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8 月 2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游刃有魚

日本京都著名的購物點錦市場,有一家在此開業僅三十多年的刀具店「有次」,日本人和不少遊客都知道此店的大名,因為有次其實在關西創業已有四百多年歷史,家族式經營專注打造各種利刃,創始店在大阪,如今已是第十八代,而在八十年代在錦市場開店。

每一次來到京都,每一趟來到錦市場,每一眼看到有次一柄柄露出冷光的刀鋒,都想據為己有。

梁家權攝

有些男人對器物有難以言喻的追求慾望,總想擁有最頂尖或最獨一無二的。有朋友家中很多運動鞋,但依然經常用盡各種方法搶先購買新產品,有一次忍不住問是不是彭于晏穿得型吸引他也要有一對,他大力搖頭然後如數家珍的細說那對鞋是怎樣構造,避震設計比之前另一個型號在跑步時更有效保護足踝……問題是他根本不跑步。我明白的,從前沉迷攝影,以為擁有最頂級型號的架生便拍得靚相,也可以炫耀人前,換相機和鏡頭的頻密度,與打工收入不相稱,直至深切體會世界艱難之後,這種做人態度才改了。

有次內有一柄刀,看中它有四年之久,但每次都猶豫下不了決心。「劏魚啫,一定要用咁貴的刀嗎?」

其實不僅別人會問,我自己內心的掙扎也在於此。很難說是不是有一鋪劏魚癮,猶記得二十多年前在行將關閉的東京築地魚市場看大師傅解體一條鮪魚,簡直着迷!只見師傅排開廿多把的刀陣,開膛拿那把,削骨用這張,才領教刀的學問。後來遊經四國的高知縣,想參加一個專門學劏鰹魚的工作坊,可惜因滿額而不能如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老話描述劏魚極之貼切。中國人的家庭,殺雞劏魚切菜往往一刀走天涯,一把大菜刀無往而不利,更何況可以拍薑樁豆豉剁鬆豬扒。我,當然不會滿足於此。

此行京都,誓要把那柄專門劏魚的利刃帶回家,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日本高溫,不幸中暑,在京都睡了三天。臨別京都的傍晚,拖着半條人命趕到錦市場,可是有次關門了!一腔慾火已燃起,卻要硬生生把它淋熄,多殘忍!

在悶熱的京都街頭徘徊,赫然遇上另一老刀店,同一尺寸的刀子就在眼前,而且便宜五千日元,捫心自問:「不是『有次』喎?」但又響起一位日本友人曾說過,日本上百年的老字號,打的刀子都不會差,有次因有名氣的元素,多少有追捧的成分,論抵買好用,其他老字號其實一點不差。「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蹉跎了幾年,這句話用來做買刀的決斷,不亦快哉!

一刀在手,愛不釋手,回港後趕忙買一條黃花魚試刀。雖做不到遇髮即斷,但在紙上輕晃一刀,一道紙條齊邊削下,犀利!這把劏魚刀不是柳葉刀,刀脊厚達六毫米,刀鋒薄到難以形容,全精鋼打造,是魚的鬼見愁,也助長了我當庖丁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