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8 月 14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希拉里的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進行得如火如荼,男女候選人各有粉絲,但我印象中,支持希拉里的人較多一些,因為特朗普的言行實在離譜,有些更脫離了理性和文明的範圍。不過也有擁躉說這只是他競選時的出位策略,他若真當選了,便會回歸理性,畢竟當總統是不可鬧着玩的。但我對希拉里沒有特別好感,因為印象中她是個頗為自負和傲慢的人。她的笑容很燦爛,但那是沒有溫度的笑,發言時經常擺出強硬嚴肅的態度。她對中國特別挑剔,中國沒甚麼讓她看得上眼,出任國務卿時極力主張要美國「重返太平洋」,說穿了就是要聯同日本及一眾嘍囉小國抗衡中國。她當上了總統的話,中美關係不會好到那裏去。


我和希拉里曾有過一面之緣。時為一九九八年七月,特區回歸剛好一年,美國總統克林頓夫婦官式訪問中國,遊完桂林之後坐空軍一號來到香港,特首董建華設宴禮賓府招待他們晚飯。那是第一次有在任的美國總統到訪香港,各處是第一級別的保安佈防,行程安排都一絲不苟。美國雖號稱是最民主的國家,但也樹敵最多,所以總統出訪的隨行人員應該是世上最大陣仗的,那次差不多包下了整棟君悅酒店,從機場到禮賓府的車隊有幾十部之多。那時還未發生九一一事件哩!

七月二日禮賓府的晚宴是「國宴」規格,禮賓處「拉夫」式地找了我當司儀,主要宣布各項晚宴的禮節事宜,全程說英語。雖然過程並不複雜,但事前要和美國領事館、總統辦公室的人、警方、特首副官等由頭至尾綵排幾次,大家都不敢怠慢,因為特區的面子攸關。我還從陳年相簿中找到當晚的菜單(見圖)。我對那席菜的印象很深,因為我吃過不是一次,而是兩次。事緣當時是請了大酒店的中廚掌勺,禮賓府在晚宴前幾天藉綵排之便,請了幾個工作人員「試菜」,我當然不放過了。當晚的菜很好,偏重海鮮,但美國人未必能欣賞其清淡,尤其用魚翅來招呼外賓,在今天已成為大忌。


我也慶幸有緣親睹克林頓這對漂亮夫婦的風采。見過克林頓之後,我才明白為何不少女性為他傾倒︱六呎三吋的身軀,加上一頭銀髮和一雙湛藍的眼睛,很有國家元首的魅力,但他給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平易近人。晚宴期間安排了幾位演藝學院的同學演奏樂曲,他趨前欣賞,我急忙向他介紹,他一直微笑着,然後向同學們說了些鼓勵的話。他吃飯時表現得很輕鬆自如,但反觀希拉里則比他嚴肅,雖不至於「黑面」,但整晚都是若有所思的樣子。這可能是她當晚不在狀態吧。有小道消息說,她在人前曾自詡丈夫能當上總統,其實是她的功勞,而她比丈夫更能幹。這不知是否屬實,反正我覺得這種話,挺切合她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