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8 月 28 日

科學怪人 麥繼強

前中文大學生物學系教授麥繼強剛歡度八十歲大壽,一班分散各地發展的門生遠道返港與老師慶祝,聚會上幾乎雲集全港所有生物系教授,以及科研界巨頭,包括港科院院長徐立之、中大生物系馮明釗教授及美國俄亥俄州大學癌症權威余澤融等,麥繼強「生物學系之父」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

貴為殿堂級生物學家,他卻以「怪人」自居,最愛標奇立異,一把捲曲的「蝦餃鬚」成為他的標記,任教時經常一身搜獵裝束、口袋插有幾支顏色筆,甚至反轉衣服亦照樣着,這種我行我素的人生態度,恪守着外曾祖父康有為「不為人世所囿(意指束縛)」的家訓。

不單外形打扮,他挑選學生的準則都別樹一格,得意弟子徐立之當年成績未符要求成「籮底橙」,但麥繼強看中對方,襟捱兼唔怕蝕底,破格取錄雕琢成大器。論炒股及收藏古董,他更愛走偏鋒,人棄我取之下,外界估計他曾在股海撈到十億元;收藏的銅鏡及古錢之多及精,連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也歎為觀止。非一般的眼光,成就他非一般的人生。

麥繼強拒做跟尾狗,不論是收藏古董、炒股,抑或揀學生都有另類心得,慧眼識英雄,絕少走寶。

 

走入麥繼強位於沙田九肚山的三層高獨立屋,彷彿置身微縮版「摩羅街」,價值連城的古董及字畫,只隨便地放置在生果箱內,散落大宅不同角落,體現他不修邊幅的作風。

唯一令他在意的是臉上「蝦餃鬚」,訪問當日早上,他修整鬍子時不慎弄傷,歎說儀容不及當年,鬍子不再濃黑及捲曲,所以上鏡時總不太自在。

麥繼強年屆八十仍中氣十足,提起鬍子由來,更滔滔不絕講它背後段古。八三年的聖誕假期唔使見人,他懶得打理鬚根,任由鬚子長下去,「發現幾有型,就繼續留。」之後學系搞午宴,同事整蠱他,點選芝麻糊做甜品,他下垂的鬍子不慎被沾污,食得十分狼狽。

但他未肯剃掉鬍子妥協,偶然在博物館看到不少希臘畫像,見古代名人的鬍子均向上翹,他靈機一觸每天早上用風筒及髮蠟,將鬍子吹成「蝦餃鬚」,「我的招牌鬍子,是芝麻糊與希臘文明的結晶。」他笑說。

麥繼強不諱言是愛奇裝異服的「怪人」,任教期間還馬鞭不離身,不時用馬鞭拍打黑板,着學生留心聽書。這種「脫俗」的人生態度,其實源於外曾祖父、清末維新運動發起人康有為的家訓,「我祖母是康有為長女康同薇,中國婦女解放運動先驅。」他自豪地說。

當年康有為流亡外國,體會到西方國家開放的自由氣息,遂在其中一封家書寫「不為人世所囿」,教誨子女不要受傳統或主流拘束,自此這家訓世代相傳。

留有「蝦餃鬚」的麥繼強愛標奇立異,在中大任教期間被封為「怪人」,但一班學生偏愛他不拘小節的性格,早前為他舉行生日聚會。

 

造星

每個人生交叉點,這六字真言都帶領麥繼強找到正確方向。最令他引以為榮的,莫過於當年獨具慧眼,破格取錄徐立之。

麥繼強五、六十年代領獎學金到美國深造碩士及博士學位,六五年回港後,在中大生物系任教至退休。三十多載教學生涯,栽培出逾百位博士畢業生,徐立之是他第一位取錄的研究生。

但當年的徐立之非但不是搶手貨,反而因為只考到三級榮譽學士畢業,淪為「籮底橙」,學系內所有教授都反對取錄徐立之,惟獨麥繼強一眼認出千里馬,力挽狂瀾下取錄。

「我收生成績講求精,別人三級榮譽,科科成績平平,但徐立之唔同,其他成績一般,惟獨分子生物學攞A+,顯示佢對有興趣的科目掌握得極好,讀書讀得好精。」另外,麥繼強獨愛清貧、捱得苦的學生,「佢連續兩屆擔任生物系冬令營營長,深得同學信服,辛苦嘢佢自己做晒,最重的石油氣罐都一力扛起,唔怕蝕底及親和力強。」

徐立之為報知遇之恩,之後亦十分用功做研究,「佢晚晚在實驗室做到好夜,然後行張帆布牀瞓過夜。」

除了學生個人的努力,麥繼強也另有一套教學方法,將他們點石成金,「教他們要做老虎狗,捉到線索咬住唔放。唔可以顧住讀書,仲要擔任委員會職務,展示領導才能。最重要係做小型微生物實驗,做齊這些就好易攞到獎學金去外國深造出人頭地。」麥繼強形容這一切都是「處心積慮」,全因他視學生如親生子女,幫他們鋪設康莊大道。

徐立之(左)一直感激麥繼強(中)當年的知遇之恩。恩師八十大壽,無論他幾忙也抽空出席,與恩師及師母(右)敍舊。

徐立之(右)學士成績未達標,但麥繼強一眼看出他是可造之才,力挽狂瀾成功取錄他,時至今天人人都讚麥繼強眼光獨到。

生日聚會幾乎雲集全港所有生物系教授,以及科研界巨頭,人人做出手勢,意指他當年主理的G96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