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3 月 13 日

蔡衍明轟查懋聲欺人太甚 何柱國聲援:查生對我有「恩」親述買星島往事(詳盡版)

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入稟控告亞視主要股東查懋聲等人違反董事誠信,身在北京的查懋聲高調反擊,批評蔡無理取鬧,還自爆上海房地產大亨王征已簽約落實入股亞視成為大股東,明剃蔡衍明眼眉。

蔡衍明本周一趕到香港見記者,炮轟查懋聲欺人太甚。星島新聞集團主席何柱國到場聲援蔡衍明,「我不是攻擊查先生,只是當年多得查懋聲,才有機會搞星島,今日算有點成績。」他更親述當年,查懋聲本答應入股星島,結果臨時改變主意,他才有機會入主,「今日星島算成功,所以我好感激查生。」

本刊獲悉,王征今次買入亞視約百分之五十二股權,合共約五億元入主亞視,餘下百分之四十八股權,則仍由蔡衍明持有。

蔡表面上與王征分庭抗禮,實際是進退維谷,「若蔡不泵水又不離場,王征來一招發行新的可換股票據,蔡的股權會繼續被攤薄。」

本周一,何柱國到美麗華酒店聲援蔡衍明,並透露當年買星島的內情。

對於查懋聲指他「無理取鬧」,蔡衍明感到不悅,本周一在港開記者會用台語批評查「吃人夠夠」。

蔡衍明跟查懋聲合作搞到扯火,星島新聞集團主席何柱國亦有類似遭遇,本周一更到場聲援蔡衍明。何柱國說,之前與蔡素未謀面,但他周一中午致電蔡衍明,安撫對方,並着蔡不必激氣。

何柱國強調,與查懋聲是朋友,今次出來見記者,並不是攻擊查,反而要多謝對方,「我要多謝他,我才有機會買星島,化悲憤為力量,現在星島咪搞得幾好。如果無查先生,我就無得做一件咁有意義的事,今日星島都算成功啦!」

至於他與查懋聲是否就十年前買星島而鬧得不愉快,何柱國解釋:「他一陣又話做,一陣又話唔做,但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有時不記得太清楚……」有記者問他是否被查懋聲「跣了一鑊」?何即時更正:「不可以這樣說,是我天真。」

當被問及查懋聲是否欠缺誠信時,何柱國說:「信用這東西,後生仔不認數唔緊要,他現在都幾十歲,但心裏仍時常認為自己後生。」

何柱國:累我畀阿爺鬧

何柱國認為,觀乎今次亞視風波,蔡衍明生氣是有理由的,「蔡先生白手興家,一定有信用,他是一步一步爬上去。」對於蔡衍明指查懋聲欺人太甚,何說:「人生路不熟就係咁,查先生說話好叻,我無他咁叻,我份人好直接。」他站出來說話,是不想外界以為香港人呃台灣人。

王征入主亞視,蔡衍明可怎樣做,何柱國說:「蝕了一億半,拍手走咪幾好,我私人意見認為可以離開啦,是喜事。」

查懋聲本周一下午在北京回應說,由於蔡衍明要控告他,他們之間的問題有待法庭解決。

查稱跟何柱國彼此是朋友,兩人並無私怨。查懋聲說,以前曾對星島有興趣,但沒有就此事與何洽商,只是跟胡仙傾過,但最終覺得自己無能力而無收購星島。對於何的說法,查表示感到驚奇。

「我好似得罪好多人,我自己也要反省吓。」查懋聲說。

查懋聲傍晚在北京聲稱,不記得與何柱國就買星島一事洽商過,何柱國聽到查這個回應,周一傍晚終於再應本刊提問,開腔親述內情。

查懋聲否認欺負蔡衍明,又聲稱記憶中沒有與何柱國合作買星島。

他說,時光要倒流至一九九八年。當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當時的星島集團主席胡仙在地產及股票的投資嚴重虧蝕,加上捲入「篤數案」,被迫出售《天天日報》及《星島日報》。胡仙欠下何柱國祖父何伯二億九千四百萬元巨債。

「這件事我很深刻,因為阿爺是星島的債權人,他授權我處理這件事。」何柱國娓娓道來。

何憶述,當年查懋聲曾至少打了三個電話給他,「他說有興趣入股買星島,所以要知會債權人,徵得債權人同意,之後第二個電話打來,他跟我說放心,事情會辦妥,並訂定某一天的傍晚七時正式簽約。可是在簽約當日下午四時半,我接到他電話,他約我五時在Conrad酒店見面,說要喝杯茶,當時我的心涼了一截,覺得會有事發生。」何柱國說。

他應約與查懋聲見面,果然查懋聲搬出多個理由,解釋不能入股星島的原因。「我當時無出聲,亦無聲出!」何柱國說。

原本何柱國計劃當天簽約後跟阿爺何伯吃晚飯報喜,但最後因這宗交易突然變卦,他擔心得連飯也不敢吃,原來他之前還叫阿爺放心,認為查濟民答應出手幫忙一定冇問題,但結果卻臨時變卦!

