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0 年 03 月 09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帥丐風雲

一張網友偶然拍得的照片,竟然改變了寧波帥丐「犀利哥」的一生。

三十三歲的他,育有兩名十歲和十一歲的兒子,在幼子出生後不久,他便離開了江西家鄉出外打工。

本來,他以為可以賺得更多,以為家人的幸福快樂,都可由他雙手築建起來。最初一、兩年,他從老遠的地方定期匯錢回家,然後,是一季才寄一次錢,再而是一年一次,接着是從此音訊全無,恍如人間蒸發。

消失了十年的犀利哥,近年一直在浙江街頭流浪,吸風飲露,隨意在垃圾桶撿拾別人的餸頭餸尾,胡亂把爛衫或女裝裙披搭上身,配合憂鬱的眼神風中亂髮,竟難掩其「型英帥靚正」魅力。

十年間的故事,到底發生過甚麼情節,令一個正值壯年的後生仔,淪為自暴自棄的街頭乞丐?當中的苦,相信即使抽完手上整包香煙,也無法從記憶中抽掉。

人間冷暖,甘苦自知。子非丐,焉知丐之苦或樂。因為紅遍網絡,而被母親尋回接返家鄉的犀利哥,竟然對記者說:「回家不高興,不自由呀!」

本周日重回闊別十年的老家,犀利哥赫然看到去年因車禍喪生的父親和妻子的遺照。十年生死,不思量,自難忘,只見他一臉木然,一切還是留待夢中說吧!

今次一張無心照片,竟造就一顆一顆破碎的心,重新串連起來。一個本已把「明天」丟棄在垃圾桶的乞丐,找回一個家,找到另一條改寫生命的出路。一個年邁媽媽,找回一個疼錫兒子。兩個年稚小孩,找回一個爸爸。 犀利哥告訴了我們,再冷的寒流,始終會過。再苦的茶,也有飲盡時。沒有眼淚是白流的,沒有一條生命是被上天唾棄的。

長年在浙江寧波行乞的犀利哥,令我想起另一位浙江名人──濟公。有說他原是羅漢轉世,遊戲人間,剃度為僧後,經常爛身爛世不守戒律,愛喝酒吃狗肉,舉止癲狂,卻因此容易與民眾混熟,裝癲濟世以度化蒼生。

在蘇州西園寺中,濟公像的臉上雖然笑嘻嘻,但從不同角度看,卻有不同面貌。從左面看,可看到春風滿面;從右面看,卻是滿臉愁容;在正面看,更可看到半邊臉哭半邊臉笑,可謂「啼笑皆非」。

人生路上,一步難,一步佳。照照鏡子,從你的臉上,又看到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