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2 月 02 日

獨撐謝瑞麟 代夫從軍 謝邱安儀

「做女人難,做名女人更難。」相信不少兼顧事業、家庭的女性感同身受。不過,對掌管年生意額超過二十億元的謝瑞麟珠寶主席謝邱安儀來說,做女人的確是「難難難」。

去年五月,她的家翁、「珠寶大王」謝瑞麟及丈夫謝達峰因回佣案分別被判入獄三年及五年,她獨力挑起守護家族珠寶王國的重擔的同時,又要照顧三名年幼子女。

「創業難,守業更難」,在金融海嘯拖累下,零售業面對着嚴峻挑戰,正考驗她的領軍能力,「十年來我和公司都經歷了很多風浪,沒有人認為我的擔子輕。」代夫掌帥印的她說得坦白。


謝瑞麟珠寶主席謝邱安儀掌管中、港近二百間分店,面對金融海嘯對零售業的衝擊,她仍充滿信心地說:「在任何困難環境下,都有生存空間。」

幾年前見丈夫謝達峰日以繼夜地工作,她毅然辭掉I.T工作協助丈夫,她坦言:「因為我愛我老公。」由他們的旅行相,可看出夫妻的恩愛。

謝太在訪問當日甫見到攝影師就說,「我在業績及股東會上見過你。」攝影師即時打了個「突」,兩個場合相隔訪問已三個月和半年,佩服這位新紮珠寶女王的記憶力。在謝瑞麟打工十多年的售貨員王小姐亦說,謝太管理公司心思細密,「可能謝太係女性,直覺和心思都比以前大謝生(謝瑞麟)及小謝生(謝達峰)敏銳,經常畀意見我們如何擺設貨品,又提醒我們留意換季轉款式,對我們有咩要求都會直接講,同以前不同。」

再遇風浪唔會驚

「小心謹慎」已成為她管理公司的金科玉律,除了行業受到經濟下滑的影響,她接替丈夫出任公司主席,守住家族的金漆招牌不容有失。去年底,同是經營珠寶生意的金至尊,創辦人林世榮猝逝後,債主隨即臨門,最後走上清盤之末路,與謝瑞麟珠寶十多年來飽經風浪仍屹立不倒有很大分別。「我們九七年之後遇上多個風浪,得到寶貴經驗,學懂穩健發展的重要,不會借太多錢拓展業務,所以我們未來就算再遇上大風暴,亦唔會驚。」她語重心長的說。

過去十二年,謝瑞麟珠寶如香港的經濟般,經歷了多個起落。做打金學徒出身的謝瑞麟赤手空拳打出珠寶王國,九七年最風光時身家達二十多億元。可惜一場金融風暴,他炒燶樓股無力還債,又累到公司債台高築,謝瑞麟被迫將謝瑞麟珠寶股份抵押予銀行。由於他無力贖股,銀行便將股權出售。謝達峰不願見家族生意旁落,便告上法庭,與買家爭奪股份。幾經辛苦,雙方和解,謝達峰取回父親的股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謝瑞麟其後破產,被破產管理署接管股份,謝達峰再次展開法律戰捍衛股權,最後成功阻止拍賣股份及取回。


謝太估計,今年的經濟難言樂觀,所以謝瑞麟珠寶會放慢擴張步伐。

在丈夫案件審訊期間,她既安排律師答辯,又要應付傳媒的追訪。

接掌公司帥印後,謝太面對傳媒輕鬆自如。

「我愛我丈夫」

丈夫為家族及公司勞心勞力,令一直有自己I.T事業的邱安儀亦為之動容,決定辭工全力協助丈夫,「嫁咗畀先生之後,我一直有自己的事業,未諗過沾手珠寶業,但之後見到丈夫長期工作得好辛苦,要處理好多事情,無論公、私事都承受好大壓力,咁我就諗,點解我幫別人都唔幫自己丈夫呢?就係當時呢個感動,我決定加入公司。」

追問她還有沒有其他原因,促成她加入家族企業,她想也不想就脫口一句:「因為我愛我丈夫。」她和謝達峰可算青梅竹馬,兩人均畢業於波士頓大學,她主修電腦工程,謝則修讀工商管理及數學。謝達峰九四年回港即協助父親打理生意,她則在摩托羅拉及IBM工作過,幾年後兩人拉埋天窗,為謝家生了三名子女。

○二年,她加入謝瑞麟珠寶,主管資訊科技及貨品供應,為丈夫排憂解困。謝達峰當時雖然取回父親的股份,卻又要應付另一個難關,就是公司只有數個月的營運資金,陷入破產邊緣,夫婦兩人四圍為公司「撲水」,但均被銀行關水喉。在公司命懸一線之際,他們找到印度鑽石商MEHTA解困境,令他們一次過向債權銀行贖回二億元的債務,讓公司又度過一個難關。