晚飯吃不成,何柱國捱至深夜三時, 終硬着頭皮向何伯陳明,「一早講,他可能會由食飯鬧我鬧到天黑,影響腸胃就唔好啦!但我咁夜講,他都照樣教訓,累我畀阿爺鬧,所以梗記得呢件事!」

當晚,何伯給了何柱國三個忠告:第一,做事要有警惕性;第二,要時刻跟進事情,不要胡亂相信別人;第三,做事要有首有尾,亦要有兩手準備,要有危機感。

九九年,Lazard Asia收購星島,由何柱國任名譽主席。

大病一場忘記了?

「查先生唔記得唔緊要,因為他大病過一場,但我仍然要非常感激他,星島本來差點便執笠,到今天變成成功的事業,都是全靠他。」何柱國說。

翻查資料,當年查懋聲透過名力集團洽商入股星島,但九八年突然退出,如果他沒有退出的話,今日星島新聞集團主席便會是他。

後來星島有多個買家覬覦,胡仙最初同意將五成股份賣給中企集團,後來峰迴路轉,股份最終賣給國際投資銀行Lazard Asia,其後何伯家族再由Lazard Asia手上取得星島。

剛入主亞視、成為單一大股東的王征,本周四將在北京與查懋聲正式簽約。王征打算用二十年時間,投資二十五億元經營亞視,把長期積弱的亞視打造成亞洲CNN。

面對亞視再次易手大局已定,加上被查懋聲批評「無理取鬧」,蔡衍明本周一終於按捺不住,趁來港發表旺旺中國業績前夕,急急召開記者會反擊,連續兩次以台語「吃人夠夠」,怒斥查懋聲欺人太甚。

查懋聲與王征在北京出席兩會,在傳媒拉攏下,二人首次公開合照。

王征本周四簽約

「你違背誠信,破壞合約精神欺負合作的公司,然後要我以和為貴,我入稟法院明斷正義,查懋聲卻說我無理取鬧,他是不是欺人太甚?」蔡衍明激動地說。

他又透露,今年初在查懋聲百般要求下,在澳門與他見面,說假如之前傷了他的心,查會誠摯地道歉,無想過他之後連續兩次開記者會,說了另一番說話,而「無理取鬧」的指控,更令蔡衍明無明火起。

「你們對我的提問,我一定會誠實報告,不會像查懋聲先生一樣斷章取義。」查懋聲把亞視股份賣給王征,蔡衍明繼續「屈就」是第二大股東,蔡強調自知不是香港人,根本無資格談控制權,他開記者會只是為了捍衛自己。

蔡衍明又指,至今尚未考慮退股的問題,「只要可以誠心誠意合作,我都願意。」他說從不計劃或限制投資多少,「只要把它(亞視)做得成功。」

他又批評,查懋聲經常說自己「愛亞視」,但他對亞視精神和精力的付出,與經濟利益不成比例,「他如果真的看好亞視的未來,在我入股前,他有很多機會可以加持股,包括買下荷蘭銀行的部分,但他沒有。」

蔡衍明諷刺查懋聲將賣亞視股權,比喻做「託孤」的說法,「○八年託給我,現在又託給別人,託來託去,今天要退出亞視的是他,不是我,到底誰比較愛亞視?誰比較看好亞視的未來?」

王征入股亞視,據知是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引薦的。

與蔡衍明分庭抗禮

蔡查暗鬥突然升級,事緣蔡上周四突然發難,入稟高院控告查懋聲、查懋德兩兄弟及其法律顧問包安嵐(Peter George Brown)違反董事誠信及責任,同時申請禁止亞視發行兌換價低於每股二點四七元的可換股票據,並禁止查氏行使可換股票據,以增持亞視股權。

對於蔡衍明的「突擊」,正在北京出席兩會的王征表現淡定,說事件不會影響他入股亞視。「別人的理想,我無太大的研究,我做我的事情,要把她(亞視)打造成亞洲的CNN,從這個目標來看,沒這個更好的平台。」

