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9 月 1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回味貓魚

「如果不嫌污糟邋遢,帶你去街市走走。」在珠海經營食肆的老友知道我喜歡捐窿捐罅,但以為只找有好東西吃的餐廳菜館,而不喜歡逛市場,尤其是內地的平民街市。

這天來珠海中山試菜,閒談間說到珠海得天獨厚,既是珠江出口,也面向南中海,既有河鮮,又有海鮮,而活於鹹淡水交界的水產也不缺,早聽過不少前老饕都說鹹淡水的水產特別好味,我說若有機會的話希望能見識一下,於是老友便提議去行街市,未待他說完我已叫好,並強調絕對可以在黎明前起牀出發。

他沒料到我如此雀躍,但說天濛光反而沒甚麼好看。原來珠海的漁市交易下午才精采,因為各方漁船都歸航了,每天中午過後魚穫陸續上岸。於是,擇日不如撞日,當天吃過午飯便開車到朝陽市場。

論規模,朝陽市場與東京築地市場無得比,但跟和歌山勝浦漁港等細一兩級的魚市場相比,朝陽市場熱鬧得多,而且平價貴價賤價魚鮮一應俱全,種類之多之雜,的確大開眼界。當然,日本任何一個魚市場,都比國內的街市乾淨得多。在朝陽市場逛了接近一個鐘,鞋和褲腳都濕了。

走進朝陽市場,猶如時光倒流,站在一個地攤前久久不願離去(見圖)。

梁家權攝

小時候,旺角山東街的盡頭是旺角碼頭,碼頭建在避風塘內,由碼頭至廣東道一段山東街的路中央,都是擺地攤的小販,賣的正是漁民交魚往魚類統營處之外的「漏網之魚」。當年我家七隻貓,我們一家九口,都是吃這些地攤檔的魚長大。

記得有幾檔攤販最多用筲箕、或鐵兜、或大碟,甚至用洗面銻盆載着一堆雜魚,當年價格一兩元一大兜,當然是賤價貨。媽的原意是做貓魚,但又經常揀出兩三條煎給我們吃,所以我一直懷疑我有點貓的品性,可能是吃得貓魚多有關。當年家境如此,我們六兄弟姊妹又要交學費,將地攤魚炮製成檯上鮮,媽的功勞可不小。

從前認得的魚頗多,現在縱使相逢應不識,畢竟很多魚在本地街市已絕跡多年,平價魚無人肯賣,魚販動輒叫人買斑,即使是以前平價的紅衫魚,如今何只升價十倍!現在愈來愈回味那些雜魚的真魚味,現在魚有魚味竟然是奢侈的要求。

地攤早已被掃蕩了,上了舖入了市政大樓,不可能便宜。這天在珠海的市場看到仍有地攤,竟然跟早年香港的情況一樣,童年往事驟上心頭,想起貓,也想起鮮美的魚味。

地攤的魚真的種類繁多,甚至有些魚毛只有兩三條,相信是一網打盡的捕撈方法殃及池魚。今天當然不會當買貓魚而來,仔細看一堆堆雜魚,看得口水流,只恨還有往後的行程,否則一定會買一批即刻坐船回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