公司此後在他們夫婦的打理下,逐漸擺脫多年來的財務困擾,另一個挑戰又殺埋身,謝達峰及謝瑞麟因回佣案,被判入獄。珠寶王國頓時無人掌舵,對她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但她明白,只有堅強面對變幻,才可以度過難關。在謝氏父子宣判的當天,她既與律師開會商議案情和上訴事宜,又安慰聞判痛哭的秘書。當她獨自離開法庭時,頻頻向傳媒回應:「多謝關心。」盡顯謝家少奶的大方得體。

信神減壓 挑起重擔

回首像電影情節般的風風雨雨,她不想多談,其下屬亦叮囑記者聚焦公司業務及未來的發展,「現在風浪已過得八八九九,甚至可以講係九九十十了,冇人認為我擔子輕,一直支持我撐下去的是信仰,我相信冇人掌握到未來的事情。我相信神,信明天由神掌管,所以我從不擔心,將所有嘢交畀神,人自然好冷靜咁面對事情。在挑戰同壓力最大的時候,都係神幫我度過。我現在當上公司主席,希望公司做得更好,所以我鞭策得同事很犀利。」她笑笑口地說,瞬間將沉重的話題帶回輕鬆。

其實早於○六年,她已進入公司董事局,開始在有限的資源下改善營運效率,增加公司的邊際利潤,首個目標就是利用她在I.T的強項,提升公司的資訊系統,改善貨品的流程,難怪謝瑞麟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黃岳永亦讚道,「資訊系統的升級大大地改善了營運效率,有助提升盈利。」謝瑞麟珠寶自○六年轉虧為盈,○七年盈利達億元,去年上半年亦賺了六千二百萬元,按年增長一點四倍,謝太居功不小。

困境下可生存

一場金融海嘯殺到,零售業首當其衝,對在中、港擁有一百八十三間分店的謝瑞麟珠寶是新挑戰,但對邱安儀來說,一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帶領公司「兩條腿」走路,「現在要好謹慎,內地市場仲有很大發展空間,金融海嘯唔會令機會冇晒,我們只係放慢發展步伐,所以分店短期以自營為主,繼續建立謝瑞麟的品牌。與香港不同的是,內地零售業主要集中在商場,靠人流帶動銷量,在很細小的環境內包括高、中、低檔產品,不似中環、尖沙咀和旺角,目標客戶分得清晰,因此中、港分店的經營手法有所不同。我們暫時不會改變中、港業務各佔一半的比重。」

經過無數風浪和十年的歷練,行業的短暫逆境無阻其守業的雄心,「冇人識睇經濟會差成點,老實講,冇人知道明天發生甚麼事,未來係邊走邊看,緊盯市場如何轉變,對策最緊要精準,你今天問我有何應變,我真係講唔到畀你聽,隨機應變最緊要。」與部分喜歡誇誇其談鴻圖大計的上市公司高層比較,她答得坦率。

「在任何困難環境下,都有生存空間,所以公司要變革迎接挑戰,例如不浪費資源,保留自己的生存空間,加強管理技巧和培訓人才,最重要係幫公司搵到生意又慳到錢,所以我都叫同事跑多啲數回來。」

「我係好媽媽」

謝太在公司已經夠忙了,原來回到家中更加忙。身為三個孩子的母親,公事再忙她亦會抽時間和子女溝通,「我每日幾乎朝十晚十,所以明白到quality time的重要,如果太夜放工,我都爭取與他們傾偈,即使係十五分鐘,都要問他們學校發生甚麼事。周末我將全部時間畀晒三個小孩,盡量陪他們行街、食飯或者參加活動,投入他們的生活。剛過去的聖誕節,我們才去了海洋公園玩。」

她說,現在教小朋友的方法與她小時候已不同,現在要畀多啲心機了解他們的世界,三個小朋友有唔同的性格和需要,「因為我係好媽媽,所以責任重大。講真,真係辛苦。」她由衷地說。獨力管理珠寶王國又要照顧三個小孩子的健康和學業,孩子們應該知道做媽媽的苦心。

就算再辛苦,就算前路仍有風浪和考驗,相信信念堅定的她可以一一跨過。

爭取公司復牌

謝瑞麟父子在○五年惹上官司,謝瑞麟珠寶隨即停牌至今,期間公司盈利持續增長,在○六、○七年的大牛市中,股價理應有好表現。邱安儀說,公司已不斷爭取復牌,「我們一直與港交所溝通,法庭案件了結後,大家都係文件來往,由於對方仍有不少疑問,我們全力配合,呢個係正常程序,其實冇特別問題,我們亦不想再拖延。」

問她到底復牌的主要阻力是甚麼,她說基於與港交所的保密原則不能說,「你都知我講嘢一直很保守。」答案仍是那麼小心謹慎,步步為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