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8 月 12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攣毛豬的白色挑引

檔口內的大胖子遞那塊白色大肥膏過來,並且殷勤的切出幾塊薄片請我吃,他努力用英語誇讚,又不斷豎起手指公,意思很明顯:「老友,試下,好味到冇朋友,信我!」來到多數人都說德文的匈牙利布達佩斯,難得有人說英語,但行走江湖多年,幾句英語不會使我另眼相看。不少人見肥膏如見鬼,可我全無懼色,畢竟見慣世面,幾肥的東西都吃過,區區一塊肥膏,怎會嚇倒我!老實不客氣,連撿白膏兩塊慢慢細嚼。

須承認最初敢將肥膏送入口,是對意大利食物有近乎偏見的好感,別說肥膏,即使是臭到不堪的東西,也可能盲目吞落肚。畢竟,講美味和質素,意大利的食物和原始風味,多不會令人失望。

還記得有一年到訪佛羅倫斯,逛得累了,在大教堂廣場附近一家小店歇腳,店內有一凍櫃,放着多款火腿,才想起來到意大利未認真吃過火腿,於是點了一個拼盤。正要付帳,卻發現有一大塊全白的東西,多口問一句,但不太聽得明白具體是甚麼,大概知道是肥肉之類,店家當然鼓勵我一試。

 

 人在異域,膽子特別大,戒心特別小,好,就要一份。不知店家是否遷就我這個初嘗者,居然可以切出如紙般薄的肥膏片出來,用餐刀對着陽光晾起,似加了磨砂濾鏡般,看到廣場上人影幢幢。為了吃火腿和這肥膏,本來想飲咖啡也改為飲啤酒。

舌頭第一遭碰上它,為甚麼愈停留得耐,口感愈油滑?那個年頭已在飲食文字界筆耕了一段日子,對食已不會輕忽。把正要吞下的肥肉硬生生拉出來,發現肥膏片已愈見透明,終於明白溫暖的舌頭多麼有魔力,不僅將白膏片軟化,還把它暖得通透起,而且傳來輕淡的油香。此情此景,令人情不自禁把肥膏放回嘴巴內細嚼,這一嚼足以導人升仙!

之後有一年往西班牙旅遊,在巴塞隆那魯營球場附近一家火腿專門店,發現有類似的肥膏,但以為會在翌日重訪這區,決定留待再來時才入貨,怎料行程有變,結果留下一頁西班牙遺恨!

布達佩斯中央市場這位胖子擺明挑引人,但說實話即使他不讓我試食,我也早已決定不能再錯過機緣,更何況他特別提到這是Mangalica!還是今年才認識這個字,是十九世紀匈牙利從野豬培育出來而未經改良的豬種,數量不多。這種豬有幾個叫法:捲毛豬、綿羊豬,但似乎譯作「攣毛豬」得意一點。年初友人特別送我一件攣毛豬火腿,好吃到不得了,於是牢牢記住Mangalica。

原來檔口有多種攣毛豬製品,包括攣毛豬肉做的莎樂美腸、火腿、煙肉等,而當地人甚至將攣毛豬白肥膏視為「國寶」級食品,但這是天下最便宜的國寶,我買了一塊粉刷般大的,兩歐元而已。

一生憾事何其多,沒有理由帶着遺憾離開布達佩斯。或許國寶會令人肚滿腸肥,但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