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8 月 01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直通車折磨乘客的香味

上了廣州一趟,坐直通車方便快捷,車程約兩個小時,而且不用在羅湖過關同人迫餐死,返大陸此途最他條。的確,不管從羅湖或落馬洲過關,過時過節更加折騰。

曾幾何時,不大情願返內地,幸好多年採訪生涯雖走了國內很多地方,但大多數是搭飛機,採訪爭分奪秒,總之用最快最直接的交通工具,而且多數做完即走。

回鄉的墟冚場面,歷歷在目。小時候火車的終點站是尖沙咀,即是現址文化中心,紅磚建築的火車站,如今僅留下鐘樓傳世。當年是柴油動力,車卡是綠色的,在大埔火車博物館還可看到這款老車卡。當年春節回鄉,我被母親從車窗托入車廂內,我的任務是搶先霸位。迫上車卡可不容易,需在擔挑陣中過五關斬六將。

車抵羅湖便鬥快衝向關卡,每個出入境櫃位有一名入境處人員及一名便衣警察。那個年代沒有智能身份證,遇有可疑人物,要翻查一本手寫的大簿,過關人龍的消化速度有多慢可想而知。現在電子化過關理應不會造成擠塞,但時代不同了,中港人流往還頻繁得很,四、五個口岸齊開也疏導不了人潮。搭船或坐直通車最舒服了。

 

梁家權攝

 不過,忘記了多久沒坐直通車,今次同行的老友是識途老馬,落到紅磡的車站月台,他說別到劃好的車卡,逕往列車中間的餐卡。我們三個人佔了一個有檯的卡座,買了咖啡和餃子,在餐卡內一直磨到廣州。

其實甫上餐卡,經過卡內細小的廚房,看到廚房在炒米粉,很香啊,找到卡座便向服務員落柯打要吃廚師炒的米粉。「那是他自己吃的。」說罷拿餐牌給我們。都是餃子和麵之類,在客卡吃過非常好味的滷水雞髀卻不在餐牌內,於是求其點一客餃子,水準相當普通。

從廣州回程,因要到常平辦點事先乘和諧號列車前往,三十度高溫下在這個繁盛今非昔比的褪色城鎮蹉跎兩個多小時,乘搭停中途站的直通車回港。沒想到是由一台舊火車頭拖的(見圖),車卡也很陳舊,有旅客說這列是內地管理的班次,港鐵負責班次的列車較新和舒適。

既來之,則安之。也是到餐卡打發時間,早上飲過咖啡,普通得很,加上熱到索氣,有甚麼好得過飲一大杯冰凍啤酒。當列車即將開進香港境,廚房又傳來香味,比早上的炒米粉更誘人。原來一碟碟熱辣辣香噴噴的餸菜炒出來,是全車工作人員的晚餐。

做直通車的乘客,不若是車上工作的一員,至少沒有美味的東西吃。我們乘客只能看着她們開餐,以及狂吞口水。