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靈異共和國 2016 年 09 月 17 日

雲海

全名陳雲海,是個真名。九十年代開始在各電台、網台討論靈異、UFO、宗教及非主流話題;到訪過羅茲威爾及神秘五十一區等。

文明的投射

巴西里約奧運,好像已經離大家很遠似的;但事實是,文章見街時,里約殘疾人奧運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但在香港難找到關注、難找到報道、甚至獨家轉播電視台連轉播也欠奉!這說明了甚麼呢?!

其實,一個社會之文明,是一步步建立起來;去到一個階段,就會為少眾發聲,有眾多政策措施支援弱勢社群;民眾會關心非利益、非經濟、非主流的一切,作為對主流建制思維的平衡。而民心的取態,亦投射本身族群之文明程度去到哪裏?或倒退到哪裏!

早陣子,香港好一些人,對一位表現浮誇,面部表情極度誇張、表達用語異常之運動員,感到認同、歡喜、愛戴及讚賞!再揭深一層,此運動員本質其實是空白一片!說明甚麼?起碼能推斷,這個社會「質地」去到哪裏!

在另一個社會,另一個文明,早在八年前所支持、歡喜、愛戴及讚賞之運動員叫戴利(Tom Daley),一位英國跳水運動員;背後民眾所投射的,是極少眾的經歷!

戴利出生小康之家,沒有國家機械在背後,只是自小為理想為夢想一步步向前行。二○○八年,只有十四歲的戴利參加了北京奧運會,成為各界關注,奧運會完結後,九月回到校園,正當希望做回一位普通學生之際,惡夢才正式開始!當時他只是個中四學生,同級的學生不斷用語言及行為,每一日去挑釁及侮辱戴利,當中包括稱他「Speedo boy」、在課室被人用筆丟擊、在校園內被人無故推倒在地等等!

後來情況不但沒有任何改善,更試過有高年生將他逼到牆角,並大聲向戴利說:「你兩隻腳值多少錢呀?!我要把你兩腳都打斷!」後來更發展到,連低年級的學生也去欺負他,最終搞到他要停學。戴利說:「校外我有很多擁躉,但校內卻相反,人人都討厭我!」

可能是因為妒忌、可能是怕被比下去,同輩的反智行為,加上校方袖手旁觀,令戴利患病的父親很不滿!

但,英國主體民眾,是站在弱勢這一邊。二○一二年倫敦奧運,他得了銅牌,全場工作人員開心得發了瘋,像得了金牌似的,其實當日有多少英聯邦文明為他高興,真不能細數。之後,戴利更勇敢地向全世界公開自己性取向,並且公開與男朋友拍拖;難道你認為這是容易的事嗎?

經歷過欺凌歲月的他,當然知道出櫃後,會面對更多恐同人士的謾罵及攻擊,但他決定承擔所有!對於擁有開化文明的人及社會,就會支持及鼓勵這些弱勢小眾!相反,民智未開、甘於作奴的,建制安排甚麼要你崇拜就崇拜甚麼!只要拜不要拜錯!阿門!

今年里約奧運後,Tom Daley回到倫敦。(路透社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