王征風騷應對,皆因他已穩奪亞視控股權,跟查懋聲簽訂合約,買起由查家持有的百分之十點七五、由劉長樂及陳永棋共同持有的百分之二十六點八五,以及由僑光集團持有的百分之十四點八一股份,即合共約百分之五十二股權,成為亞視大股東。

由於王征曾來港工作,居港期間已取獲得香港身份證,故根據廣管局條例,他合法地擁有亞視的投票權。

「王征今次買入百分之五十二亞視股權,作價大約三億元,查懋聲之前借了兩億給亞視,王征亦會還埋這筆錢給查家,即前後約五億元入股亞視。」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

「一年後吧,股東變化一年後,希望亞視能在上海國際板有個小位置,TVB在港股(掛牌),我們(亞視)能夠在內地資本市場上。」上周五,王征在北京說出這番豪情壯語。

查懋聲上周在北京見記者,自爆已將亞視股份賣給王征,更批評蔡衍明無理取鬧。

劉長樂引薦王征

事實上,王征入股亞視的消息,早在去年十一月底,查、蔡兩大股東權鬥出現後開始流傳。消息人士透露,王征早就認識劉長樂,曾上過鳳凰衛視的節目,王亦對搞傳媒顯得很有興趣。直至去年十一、二月,亞視陷入嚴重財困,劉長樂引薦王征見查懋聲。

「當時亞視彈盡糧絕,幾乎無法向員工支薪,當時的執行主席張永霖向董事告急,要求股東泵水救亡,亞視最終以二角八仙發行五千萬元可換股票據,股東可按比例認購。劉長樂和陳永棋將認購權轉給查懋聲,眼見亞視瀕死,有股東順水推舟,向王征提議可買下可換股票據,當落訂咁顯示他入主亞視的誠意。」

王征最終買下連同查家所佔比例的票據,估計該次交易王征支付了一千八百多萬元,購入約三成七的可換股票據。知情人士推斷,王征目前已擁有亞視五成二股權,就算不行使這批可換股票據,都已經有實權,「如果行使埋,蔡的股份會被攤薄。」

亞視股東權鬥,查懋聲上月底高調回應,隨後向傳媒發感謝信,提醒傳媒對社會的影響很大。

查懋聲以小控大

亞視八一年開台至今,股權已七度易手,當中又以查懋聲年代的股權架構最複雜。

由於廣管局條例所限,非香港永久居民不能出任電視台具表決權的大股東,以致亞視之前搞出A、B股,有股東出資但無實權這個相當複雜的怪胎出來。

查懋聲以Panfair持有亞視百分之十點七五股權,加上與蔡衍明合組Antenna Investment Ltd持有亞視百分之五十一的A股,查家實際持有亞視具表決權的股份為百分之三十五,成為最大股東。由於Antenna公司分A、B股,具經濟利益的B股、即泵水部分由蔡衍明百分之百持有,因此,查懋聲實際上是以小控大;只需付出百分之十點七五股份的價錢,便可控制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權。

「蔡衍明最蝕底是出了大筆錢,卻受制於香港法例,陷入只能泵水無得話事的困境。假如他一開始便委派有香港身份證的人代表他,而不是跟查懋聲合組公司入股,事情會好辦得多。」知情入士分析,蔡衍明做亞視話事人的美夢,隨着王征入主,已經不可能實現。

「若果蔡衍明不泵水又不離場,王征來一招發行新的可換股票據,一樣可攤薄他的股權,蔡似乎無得揀。」知情人士說。

查懋聲(右)出身名門望族,父親查濟民四十年代已活躍本港商界,查懋聲後來繼承父業,出任香港興業主席。

亞視股權變動前

查懋聲被伙食判頭槍傷

查懋聲縱橫商場幾十年,三十多年前曾因一宗商業糾紛,被兇徒衝入辦公室開槍射擊,差點喪命,當時轟動全港。

時為七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時,伙食判頭劉榮衝入位於中環聯邦大廈的香港興業寫字樓,並直闖經理室連開兩槍,查懋聲腹部中槍,應聲倒地,查獲劉榮准許由一名男職員將他扶出大廈送院救治。劉榮當年將全副身家二十多萬元,投資在大嶼山大白灣(即愉景灣)開設飯堂,後來負責地盤工程的發展商易手,由香港興業接手承建,但拒絕把飲食服務交給劉經營。劉多次求見查懋聲卻被拒,令他極為氣憤,於是持槍闖入香港興業,事件擾攘五小時後,劉榮自動棄械投降。查被子彈射穿腸,要切除一段大腸續命。

查懋聲當年在聯邦大廈經理室中槍,獲救後送院救治。

查懋聲七九年被一名伙食判頭槍傷,差點喪命,事件轟動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