首演的地方,便是這個劇場。讀者或會問:誰是埃斯庫羅斯,他又有何代表作?答案是大家或許會聽過的︱《普羅米修斯》。

 

這個悲劇的主人翁普羅米修斯,違反眾神之首宙斯的旨意,偷偷為人類盜取了火種並帶來了光明,結果觸怒宙斯並惹來懲罰,不單將他孤單的鎖在高加索山之懸崖上,還每天都派來一隻惡鷹去啄食他的肝,但卻又讓其肝每天再生長,讓他周而復始的承受無盡之痛苦。

除了怪傑軼聞、暴君酷政、希臘悲劇等之外,敘拉古還有着淒美的神話愛情故事。

話說月神身邊的水仙,美麗的阿蕾杜沙(Aretusa),有一次到河中游泳,沒想到讓河神阿爾菲歐(Alpheus)一見傾心,從此苦纏不休。但可惜襄王有夢,神女卻無心,於是阿蕾杜沙遂求助於月神,月神便把她化為一道泉水,並流到遠遠的西西里,企圖避開河神的癡纏。不料河神卻癡心一片,在遍尋不獲下,情急下去找宙斯幫忙,宙斯遂把他也化成另一道泉水,並千里迢迢的從希臘流到敘拉古,結果兩道泉水在海濱相遇,並匯聚成一潭池水,那就是今天的阿蕾杜沙之泉(Fonte Aretusa)(見圖3)。

 

千萬別小看這個阿蕾杜沙之泉,古時敘拉古屢遭強敵圍城,但仍久攻不下的原因,便是因為城中有這個重要的淡水水源。

不單止是歷史、神話、和悲劇,敘拉古與電影一樣結下不解之緣。例如,電影《Malena》(港譯作《西西里的美麗傳說》),便是在這裏取景和拍攝的。
女主角Malena是城中一位絕色少婦,一顰一笑都教男人心醉,女人羨妒。因為戰爭,丈夫被征入伍,而只能孤身一人,艱難的去面對生活。但她的美麗卻成了一種詛咒,雖然鎮上沒有一個男人不為她動心;但鎮上的女人亦因而燃起對她妒忌和怨恨的怒火。

終於一天,戰場上傳來了其丈夫陣亡的噩耗,且隨着戰爭進入白熱化階段,生活更加艱難,為了生活,最後,女主角把心一橫,索性「下海」,她剪短了一頭亮麗的黑髮,又把它染成輕佻的金色,拋下了矜持,嫵媚地走到了城中最喧鬧的主教堂廣場,坐下並點上一根香煙,向四周荷爾蒙驟升的男人,展現其性感和誘惑。

後來因為被城中一眾女人的排擠,女主角甚至被迫搭上了納粹。戰爭終於結束,鎮上女人的積怨也一發不可收拾。她因為通敵的罪名被拖出前述的主教堂廣場,昔日她展示其性感和魅力的舞台,如今卻成了其受難的刑場,不單遭眾婦拳打腳踢,撕破衣服當街羞辱,甚至連頭髮也被剪得亂七八糟。她只有絕望的痛哭和咆哮,怨恨地望着路旁那群噤若寒蟬的男人。

結果,她只有選擇獨自離開了這個小鎮,希望能重過新生。

一天,她終於回到這個小鎮,並與一個男人手挽着手,她的丈夫原來並沒有陣亡,卻只是重傷並失去一隻手。兩人重聚並且決定回來,因為兩人相信:「只有重返舊地,才能重拾尊嚴」。街上的人都停下腳步,空氣也凝固了。眾人最後都重新接納了她,或許部分原因是,隨着歲月在她臉上留下滄桑的痕迹,她已經不再美麗、耀目了。

這天,我來到敘拉古城的主教堂廣場(Piazza del Duomo)(見圖4、圖5),也就是片中女主角的舞台和刑場,想起她的美麗和故事,心中迴盪不已。(西西里之行 系列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